蝎子精拎着大砍刀,带着几个小妖走到门口,正看到三娃在门口叫阵呢。

    “你是蝎子精啊,我还以为是乌龟精呢,怎么做起了缩头乌龟?”三娃一脸的不屑。

    被一个还没到自己腰的小娃娃嘲讽,蝎子精勃然大怒。只有你一个,以为打得过我?就算我实力远没恢复呢,也不是你能挑衅的,就不信你这个小家伙,还有那么大的力气!

    蝎子精二话没说,一刀砍下去。不过他没砍葫芦娃的脑袋,而是砍向胳膊。他要活捉葫芦娃,这样才能拿来炼丹,死了的可就没用了。

    三娃不闪不避,直接抬手挡住了蝎子精的大刀,这让蝎子精大惊失色,这个小娃娃好硬的手臂!

    不过手臂硬,不代表其他地方也硬。蝎子精的刀法虽然不是特别厉害,但也不俗。他迅速挥出十三刀,每一刀都斩在三娃身体的不同部位。

    三娃根本没躲开,但是他也不用躲,任凭那些刀砍在他身上,他也毫发无伤,哪怕砍的是他的脖子。

    躲在后面的蛇精也十分惊讶,这小娃娃一身铜皮铁骨,她跟蝎子精一起上,也无可奈何啊。

    只是他们没注意到,在远处有个同样头顶小葫芦的小孩,正在偷偷看着他们。

    “大王,让我来对付他,我知道怎么抓住他了!”蛇精看着自己手中的宝剑,顿时有了主意。

    蝎子精身为大王,却事事都听蛇精的,哪怕其他小妖眼神不对,他也毫不在乎,因为蛇精是他最爱的夫人,跟他共患难万年的夫人。

    而且蛇精对他也是一心一意,从来没有想着害他,有好处的时候,也都会想着他。之所以法宝都在蛇精手里,也是他的主意,他不希望自己的夫人受伤。

    他就不同了,哪怕是手脚断了,也能马上重生,尾巴也是一样,恢复力更强。身上还有甲壳,比较抗打,不那么容易受伤。

    更何况夫人还是他的智囊,许多事情,都是夫人出主意,比如抓这几个小葫芦娃。夫人知道的许多辛密还比他多,这对他也有巨大的好处,所以他从来不反对蛇精的话。

    三娃正凭借这铜皮铁骨,追着蝎子精打呢,他觉得根本不需要等其他弟弟出生了,他一个人,就能把这妖怪抓住。

    妖怪根本打不过他,只要他把妖怪打伤,自然就抓住了。甚至二哥都不需要出手,就在远处看着就行了。

    还没等他得意呢,就看到有一个长着蛇尾巴的女人挥剑刺向他,这就是爸爸说的那个蛇精?

    邱明想到动画片中,四娃和五娃来妖怪这边,却先救了两个妖怪,因为不认识,加上好心。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邱明就跟他们形容了一下两个妖怪的长相,加上告诫他们,妖怪洞府那边出现任何灾祸,都不要管,先把爷爷和大娃救回来。

    三娃看到蛇精出手了,同样无所畏惧,两个一起上又如何,反正也打不伤我,只要我打中你们一下,就够你们受的。

    二娃却在远处听到了蛇精的话,蛇精知道三弟的弱点了,难道说真的跟爸爸预料的那样,蛇精会用绳索之类的东西,将三弟缠住?

    那样三弟还真有可能被抓住,三弟毕竟不是大哥,没有那么大的力气,不会很容易就挣开绳索,更何况妖怪完全可以用特殊的绳索。

    二娃赶紧跑过来,可是在他跑的时候,就看到蛇精的剑忽然变成了绳子一样,缠住了三娃。

    蛇精手中的这柄剑叫做刚柔阴阳剑,可以变成坚硬无比的剑,也能变成软剑。这次用的就是软剑,直接将三娃缠住了。

    三娃努力想要挣开,但是根本没能成功。刚柔阴阳剑也是法宝,怎么可能被三娃挣断?

    “哈哈哈,小娃娃,怎么样,现在你再嚣张啊?”蝎子精仰天大笑,还是夫人有本事,否则这铜皮铁骨的小娃娃还真不好对付。

    三娃哪怕是被刚柔阴阳剑捆着,也挣扎着弹起来,一口咬住了蝎子精指着他的手指,将蝎子精的手指咬破。

    “诶呦!小子,你这是找死!”蝎子精用力踢了一脚,但是三娃却啥事儿都没有。

    “大王,别跟他生气了,还是先关起来再说。天晴了,我们该去将丹炉取回来了。”蛇精一挥手,地面裂开了一条缝,三娃直接掉下去了。

    二娃刚刚跑过来,却看到三娃被抓走关起来了,他十分懊恼。

    就不该听三弟的,应该挺爸爸的,俩兄弟一起上,打不过就赶紧跑。现在怎么办,三弟被抓了,他自己怎么能跑?

    这次来不但没救了爷爷和大哥,还让三弟被抓了,他怎么有脸回去,怎么也要将三弟救出来,他手中可还有爸爸给的灵符呢。

    “妖怪,快放了我爷爷和兄弟。”二娃大声喊道。

    “哈哈哈,又来一个送死的,你又有什么本事啊,是力气大,还是比较抗揍啊?”蝎子精对二娃不屑一顾。

    他发现这些葫芦娃天赋是很强,但经验太差,而且有着很明显的弱点,想要一个个抓住,根本不难,看来炼制成七心丹,指日可待啊。

    蝎子精挥刀,二娃轻松闪开,他可不只是千里眼,哪怕是距离近,他也比任何人看的都清楚,一眼就能看出来蝎子精要砍什么地方,而且也能轻松躲过。

    蛇精看着二娃,这小娃娃竟然能看穿蝎子精的招式,本事也不小啊。不过你能看穿又如何,让你尝尝我的阵法。

    蛇精招呼一声,退入洞府,蝎子精马上会意,且战且退。二娃还以为自己占据上风,正好也打算进入洞府,就追了进去。

    可是二娃忽然发现进入到了一个全部是镜子的世界,他这才想起来爸爸的话,如果他看到的全部都是镜像,那他的本事就完全被废了,他就变成了所有兄弟中最弱的一个。

    “哈哈哈,小娃娃,你快点投降吧,否则我可就不客气了。”蛇精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二娃根本找不到蛇精的位置。

    他想到爸爸的警告,一咬牙,催动灵符,整个人忽然遁入地下。

    蛇精吓了一跳,怎么回事,这个小娃娃怎么消失了?她用魔镜布置的阵法,没有将人变没的功能啊?

    难道是小娃娃跑了?这小娃娃还会遁地?不好,那几个人俘虏还关在地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