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快点过来,我这个姿势怎么样,是不是最漂亮?”九色鹿站在床上,摆出一个抬头看天的姿势。

    “九色鹿,你抻脖子干什么,不要跟哮天犬学。就跟平时一样好了,这才是真实的你。”邱明拿着画板,一脸无奈的说道。

    这TM谁教的九色鹿摆姿势啊,他怎么觉得九色鹿好像越来越臭美了?

    九色鹿按照邱明说的,一脸不情愿的换成了平时低头吃东西的姿势,要不是下面放了一个果盘,它才不干呢。

    蘸好墨汁,邱明快速的挥动毛笔,一分钟后,一张九色鹿的画像就画好了,栩栩如生。

    九色鹿很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画像:“还不错,记得明天找人装裱啊,挂在这儿。好了,开始第二幅吧。”

    给九色鹿画完,看着小倩羡慕的眼神,邱明又给小倩画了一幅,小倩美滋滋的收起来了,她很懂事,知道自己的画不能挂在家里,她只是一个侍女而已。

    既然有时间,邱明就顺便画了一张全家福,虽然只是靠着脑子里的回想,但还是很快完成。

    第二天,邱明开车回到父母那边,一开门,就看到道具正在地上打滚呢,看起来玩的非常开心。

    “回来了,你拿的是什么?”

    “我画的全家福,刚找人装裱上,看看喜欢么。”邱明将画托在胸口。

    “我儿子这画的可太好了,我看挂在客厅就行,把那副油画取下来,那画的什么啊。”谷伴月一边说,一边就把墙上的一幅油画摘下来了。

    墙上挂着的只是工艺品罢了,当然也是名家的作品,但是油画,尤其是略有抽象的那种,其实普通人根本欣赏不来,觉得就是幼儿园的水平,甚至当成是胡乱涂鸦的。

    “老邱,看着点,歪了没有?”

    “没有,位置正好。”邱重山也欣赏着儿子的画作,不只是因为这是儿子画的,还因为他也欣赏不来那油画,只是房子买来的时候就那样,他们就没动罢了。

    道具看着墙上的画,忽然汪汪的叫着,还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

    那画上为什么没有我?!

    “好啦好啦,你看,这是给你画的,挂在你的窝上面行了吧?”邱明赶紧又拿出来一幅画,安慰道具这颗玻璃心。

    道具仔细看了看,这才重新变得摇头尾巴晃。

    邱明只知道秋田柴犬会笑,现在发现道具居然也会笑,不错,不愧是他耗费这么多心血培养的,只是好像除了各种耍宝,目前还是没发现道具会啥别的本事。

    “儿子,这幅画是谁啊,这是什么鹿,身上怎么还有花纹,哪儿有这样的鹿啊。”谷伴月看着九色鹿的画像,笑着问道。

    道具看到这幅画像,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它慌忙左右看看,那头鹿该不会也来了吧,是不是打算偷着踹我?

    看到道具那担心的小眼神,邱明差点笑出来:“妈,这是我养的一头鹿,嗯,不是一般的鹿,哪天带来让你们见见。”

    今天九色鹿没跟来,在家跟小倩一起看电视剧呢。你说你一个神兽,独一无二的神兽,不好好修炼,努力提升自己,为啥就喜欢上了看电视剧呢?

    好在九色鹿是属于那种睡觉修为都在增长的超级神兽,加上邱明又经常用法术“喂”,九色鹿的成长还不用太担心。

    “对了,爸妈,上次留的丹药你们吃完了吗,还要吗?”

    “没有,丹药吃太多了也不好,循序渐进,才能打牢基础。虽然我跟你爸现在不如你,但还是要劝你,别吃太多的丹药,不要拔苗助长。”

    “嗯,妈,我知道了。”邱明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他现在对修为的提升真的不太关心,他更关心的是对道的理解,这样才能真正迈入合道境,也才能成仙。

    如果只是灵力的积累,那对他来说根本不难,只可惜对道的理解,不是靠着闭关就能搞定的,更重要的是悟。

    就像刘若拙,卡在炼虚境巅峰许多年,一朝顿悟,马上就闭关,轻松迈入合道境。如今才是灵力的积累,只要打好基础,就能稳稳的飞升天界了。

    他给自己弄了一个雕像,又满足了一些人的小愿望,希望能够收集更多的香火愿力。但实际上,现在这些邱明都用不上,因为他炼化都还做不到呢。

    现在只是打个基础,就像是撒网一样,还没到收网的那一天。

    邱明想了想,那个庙他从来都没听说过,也知道是刚刚建成的了,那么就肯定无法吸引游客。

    他弄了快一天,也没有多少人,主要是客流量太少,这要是少林寺、武当山啥的,客流量绝对是千百倍,效果自然也会更好。

    如何吸引客流量,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让那个山的旅游业变得火起来,然后增加游客数量,那么进入玄光庙的人自然就会更多。

    第二种办法,那就是直接让玄光庙出名,这样自然会有许多人慕名而去。炒作玄光庙这方面,邱明不太擅长,不过他知道有人肯定有办法。

    ……

    张百川正在跟几个手下打麻将呢,这个月他的利润又增长了百分之八,他心情非常好。手机忽然响了,这是张百川贴身带的手机,知道号码的人可不多,都是一些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人物。

    看到张百川掏出手机,其他人马上不出声了,一个个抽烟的抽烟,喝茶的喝茶,还有借口上厕所的,总之就是要给老板一个接电话的空间。

    “哈哈哈,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我正想请你过段时间来家里喝酒呢,我要过生日了。”

    许多人不喜欢过生日,但是生意场上的人特别重视这些日子,这是一个邀请别人聚会的好借口,这也是为什么经常会看到有钱人弄个什么生日宴,夫妻结婚纪念日,孩子升学啥的都要大办的原因。

    “猫耳山你知道吗,那上面修建了一座玄光庙,我需要让很多人知道,那座庙很灵,愿意去那边上香。”

    张百川一脸懵逼,猫耳山倒是有座庙,还是他花钱新建的呢,但是是关公庙啊,哪儿来的什么玄光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