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蒙蒙亮,愚公他们就起来了。昨天晚上,他们就这么直接在地上铺了一些枯枝当做床铺,包括那几个半大小子也没有任何怨言,还睡得很香。

    太阳还没地平线呢,大家就起来赶路。所有人都看着邱明,等着邱明给灵符。邱明有些郁闷,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保姆一样了呢?

    好吧,还好他们拿了灵符,还知道说一声谢,并且承诺到家之后会好好招待邱明。他们能早一天回家,也能多干活,让冬天更好过一些。

    现在普通的符箓对邱明来说也没啥大用了,他正在练习用神念在玉片里面刻画玉符,这个威力更大,效果更好,当然画起来也更慢。

    如果符箓之术大成,那么什么都不需要,凌空就能画符,这个境界,邱明差的还很远呢。

    愚公带着一家子人奔跑,邱明在旁边背着双手,慢慢的踱着步子,但却绝对不会被拉下。在太阳下山之前,终于是看到了几个茅草屋。

    “哦~~到家喽~~”公孙雷等几个半大小子大声欢呼,同时快步跑向茅草屋。

    茅草屋里面钻出来一个妇人,看到愚公他们回来了,也都十分惊讶,怎么比预计回来的时间早了一些?

    等等,那个人是谁,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外乡人啊,绝对不是附近村寨的。

    “邱明,过来坐。快去倒点水,招待客人。”公孙春大声吩咐道。

    茅草屋的门口有几张石桌,还有一些石凳,不过手艺不咋地。等一下,这石桌和石凳的材质,貌似不是普通的石块!

    邱明看了一下,怎么觉得像是气血石呢?可是气血石有这么大块的吗?还都做成桌椅板凳放在门外?

    一直以为愚公一家都很穷,现在看来,分明就是土豪啊!这些东西要是被其他修士见到,肯定愿意付出不小代价交换。

    如果只是用粮食来换,那么粮食也得堆成一座小山才行!

    “尝尝吧,这是我妻子调制的糖水,很好喝的。”公孙春热情的说道。

    邱明看着这碗水,他从水里面感受到了不少的灵气,难怪愚公一家人身体都这么好,天天吃这些东西,加上经常劳作,哪怕不会修行之法,身体也不会差了!

    这么看起来,愚公的子孙们,或许真不是巫,因为邱明真的没在这些人身上感受到巫族力量的波动,但是愚公是否是巫,邱明拿不准,因为他完全看不透这个人。

    几口喝完,味道有些甜,还不会觉得腻,邱明很喜欢。

    “好喝!”

    听到邱明称赞,其他人都一脸开心。拿出来招待客人的东西,当然是好东西,要是客人不喜欢,那就太尴尬了。

    “太阳还没落山,你们几个去打点猎物回来,晚上招待客人。”愚公吩咐道。

    公孙秋带着几个人,跨上弓箭,手里拿着长矛往山林里走去。这弓箭、长矛等的铁质头,也是他们出去需要交易回来的主要东西之一。

    “我可以在这儿四处逛逛吗?”

    “雷,过来陪着客人。”愚公喊了一声,公孙雷跑过来,身边还跟着几个更小的孩子。

    “邱叔叔,你要看什么?这周围有许多好玩的地方,现在天快黑了,我们没时间啊。”

    “没关系,我就在周围转转就好。”邱明没打算走更远,他就想看看这几座茅草屋。他觉得这些茅草屋的分布很有意思。

    愚公是四世同堂,家里盖了六间茅草屋,其中一间在中间,其他的在周围几十米远。周围的茅草屋,看起来就像是环绕中间这个茅草屋一样。

    邱明隐隐从中间一座茅草屋里,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波动。这几间茅草屋并不没有按照阵法布置,那么哪儿来的力量?

    他刚要靠近那座屋子的时候,公孙雷却拉住了他:“那是阿爷的屋子,不能靠近的。”

    愚公的屋子不让人靠近,里面有什么东西吗?别的屋子邱明靠近都没有受到阻拦,甚至还热情的招呼他进屋坐,为什么偏偏这间不行?

    是有什么规矩,还是这屋里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怕邱明这个外人看见?

    别人拦着,邱明自然也不会靠近,他在周围又转了几圈,算是了解到愚公们的生活了。

    自己开垦荒地,种的也不是什么高产作物。平时要靠着打猎、捕鱼、采集野果等充饥,日子虽然苦,但是这些人却都很快乐。

    现实世界许多人幻想着穿入古代会有多么的爽,简单来说,要是呆的时间很短,或许非常爽,就当是旅游了。要是时间一长,多数人都得疯!

    缺衣少食,没有娱乐活动,甚至你都理解不了别人快乐的事,无法融入群体。

    邱明现在就不理解这些人的快乐哪儿来的,就因为愚公他们带回来了一些盐巴、布匹和铁器?

    将基本的生活保障当成一件幸福的事情,那该是多么的悲哀啊。

    不到一个时辰,天就黑了,公孙秋他们也已经回来。附近有他们挖好的陷阱,他们只是去查看一下,然后将掉进陷阱的猎物弄死带回来就行了,所以并没有花很多时间。

    一只邱明不知道是什么的野兽大腿在火上翻烤着,上面抹了一层盐巴,还有一些植物的汁液,闻着味道是很香。

    邱明尝了一块肉,吃起来味道就一般了,但是里面竟然蕴含了一些灵气,那就显得这肉珍贵多了。

    “愚公,中间那个是你的屋子?”

    愚公抬起眼睛:“有什么问题吗?”

    “你应该就九十多了吧,身体还如此健壮,我看在其他地方,四五十岁的人身体都比不上你们,这是因为什么?”邱明故意问道。

    “因为我们比他们勤劳。”

    “不是因为那些动作吗?”邱明看着愚公的眼睛。

    “外乡人,有些事情还是不要问那么多的好。你说不用准备你的屋子是吧,那么吃完就早点休息吧,我们明天开始搬山!”

    愚公起身离开了,邱明看着愚公走回那间茅草屋。他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其他屋子的门口,都是冲着中间的屋子,而不是选择能让更多阳光照进屋子的南面。

    邱明忽然想到愚公他们宁可挖山也不搬走,并不只是因为粮食的问题吧?

    似乎,愚公他们是在守护着什么啊?在那间屋子里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