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正好我也要去山北,能跟着到你们家看看吗?如果你们要挖山,或许我也可以帮点忙。”

    愚公狐疑的看着邱明:“外乡人,你应该是来自繁华的地方吧,为何要到我们这种穷乡僻壤来呢?”

    “游历。”邱明简单解释道。

    愚公了然,据说只有大世家的子弟,才会在年轻的时候游历四方,增长见闻。果然,这个邱明背景不俗啊。

    既然对方打算来帮忙,他也没有拒绝,大地方来的人,见识更广,或许真能帮得上忙。哪怕是出力气,这个年轻人应该也不差。

    “好,那你跟我们回家吧,只是不要嫌弃路途遥远。”

    邱明摇摇头:“不嫌弃,对了,这个你们贴在腿上,可以让你们身体变得更轻,走的更快。”

    一沓灵符出现在邱明手中,都是神行符,这些人走的太慢了,邱明也没能力带着这么多人飞很远。

    “阿爷,我感觉身体变轻了!”公孙雷大声说道。还跳跃了两下,一脸的兴奋。

    其他人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他们看邱明的眼神都露出骇然之色,难道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一个巫?

    “都看着我干什么,走吧,这样速度能快许多。”邱明自己没用符箓,但是每迈出一步,都跨越了数丈的距离。

    纵地金光术,天书一百零八种秘术之一,大成之后,一步能迈出千里,算是一种极快的身法。

    邱明刚刚入门,距离小成还很远呢,更不要说大成了。不过现在对邱明也有许多帮助,比如跟人争斗的时候,瞬间出现在对方一侧,占据主动权。

    大家都在极快的赶路,愚公却一言不发。邱明在赶路的同时,也一直观察着愚公和愚公的家人。

    他拿出来灵符,看到愚公的子孙都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但是愚公却没有,那么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愚公曾见过灵符,所以不觉得这个有什么新鲜的。另外一种就是愚公对此不屑一顾,见过比这更神奇的东西。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证明了愚公不简单。

    有了神行符,他们赶路的速度快了十倍不止,天黑的时候,距离愚公他们家已经不太远了,明天肯定能到家,如果还有神行符的话。

    一张神行符不过能用一个时辰而已,要不是邱明临时又画了一些,还真不够用。当然,画的时候邱明也是背过身的,愚公和他的家人也没有偷看,这点让邱明还算满意。

    愚公说这是邱明的技艺,没得邱明允许,谁都不能偷看,更不能偷学。这样看来,愚公虽然有些固执,但还算讲究人啊。

    天黑的时候,愚公让公孙秋过来生堆火,大家休息一晚,明天继续赶路。

    公孙秋拿出两块石头,在那里咔嚓咔嚓的摩擦火星子,邱明手扶额头,这TM是原始人吗?这些人真的不会巫术?

    “公孙秋,让我来吧。”邱明说着一弹手指,一个火苗落在那些枯枝上,瞬间就将枯枝点燃。

    公孙秋露出惊讶、羡慕的眼神,他要是会这本事该多好啊。

    邱明注意了一下愚公,发现愚公只是看了一眼,还是没有惊讶的表情。正常人在一个用火石摩擦取火的时候,看到有人直接能用手指头点火,不应该惊讶吗?

    愚公那一副淡定的眼神,让邱明越来越有兴趣。

    围着火堆,公孙春拿出来一些吃的东西,中午邱明就看他们在干啃。好像是一些粗面饼子,里面还有一些肉干。

    可是这肉干绝对不普通,里面竟蕴含着灵气,这是一些野兽的肉,这个世界的一些野兽,可以算得上是妖兽了!

    邱明坐在一边,什么都不吃,说自己清晨喝点露水就够了。

    没有人怀疑邱明的说法,在他们看来,邱明肯定不是一般人。甚至在最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心里将邱明当成了神明呢!

    “愚公,我们聊聊?”邱明主动走过去。

    愚公看着邱明点点头:“好啊,聊聊吧。我没猜错的话,你是练气士吧?”

    练气士,应该就是最早的一些修仙之人,跟巫是完全不同的修行体系。邱明是上清一脉,说是练气士也没错。

    “没错,那么愚公呢,是巫?”邱明也问出了心里许久的疑问。

    愚公一家人身体都非常强健,但是又没有特别强健,也没有巫的其他特征,邱明有些拿不准。

    “你到底是为什么来的?你刻意跟我们接近,必有所图!”愚公没有回答邱明的问题,反而又问了邱明一个问题。

    都说人老成精,愚公九十来岁,见过的人和事情太多了,又怎会不明白这些?邱明半路忽然出现,恰好跟他们同路,又主动要求帮助他们搬山,这太奇怪了。

    他们搬山,是为了以后出行方便,邱明所图何事?

    要说什么都不图,就是单纯来帮他们,谁会相信?大家非亲非故,之前根本连面都没见过!

    “我要说就是来帮你的,你信吗?”邱明看着愚公的双眼。

    愚公摇摇头:“不信!”

    我擦!邱明想了想,好像换做是他,也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啊。

    “这么说吧,我学了一种法术,叫做搬山。听说你要搬山,正好我也要练习这种法术,所以就做个顺水人情罢了。”邱明模糊的解释了一番。

    愚公还是半信半疑,要是为了练习法术,天下间山那么多,非要搬着太行、王屋两座山吗?他跟我做这顺水人情,莫非是为了去那里?

    不过眼下还是搬走山最要紧,其他的事儿,回头再说。到了家里,哪怕邱明是练气士,他们也不怕!

    愚公忽然就沉默了,也不说是否相信,但也没有再问什么。

    邱明看了看在火堆旁跑来跑去的几个半大孩子,他们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容,这让邱明想起了《宝莲灯》世界里嘎妹他们部落的族人。

    他们对生活要求并不高,有吃的,有穿的,能够聚在一起玩耍就够了。哪怕他们见过城里人的样子,也不会有什么羡慕,他们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

    邱明扭过头,忽然发现愚公坐着的姿势有些奇怪,好像跟他家传功法一个动作有些相似,一般人可做不到这个动作,愚公果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