“师父,我可以学习法术了?!”沉香兴奋的一蹦三尺高,如今他已经是半大的小伙子了。离开娘亲越久,就愈发的思念娘亲。

    邱明只是带他去华山一次,那次跟娘亲聊了很久,知道了如何点亮宝莲灯。可是光有宝莲灯还不够,这不足以保证他能打败舅舅,救出娘亲。

    现在能学许多法术,那样他就能变得更加厉害,也对救出母亲有更大的把握了。

    “嗯,师父会许多种秘术,这本书你在这儿看,凡是觉得自己能学会的就记下来,看不懂的就先略过。”

    一本手抄的天书,出现在邱明手上,递给沉香。沉香马上开始翻看,他以为这些法术都很好学呢,但是真开始读的时候,却发现很多他都看不懂。

    从头到尾都看了一遍,沉香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师父,沉香好像只能学会二十几种。”

    擦!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邱明第一次看天书上的秘术,才学会了几种啊。沉香这才修炼了多久,这资质真是逆天。

    “好,这二十几种你就先背下来吧,然后按照上面记载的修炼,如果有不明白的,再来问我。”

    邱明也注意了沉香的选择,二十几种,多为一些比较简单的法术。比如呼风唤雨、腾云驾雾什么的,这是很多修士都会的法术,也比较容易入门。

    像是星术、分身等,就属于比较难的,沉香暂时也学不会。

    不过不要紧,随着沉香的修为提升,一些原本无法修炼的法术,也就变得能够修炼了。就像邱明自己,现在不就又多学会了几种法术么。

    世间飞快,如今沉香已经跟邱明学艺九年了,修为不下于邱明,就连天书上的法术,都已经学会了三十三种。

    孙灵那边也差不多,修为增长极快,学法术也非常快,只是平时还保持一个小猴儿的样子,只有动手的时候,才会变成一人高。

    两个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在一旁交手,各自施展变化之术,相互克制,打的不亦乐乎。

    终于是沉香占据了上风,将孙灵打了个跟头,邱明得意的看着孙悟空:“大圣,今天可是我赢了。”

    “哼,明天赢的一定是俺老孙!”

    邱明偶尔还是会跟孙悟空交手,自然每次还是输,但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后来孙悟空觉得没意思,就跟邱明比谁教徒弟的本事大。

    孙灵是天生异种,修行速度飞快,但是沉香也是有仙人血脉,修行速度同样不慢,更兼基础扎实。他俩悟性也都是极佳,让人妒忌的那种。

    说起来还是邱明占了便宜,毕竟孙悟空也曾教导过沉香一段时间,而且邱明可是有天书秘术一百零八种供沉香选择,自然让沉香在秘术的修炼速度上,领先了孙灵。

    但他俩现在真要是打起来,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孙灵有了孙悟空从如来佛祖那里要回的六耳猕猴的装备,金箍棒在手,战斗力飙升。

    可是沉香也有灵灯之首的宝莲灯,一旦点燃,孙灵都无法靠近。

    如果大家都不用法宝,那么孙灵和沉香都不是邱明的对手。要是用了法宝的话,邱明也能跟孙灵对打占据上风,但是却从来没有跟点亮宝莲灯的沉香交手过。

    沉香跟孙灵两个联手,邱明就不是对手了。别看那俩法宝神奇,但邱明法宝更多,平时使用法宝最频繁的,其实是邱明才对。

    有一次邱明他们三个交手的时候,孙悟空忽然出手了,他们三个联手对付孙悟空,不出任何意外,获胜的依然是孙悟空。

    ……

    这天沉香他们修炼的时候,孙悟空对邱明说道:“邱明老弟,我看他们俩修炼的也差不多了,该出去活动活动了。”

    “怎么,二郎神的雕像要完成了吗?”

    “那三只眼也想用补天石做雕像,简直是做梦!让沉香和孙灵过去,将二郎神的雕像推到天火湖中,孙灵可以吸收一些补天石的气息,顺便也给沉香炼制一柄兵器。”

    “让他们自己飞过去吗?他们现在的飞行速度,还太慢了吧。九色鹿可不会跟他们去,再说九色鹿也未必能进入天火湖。”

    九色鹿还没长大呢,邱明可舍不得九色鹿去冒险。

    果然,听到邱明这句话,孙悟空想了想说道:“那我叫敖烈过来好了,让他化为白龙马,驮着沉香过去。”

    白龙马是唐僧的坐骑,但是孙悟空想指挥一下,没有任何问题,就连四海龙王都不敢跟孙悟空叫板呢,别说一个龙太子了。

    孙悟空叫白龙马过来还有另外一个意思,邱明不是总是夸奖九色鹿么,这次就让邱明看看,俺老孙那是不稀罕要坐骑,否则什么样的弄不到?

    孙悟空一个筋斗离开了,去叫白龙马过来。

    邱明也将沉香叫到面前:“沉香,你如今也已学会了三十八种变化之术,虽然不是特别多,但也不少了。现在你缺少一件趁手的兵器,这次你跟孙灵一起出去……记住了吗?”

    “嗯,我记住了。”沉香已经十六岁,长得跟邱明差不多高了,十分壮实。他一听师父允许他离开,高兴坏了,这么说很快就能将娘亲救出来了。

    他离开娘亲已经十年了,早就想将娘亲从山下救出来了。他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娘亲跟爹爹成了亲,生下了他,就要被舅舅弄座山压着。

    而且让他很兴奋的是,他可以骑白龙马诶,土地公公不是说,白龙马是龙变得么,他还没见过真龙呢。

    白龙马飞来花果山,他其实很不愿意来。他已经成为天龙了,那地位相当于天庭分封的神龙王,又岂会再愿意给别人当坐骑?

    可是大师兄的要求,他又不敢不答应。别看大师兄已经成佛了,但可没有人认为他就不会发怒了。

    再一个这次的事情,要招惹二郎神,他内心是非常不情愿的。两个都惹不起,那只能选择跟自己更亲近的大师兄了,万一二郎神怒了,大师兄肯定不会不管的。

    到了花果山,敖烈从龙形化为了白龙马,踢踢踏踏的走进阵法,一抬头,看到一头白色的鹿,身上有着许多彩色的花纹。

    九色鹿抬头看到一匹白马走过来,它看了看白龙马,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花纹,给了白龙马一个骄傲的眼神:丑逼,你瞅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