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试试我给您带回来的衣服吧。”

    “那件不合适吧,我跟你爸都这岁数了,怎么穿那么艳的?”谷伴月嘴上这么说着,但还是马上拉着邱重山进卧室换衣服去了。

    邱明在《崂山道士》的世界托人用仙锦做了几套衣服,都是用仙锦缝制的,设计方面,参考了现代的一些风格。

    老爸这件偏向于唐装,老妈那件则是裙装,两人穿上都觉得很好看,而且这衣服非常舒服,似乎能够自动吸收灵气。

    也就是现实世界灵气稀薄,这要是在灵气浓郁的世界,效果会更加的显著。

    邱明身上这套则是淡青色,衬托的自己更加的潇洒帅气。人靠衣装,不是随便说的。

    三人开车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也就是开的老爸的车,要是邱明那辆哈弗,估计会非常的扎眼。

    今天整个香格里拉大酒店都被张百川包下来了,有头有脸的做二楼,一楼的大厅,坐的都是张百川那些公司的下属。

    看到邱家人的穿着打扮,所有人都惊呆了,穿唐装这种他们不是没见过,现在许多人都喜欢,他们今天也见过许多穿仿古风衣服的人,但都没有这一家的好看。

    他们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觉得从每一个角度看过去,好像都那么的漂亮,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而且这三位的气质,就让他们觉得不一般,只是他们想不通,那位夫人怀里为啥抱着一只小二哈,不应该是比熊、泰迪之类的小萌犬才对吗?再说今天参加寿宴,带一只狗真的合适吗?

    “邱先生,邱夫人,邱明,你们来了,快里面请。若蓝,你代爸爸在这儿迎宾,一会儿来爸爸这桌。”张百川在二楼门口,看到邱明他们家人来了,亲自带着去主桌坐下,丝毫没有介意他们带着一条狗。

    旁边几桌的人都好奇的看着邱家父子,这三人是谁啊,之前没见过啊。看气势好像不俗,那位夫人身上带着的珠宝首饰,明显都是顶尖大师之作,好像还是古董。

    再看看他们穿的衣服,那料子他们竟没见过,太漂亮了,几个女宾客看到邱明老妈的穿着打扮,眼睛都直了。

    不过这可是坐在第一桌的宾客,还是张百川亲自迎接的,可见身份定然不凡,莫非是从京城来的大人物?

    邱明从兜里随手掏出来一个小葫芦递给张百川:“张老板,这是给你的寿礼。”

    旁边许多宾客都瞪眼看着,那个小伙子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一个小葫芦?葫芦倒是谐音福禄,祝寿送葫芦也算应景,但是起码也得是金葫芦或者玉葫芦吧?

    这年轻人拿出来怎么看都是一个普通的葫芦,看外观也不怎么样,上面什么花纹都没有雕刻,也没有名家留下的字迹、画作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值钱啊?

    不过这葫芦看起来像是装东西的,难道说,珍贵的东西,是在葫芦里面?

    张百川看着邱明递过来的葫芦,也有些意外,这是什么东西?他轻轻摇晃,里面好像有东西?

    打开葫芦口的塞子,从里面倒出来两个黑色的小圆球。张百川咔吧咔吧眼睛,这是药丸子?

    旁边几桌的宾客没太看清,但主桌还有两位宾客,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三位是谁啊,张老板过寿,他们送的寿礼居然是药丸子,这还不如空手来呢。有谁过寿受到的寿礼是药,这是诅咒人吗?

    “这是传说中的丹药?是用来吊命的,还是解毒的?又或者是治疗伤势的?”张百川小声问道。邱明给他的,肯定不是普通的药丸子。

    “这两粒是给你调理身体的,你回家之后再吃,拉肚子也别着急,是正常现象。你的头发染过吧,吃了这个就不需要了。”

    主桌两位宾客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是用来治疗白头发的啊。好吧,也算是应景,不过也太LOW了吧,张老板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还请到主桌坐下?

    主桌就能坐八个人,张百川和女儿,据说还有跟了张百川好几年,但一直没有名分的女人,加上这一家三口,还有他们两个,这就坐满了。

    旁边那几桌,有龙江最大的连锁商场老板,有东北最大的私营地产公司老板,有做东欧贸易的大老板,有做药品的,有某顶尖网络电商公司的小股东兼副总裁……每一个名字叫出来,不只是冰城,甚至在龙江,在东北三省都是响当当的。

    这样的人都没能坐到第一桌,偏偏这一家三口都坐上去了,这也太奇怪了。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似乎根本不觉得坐主桌有什么不对。看起来不像是领导,也不像是生意人,还真是猜不透。

    送给张老板两粒药丸,难道是做中药材生意的?可是东北没听说那个老板中药材生意做的大啊?

    邱明给张百川的是两粒伐毛洗髓丹,这个其实在大宗门是给刚入门弟子服用的,现在崂山上清观也给内门弟子吃这个了,五师兄弄得那个药粥自然还有,虽然药效比不上这个丹药,但是可以用来考验弟子的心性是否坚定。

    如果一点苦都不能吃,还修什么仙?修仙本身就是逆天而行的事儿,未来不知道有多少坎坷呢,心智不坚的人,崂山上清观一概不收!

    这个丹药不会让张百川一下子变成修士,但是排出一些体内多年积累的毒素还是没问题的,这样身体更加健康,也勉强可以算是让人变年轻了,活的更长了。

    张百川马上将葫芦口盖上,将小葫芦放进自己的口袋,一脸的欣喜。其他见到的人都是一脸懵逼,什么情况,张老板过寿有人送药,居然还很高兴?

    有几个宾客最是郁闷,他们送的礼物都非常贵重。比如有人送了一个白玉的寿星公,大师雕刻,有钱都买不到,还特别应景。

    有人请了一位华夏最顶尖的书法家写了一副百寿图,一百种笔法写出来的寿字,还是名家手笔,也颇为不凡。

    有人送了一个古董花瓶,有人送了一尊金佛……这些可都是大手笔,但是都只是得到了张百川一句淡淡的谢谢。

    可是那两粒药丸子,张百川竟视若珍宝一般,难道那药丸子不普通?还是张老板身体有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