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愚公他们都从茅草屋里走出来,但是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一个方向。

    那边是什么时候多了一间屋子?而且是一间很漂亮的屋子,跟他们在南边那些大城见过的都不遑多让,还有窗子呢!

    “大家早啊,这是要干活了?”邱明站在木屋的门口,冲着愚公他们挥挥手。

    这小木屋当然是邱明自己建造的,他对搭建木屋已经非常熟练了,昨晚花了一个时辰就搞定了,反正也不需要多大。

    木屋的门口同样有石桌石凳,不过比愚公他们门口的手艺强太多了,表面光滑而平整,那些小孩子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

    愚公没说什么,但是其他人都起了其他的心思,这一晚上不见,邱明就弄出来这么漂亮的木屋,看起来还比他们的草屋更结实,他们谁不想要?

    “都带上工具,干活了!”愚公扛着镐头,带头往山的方向走去。

    邱明喊了一声:“等一下,你们这么多人,就只有这么点工具,这肯定不够用。我这儿还有一些工具,你们要不要?”

    邱明的乾坤袋里有一个铁疙瘩呢,虽然他不会炼器,但是用天火烤化,神念拉伸塑形还是没问题的。

    他用从《葫芦兄弟》世界弄到的铁疙瘩,为愚公他们制作了许多农具,比如铁锹,镐头,上面的木头手柄他都安好了。

    这可是精铁打造的,比现在愚公他们用的强太多了,愚公的儿孙们都是一脸欣喜,有了好工具,速度肯定能快许多。

    “谢了。大家拿上工具,去挖山!”愚公现在倒是觉得,邱明好像真心是想帮助他们挖山,难道一直以来他都误会了?

    “你们都要去?愚公,你都多大岁数了,就连魁父这座小山你都不能削平,怎么可能挖的完太行和王屋两座大山?”

    愚公的妻子走出来阻止,这老头肯定是得了癔症,挖走两座大山,这怎么可能!偏偏这些儿孙还都同意,这些孩子的脑袋也真是不够用。

    有了这些新的工具,大家多开垦一些田地不好吗?可以种植更多的粮食,冬天就不用挨饿了。

    “我们不去做,那么就绝对不能成功,只要我们做了,那就有可能成功!”愚公坚持道。

    “那挖出来的土放在哪儿?你们挖两座大山,土又要堆多高?”妻子又质问道。

    土挖出来会变得更加松散,体积会更大,周围根本没有地方堆放。自己家这儿不行,堆到别人家肯定也不行啊。

    “可以填进海里,从这里一路向东,就能到达渤海。”邱明故意说道。

    “好主意,就这么干!”公孙春大声赞同。

    邱明一脸懵逼,我TM随便说说,你也相信?看其他人的样子,貌似不是开玩笑啊,他们真要将这儿的土,运送到渤海去?

    邱明在一旁皱着眉头,愚公的孩子,不应该是脑残吧,起码愚公和他妻子看着都不傻。再说他们究竟知不知道渤海在哪儿啊,距离这里又有多远?

    愚公的妻子不吭声了,貌似同意了这件事,邱明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干起活来,邱明才知道他们哪儿来的信心,愚公这些儿孙,一个个都跟装了电动马达似的,拎着镐头,飞快的刨土,还有人往篮子里面装,扎眼之间两个篮子就装满了。

    “喂,公孙雨?”邱明喊那个挑着篮子走的少年,你TM还真想去渤海啊,一路上多远你知道吗?

    旁边一个小孩拍了拍邱明的肩膀:“叔叔,你叫我?”

    啊?邱明看了看小孩,又看了看那个挑着篮子往远处走的身影,那个孩子叫啥来着?

    “哦,你喊霜哥啊。”小孩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继续挖土去了。

    那个小子叫公孙霜?TM这一家人这么多,长得本来又比较像,邱明昨天还只是天快黑了才见一面,哪儿能都记住啊。

    “公孙秋?”邱明试探的拍着另一个男人的肩膀,看到这人没有疑惑的表情,知道自己喊对了。

    “公孙秋,公孙霜真要去渤海?”

    “对啊,不是你出的主意吗?”公孙秋反问道。

    TM我那是随便说说,哪儿知道你们家人都是直肠子,这也当成是好主意!

    “那个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可以不送去渤海,也不耽误其他村寨、部落啥的,我们直接将土铺在路上就行了。”

    看到公孙秋还没太懂的样子,邱明继续解释道:“你看啊,我们从山外到你家这条路,有许多坑对不对?我们用这个土石垫路不好吗?这样路更加平整,平时走着也更方便。”

    “你想说土石很多是不是?可以铺的面大一些,就是散开的意思。你看这一篮子土这么高,可是平铺在地上,是不是还没有手掌厚?”

    公孙秋恍然大悟,马上跑去找愚公了,将这个“天才”的想法告诉愚公。

    邱明松了口气,就算这些人脑残到想要将土送去渤海,也不能是听他的啊,给别人出这种馊主意,邱明自己都不好意思。

    愚公听完儿子的话,抬头看了眼邱明,然后对着儿子点点头。公孙秋马上兴奋的跑下山,追公孙霜去了。他要赶快告诉侄子这个好消息,先不用去渤海了,土石用来垫路……垫从这儿到渤海的路,这样接下来运送的时候能快点。

    邱明还不知道他的办法又被修改了呢,他没有跟着一起用铁锹、镐头什么的挖土,而是继续修炼搬山之术。

    他现在能用灵力搬起来一块巨大的岩石,可是要说搬动整座山,还是这么高大的太行山,那真是难如登天。

    这时候一个老头走到愚公他们附近,抬头看着正在挖土的愚公,高声说道:“愚公,你还真是愚蠢至极啊!”

    愚公抬起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智叟,你来干什么?”

    邱明看着那个被称作智叟的人,就是这个干瘪的老头?还别说,这老头有一点真符合智叟的称呼,那就是秃头!

    正所谓聪明的脑袋不长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