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圣母,你违反天规,被司法天神镇压,却不知悔改,鼓动沉香劈开山峰,救你出来,你可知罪?”

    “沉香,你救出本应被镇压的罪犯三圣母,你可知罪?你们两个,速速束手就擒,跟我回天庭接受惩罚!”

    邱明看着那个天将,这货脑子有坑吧?二郎神都不是沉香对手(至少现在看起来是这样),你怎么敢跟沉香嚣张?

    不过被派来抓沉香,估计也没什么背景,送过来挨揍的吧?

    嗯,或许这货不知道二郎神被打了,只知道沉香劈山救母,以为这是立功的机会呢。

    “你们走吧,我们是不会跟你们回去的,你们打不过我。”沉香摇摇头,并不想跟这些天兵天将动手。

    可话这么说出来,就显得他很看不起这些天兵天将,尤其是这个天将骄傲惯了,登时大怒:“放肆!来人啊,给我把沉香和三圣母拿下!”

    “娘,你稍等一下,我打退了他们,咱们就走。我们以后就在下界生活,不回天庭了!”

    沉香一斧子挥出,那些天兵顿时全部被扫飞,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一招都接不下。那个天将大怒,挥舞着宝剑冲上来,但同样一招都没抗住,甚至他的宝剑都断了!

    天将被从天上打下来,这才看到受伤的二郎神,他吓坏了。

    妈呀,连仙界战神都被打败了,他怎么可能是对手,还说这种立功的好事儿怎么就轮到他了呢。他马上带着人跑了,留在这儿等着被打吗?

    ……

    “什么?李靖父子不愿出兵?!”王母娘娘非常生气,她先派了几个天兵天将去试探,结果沉香果然是打算一反到底。

    二郎神都败了,那么能够有把握的,就只剩下李靖父子了。论到武艺,哪吒不下于杨戬,同样是肉~身成圣,还有那么多的法宝。

    加上李靖也有玲珑宝塔,手下也有不少人,他们父子出马,胜算最高,也是仙界最后的依仗了。

    倒不是说仙界没有其他高手了,但都不是仙官,她根本指挥不动。仙界能打的有许多,但是属于仙官的,却没有几个,更不要说顶尖的了。

    如果李靖父子不出手,那么能够打败二郎神的沉香,就没有人可以制服了。她倒是也有一些法宝,可是又怎么比得上女娲娘娘赐下的宝莲灯呢?

    可惜李靖父子并不是她的人,那对父子也有着强大的背景,不是她能撼动的。

    无奈,王母娘娘只能找到了玉皇大帝,让玉皇大帝下命令,李靖父子总不会还反抗吧?

    “王母,杨戬都败了,就算李靖父子去了又能有什么用?他们的武艺、法宝虽好,但敌得过人灯合一的沉香吗?”玉帝劝说道。

    “要我看,这件事儿就算了,再说李靖父子也不愿意去。你想想,如果李靖父子再败了,仙界还有什么颜面,不是又叫灵山那些人看了笑话?”

    当初被孙悟空打上凌霄宝殿,他们就被灵山那些人看了笑话。现在好不容易那件事没人提了,要是再冒出来一个跟孙悟空一样无法无天的家伙,难道又去求灵山那些人?

    如果当初能够好好的安抚孙悟空,给他应有的尊重,那么孙悟空就是仙界的人了。现在呢,变成了佛门的斗战胜佛,强大了佛门的实力。

    最重要一点,玉帝怕沉香跟那孙悟空一样的性子,万一杀上凌霄宝殿怎么办?他这玉皇大帝几次被人撵下宝座,这位置也没脸坐了!

    王母娘娘本还想说去请西天的观世音菩萨呢,她跟观世音菩萨关系还不错,但现在也开不了口了。

    “李靖父子怎么可能败,如果他们败了,他们的师门不会出面吗?”王母娘娘问道。杨戬败了,李靖父子又败了,那阐教哪儿还有面子?阐教那些高手,不会出手吗?

    “你不要忘了,沉香是在什么地方修炼的。虽然说他名义上不是拜的那孙猴子,但却是住在花果山,身边还跟着一个穿戴全套孙猴子装备的人,就连金箍棒都在那个小猴子手里,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玉帝误以为孙灵用的是孙悟空的金箍棒,却不知道这是孙悟空从如来佛祖那弄来的六耳猕猴的装备。

    不过但只是沉香在花果山修行,就够让玉帝胆寒的了,万一这沉香真的跟孙猴子一样无法无天咋办?

    孙猴子虽然在灵山被封斗战胜佛了,跟天庭的关系也早已缓和,但谁知道孙猴子会不会头脑一热,再跟着来一次大闹天宫?

    一个孙猴子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更何况再加上一个打败了杨戬的沉香呢?这俩要是一起来,那就只能请教主级的大能出面了。

    王母娘娘愣住了,是啊,光想着沉香了,万一孙猴子也来了怎么办?而且她派人去请太上老君坐下的青牛,希望能带着太上老君的金刚镯,尝试克制那宝莲灯。

    太上老君座下的上洞八仙,同样仙法不凡,或许可以拿住那沉香,可惜太上老君的门都没进去。

    算来算去,天庭竟然无人可以挂帅,那光靠着一些普通的天兵天将,如何征讨沉香?可是任由沉香带走三圣母,至天条与何地?她还怎么管理女仙?怎么维护天条天规?

    “玉帝,你就没有别的办法?”王母娘娘十分不甘心,天规不能改啊!

    “办法吗,也不是没有。”玉帝老神在在的说道。

    王母娘娘眼睛一亮,玉帝果然有办法:“快说说。”

    “修改天条!”玉帝一字一顿的说道。

    王母娘娘大惊:“这绝对不行!天条就是天条,怎么能随意更改!”

    “那你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吗?若是沉香也去了灵山,我们又能如何?修改天条,不但能解决这件事,还能为天庭增加一员战将。”

    “再者你就不想想七仙女和织女?若是天条修改,她们也不再受罚了,何乐而不为?难道真要到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候,你才答应吗?”

    王母娘娘沉默了半晌:“我想想,告辞。”

    看着王母娘娘的背影,玉帝得意的一笑。这天条修改,他跟二郎神的关系也能更进一步,还能笼络住掌握了宝莲灯的沉香,多划算啊。

    至于说二郎神被沉香给打败了,他内心反正是不信的,沉香就算再厉害,二郎神打不过总是能跑的。

    二郎神,舅舅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