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小师弟呢,不是说回来了吗?”三师兄问道。听说玄光回来了,怎么没见到呢?

    “不知道啊,我没看见,没在房间吗?算了,先别打扰我,我刚刚又推演出一个新的丹方,赶紧尝试一下。”五师兄匆匆进入他的丹房,把门牢牢的关上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是没人见过邱明,师父今天也在闭关,他们几个师兄弟小声议论,他们好几个都看到了邱明,但怎么没来跟他们一起吃饭,房间也没有人呢?

    “好了,都别争了,玄光确实回来了,只是刚刚又走了。”孙夷中说道。

    “啊?刚回来就走了,为什么啊?”

    “他是遇上一些修行上的难题,回来请教一下师父,甚至去了大殿请教祖师。好了,都别讨论小师弟的事儿了,你们也要用心修炼,否则只会被小师弟越拉越远。”孙夷中教训道。对于这一点,他深有体会。

    他们这才知道,原来今天感受到大殿的变化,是小师弟在请教祖师啊,祖师居然真的给解答了!

    小奉真没跟大家一起吃饭,邱明虽然来得匆忙,但还是带了一点糕点,现在小奉真根本不饿,他希望邱师叔能经常回来就最好了。

    ……

    邱明再一次出现在家里的卧室,他取出几张纸,拿着毛笔开始作画。

    “小倩,九色鹿,你俩别看电视了,过来帮我看看,这几张哪个更好一些?”邱明举着一些纸张问道。

    小倩马上就过来,九色鹿一脸的不开心,正看到关键时刻,那杀手马上就好曝光了。

    “邱明,你弄这么多自画像干什么,要挂在家里吗?你给我也画一张,挂这儿就行。”九色鹿一看,这画的真好啊,它马上觉得自己也缺一副画像。

    “你先帮我看看,看好了就给你画。”邱明敷衍道。

    “你这画的都不太一样啊,这个有点像是那三只眼,这个像那个大圣,这个也太傻了吧,这个怎么有六只手,这个为什么要坐着……”

    “停,小倩,还是你来说吧。”好家伙,合着在九色鹿眼里,自己这没有一幅画能用啊。

    “我觉得这幅画就挺好,拄着一把刀,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小倩选出来一副,也是邱明很喜欢的一副。

    其他还有将身上所有法宝都拿着的,也就是那个六只手的,看着像个多手怪。还有拿着玄光镜的,有拿着定海珠的,不过邱明自己更喜欢刀。

    “嗯,那就这幅了,我也觉得这个最好,最能展示我的风采。”邱明点点头,还取出宝刀,让九色鹿他们看看真人版的,是不是很威风?

    “好啦,那该给我画了吧?”九色鹿迫不及待的说道:“记得找个好一点的裱匠,最好多画几幅,这屋里我觉得好几个地方都缺一幅画。”

    “你先跟我出去办点事儿,回来我就给你画。”

    “你先给我画。”

    “两幅。”

    “先画了再说。”

    “再加去一趟水果店,随便你选。”邱明再次加码。

    “愣着干什么,咱们走啊。”九色鹿一副你怎么这么磨蹭的样子。

    “我留下看家。”小倩很主动的说道。嗯,这个电视剧还没看完呢,现在的戏真好看啊。

    邱明也没多说什么,骑到九色鹿背上,施展幻术,奔向昨天去的那个小庙。

    九色鹿脚程虽然比不上筋斗云啥的,但也不慢,很快就到了那个小庙,邱明看到昨天那个雕刻师傅正将梯子立好,打算将五官搞定呢。

    啪!

    邱明打了个响指,那雕刻师傅眼睛一闭,从梯子上掉下来,邱明伸手接住,将其放在雕像的背后。

    一对情侣正要进入这个殿门,看到门口忽然多了一条警戒线,还有一张告示,施工中。怎么回事,刚才好像没有这些啊。

    算了,一个刚弄出来的庙,估计也没啥看头,去别的地方玩吧。

    邱明此时手拿凿子,正在修改这个雕像的五官。那雕刻师傅已经弄了不少,邱明大概修一下就行了,只是这样会跟他本人不是百分之百的像。

    叮叮当当~

    邱明在那忙活,九色鹿无聊的在屋里走来走去,那个杀手到底是谁?

    十分钟后,邱明退后,看了一下雕像的五官,嗯,跟自己有七分像,刚刚好。要是弄得太像了,也不太好。

    他取出一块白曜石,一招手,将旁边放着的一把长刀吸到手中,用火焰将长刀改了一下形状,变成跟自己的刀一样,刀柄上刻画了一个小阵法,将白曜石镶嵌其中。

    嗯,帽子不太好看,得改一下。手太长了,比例根本不对,也得修改一番。这鞋也不对,长袍也稍微修改一番。

    还有这个颜色,绿色太丑了,改成白色衣甲,搭配黑色的鞋、腰带什么的。邱明再次退后,仔细打量着雕像,这回看着顺眼多了。

    他凌空站立在雕像旁边,摆出跟雕像一样的姿势:“九色鹿,你看看,是不是这个意思?”

    “你雕刻的也不太像啊。”九色鹿撇着嘴说道。

    邱明心说,要的就是不太像。现在这样就挺好了,不对,周围的装饰也要修改一番,还有庙门口的匾额也要修改,就改成玄光庙好了。

    都弄完了之后,邱明又打了个响指,那个雕刻师傅幽幽醒来。

    怎么睡着了呢,难道是昨晚的酒还没醒?今天得雕刻完成,否则按照合同就要扣钱了啊。

    他打了个哈欠,嘴巴却合不上了。

    什么情况,这雕像怎么完成了?还有这是谁干的,他要雕刻的是关二爷啊,眼前这个是谁?

    谁动了我的雕像?!

    这个雕像他从来没见过,肯定不是他雕刻的。

    看了一下雕像前的那个牌位,原本是他随手刻着玩的,上面应该是老神仙三个字,但是现在上面却是玄光真君四个大字。

    这TM玄光真君是谁?这是谁在跟他开玩笑,可是开这个玩笑,成本高了点吧?要不,就这样了?

    反正他钱也收了,雕像也完成了,合同上只写着神像,他不算违约。要是他今天没完成,这才是违约啊。

    嗯,赶紧走,这事儿太古怪了!

    他马上收拾东西离开大殿,跑出庙门的时候,却没注意到门口已经挂上了牌匾,否则他肯定会更加奇怪,从来没听说过玄光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