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他们将这尊二郎神的雕像,当成了是一种压迫吧,如今压迫被推入天火湖,他们都有一种打败了二郎神的感觉?

    那些部落的人,就在天火湖下不远处开始唱歌跳舞,不过邱明却在许多人的脸上,看到了一些绝望。

    他明白了,这些人或许是将希望都寄托在了沉香身上,同时也将这当成了最后的狂欢,或许他们明天就都要死亡了。

    邱明没关注这些人,而是一直盯着天火湖。一路上在推二郎神雕像的时候,孙灵就好像在吸收着什么,应该就是补天石的气息了。

    那么如果孙灵将补天石的灵气都吸走了,这还能炼制成神斧吗?

    似乎是知道了邱明的担心,孙悟空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对邱明说道:“别担心,孙灵只是吸收了一点点补天石的气息而已,那补天石,一定可以炼化成一柄兵器,不过你怎么知道是斧头?”

    孙悟空自然能感受到同源的气息,那雕像的核心是一块补天石,而那块补天石的形状,就是一把斧子。

    “算出来的。”邱明心说,那是因为我看过动画片,听过那些神话传说,都是斧子,没有别的。

    孙悟空有些惊讶,算出来的?这邱明老弟修为看着平平,却总有一些让他也看不透的举动,这些不凡的手段,到底是何人传授?

    天火湖里面传说是天火落下后形成的,但这天火是怎么落下来的?邱明想起火焰山的传说,该不会这也是天界某个丹炉倒塌后,掉下来的火焰吧?

    “大圣,你可知这天火湖是怎么来的?”

    “老君炼丹炉里面的天火落下,形成了这个天火湖。”

    “那老君为何不派人将这天火湖处理一下?任由这天火在这燃烧,周围草木不生,有损功德吧?”邱明好奇的问道。

    “你不是能推算吗,为什么不推算一下?”孙悟空笑着问道。

    邱明“……”你真信我推算能力这么牛叉吗?就算牛叉,我也算不了关于教主级的太上老君的事情啊。

    三清之中,太上老君的传人最少,但不代表他就真的弱,他可是大师兄啊。

    邱明忽然想到,或许这也是故意的。天火湖能够将二郎神的雕像炼化成一把斧头,这在动画片中,应该是孙悟空告诉沉香的。

    沉香只是将雕像推下去,就炼制了一把斧头出来,那么这是否是安排好的呢?

    那斧头能够跟二郎神的三尖两刃刀对砍而不损坏,定然也是极品兵器,可是寻常之人能够炼制出来的?

    这对其他人或许很困难,但对于太上老君来说,应该就简单许多了。这件事的背后,到底有没有太上老君的推动呢?

    这件事就是为了修改天条而已,那么修改天条,对太上老君有什么好处吗?虽然说修改天条也能获得功德,但这点功德,太上老君应该看不上吧?

    邱明捏着下巴,忽然想到了牛郎织女。牛郎的身份,一直都是个迷,邱明根本没有猜出来是谁,就连金牛星君都要下凡化身为牛守护,身份肯定不凡。

    如果说牛郎跟太上老君有点关系,那么是否有可能呢?织女为什么要嫁给牛郎,是不是知晓了这层关系,提前来抱大腿的?

    在仙界,女仙的地位一直不太高,王母娘娘这个女仙首领,日子恐怕也没有太好过。如果牛郎真是太上老君的什么人,比如弟子或者儿子、侄子什么的,那么这样就跟太上老君拉上关系了。

    可是天规难违,织女和牛郎还是分开了,太上老君为了自己人,将这个天规打破更改,或许也有这种可能。

    可能性很多,邱明摸不准到底哪一种是真的,或许只有他成长为天界最顶尖的那些人之后,才能真正了解到这些秘闻吧。

    不过那时候,或许他也没有兴趣知道了。

    ……

    正在打坐的二郎神忽然睁开眼睛,他的那尊雕像被毁了,是谁干的!

    他已经在那雕像上留下了自己的气息,而且那雕像就是他的面孔,谁敢毁掉?是沉香吗?

    “不是让你们看着雕像进度吗,为什么你们回来了?”二郎神看着梅山兄弟,表情阴沉。

    “真君,雕像要完成了,我们是来跟您汇报的,再说哮天犬不是去了吗?”

    “哮天犬呢?”

    “刚刚吞噬完月华之力,现在正消化呢。”

    “杨显,等哮天犬消化完月华之力,让它来华山找我,你们几个,跟我去华山!”

    二郎神已经通过天眼看到雕像被推入了天火湖,很明显已经废了。他也看到了沉香,这么说是沉香做的,那么沉香就一定会来华山救三圣母。

    他还看到了孙悟空和那个叫邱明的小修士,邱明不重要,但是孙悟空既然也出现,那就足够了。

    ……

    孙悟空抬头看向天上,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三只眼,你的雕像被毁了,还是毁在你外甥额手里,有没有很惊喜?

    轰!

    忽然天火湖的天火蹿了起来,远远看去,好像天都烧起来了一样。

    在天火湖中的雕像也迅速在消融,只剩下一把斧子一样的石头,那石头好像被锤打一样,形成了锋利的斧刃,慢慢的爆发出强横的气息。

    白龙马他们一直在看着,感受到那股气息之后,白龙马忽然化为一条白龙,窜入天火湖里面,将那把斧头拿了出来。

    那斧头上面还带着天火的温度,小白龙的鳞爪上都有灼烧的痕迹。沉香飞起来,一把抓住了那斧头,手上顿时被烫破皮,血液渗入到斧头中。

    斧头上闪过一些光华,温度瞬间下降。沉香握着斧头落在山崖上,轻轻挥动了两下,有一种如臂指使的感觉。

    这斧头,以后就是他的兵器了,他要靠着这把斧头打败舅舅,劈开华山,救出母亲!

    白龙马重新化为一匹白马,身上看不出伤痕,但明显能感觉到气息比之前弱了许多。唉,掺和到这件事里面,也是很费力的。

    斧头从天火湖里面取出来之后,天火湖的火焰好像小了许多,像是要熄灭了一样。这时候,一个身影猛地冲向天火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