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哐哐~~

    叮叮叮~~

    哗啦啦~~

    山神这几天很是头痛,居然有一群人在挖太行和王屋两座山!

    原本他以为这些人只是想要挖点土石盖房子什么的,但是看这样子,根本不是要盖房子,是要将山挖穿啊!

    他听了一下这些人的议论,原来这些人是觉得太行、王屋两座山挡路了,影响了他们到南边那些大城交易货物。

    TM山拦路了,你们不会搬家啊,搬到山南不就行了?如果不愿意搬家,那就跟山北这些部落、村寨什么的交易啊。

    还有他们说什么,挖出来的土,如果没地方放,那就运到渤海去填海!这些人还真敢想,去渤海,一年才能来回一趟,他们能运送多少土石?

    这些人疯了么,太行、王屋两座山这么大,他们也想挖穿?就凭他们用镐头、铁钎?据说如果不是一个叫邱明的人出主意,他们还打算将两座山全部挖掉,而不是挖穿呢!

    本来他以为这些人也就是一两天的热度,过两天他们看到这件事耗时耗力,成效也不大,就自然会放弃了。

    但想不到的是这都五天了,这些人来的越来越多,似乎热情也越来越高涨。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那些人每天叮叮当当的,太烦人了,他如何能够静下心来修行?还有这两座山是他的地盘,这些人要挖山,结果连个拜祭都没有,这是没把他这个山神放在眼里啊。

    嗯?有人在拜祭他,这是要跟他说这件事吗?哼,肯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智叟面前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盘水果,一盘饼子,一盘肉,还有一坛只有过节时才能见到的酒。

    “山神大人,愚公带人挖山,跟我们部落可没有关系。大人要降下神罚,不要牵连到我们。山神大人,愚公带人挖山……”

    智叟一遍一遍的重复这句话,当重复到第五遍的时候,他耳边听到了一句话:“吾知道了!”

    智叟大喜,他的祷告被山神大人听见了,愚公你个老匹夫,等着承受山神大人的怒火吧!

    ……

    邱明依然每天跟着愚公他们一起到山脚下,一起回来。此时太行山已经被挖出了一个大洞,运出来的土石都用来铺路了,还有的堆在洞口两侧。

    他依然在练习搬山之术,如今小有进步,或许可以尝试搬动一个小土丘,对太行、王屋这样的大山来说还是无能为力。

    忽然他感觉到山体震动,邱明大惊,冲着那些山洞里的人大声喊道:“快出来,要塌方了!”

    那些人也感受到了山体震动,急忙飞快的跑出来,在他们刚刚跑出山洞的时候,就看到洞口塌陷下去。

    一阵烟尘过后,大家看着那被填上的洞口,一个个脸上写满了失望和不甘。这是他们这么多人干了好几天的成果啊,居然就在他们眼前毁了!

    为什么就这么巧,赶上了地龙翻身呢?

    “愚公,挖出来的洞塌了,咱们咋办?”有人问到。

    “继续挖!”愚公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莫名的寒意。

    别人不知道,但是邱明知道,这绝对不是普通的地~~震,分明就是有人使用法术,故意要把山洞堵上。

    因为普通的地~~震,山洞绝对不会塌,山洞不但用木头做了支撑,石壁上还有愚公刻下的文字,巫族文字!

    巫文的效果,足以比得上现实世界的钢筋水泥支撑防护了,而且这次偏偏就这个山洞这儿严重,其他地方啥事儿都没有,还不明显吗?

    “愚公,地龙翻身,你还不明悟吗?这是山神对你们的惩罚!如果不是山神仁慈,刚才洞里的那些人你以为能逃得出来?”智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在一旁大声的嘲笑。

    “地龙翻身?哪儿来的地龙?它要是敢出来,就把它抓住,当成咱们大家的食物!”愚公一脸的霸气,“山神仁慈?如果山神真的仁慈,那就应该帮助我们开出来一条路,一条通往山南的路。”

    “智叟,你怎么还好意思来?你不来帮忙,在一旁就知道看热闹和说些泄气的话吗?”邱明质问道。

    这么快智叟就来了,就好像智叟知道要有什么事儿发生一样,这件事儿跟智叟也脱不开关系吧?

    “哼,我是怕山神怪罪下来,连累到我们村寨。”

    “哦,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没发现只是这块儿塌陷了么,没有谁家的房子受损。而且你看,这不是好多野兽都跑下山了,多好的打猎时间。”

    在邱明说话的时候,就看到好多野兽往山下冲,应该也是受到了惊吓,被许多人直接就给抓住了。

    平时想要找猎物,可没这么简单。再一个让这些野兽冲下山,对那些在家里的老弱妇孺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哼!”智叟冷哼了一声,“你们不听劝告,宁愿相信这个外乡人,有你们后悔的时候!山神已经给我传信了,会给挖山的人惩罚,你们还要跟着愚公执迷不悟吗?”

    “山神给你传信?我怎么不信?挖山的是我们,山神要传信也是给我们才对。”邱明大声反驳道。

    其他人一想,对啊,山神要传信也是给我们,凭什么就给你智叟?那可是山神大人,想传信给我们还需要通过你转达吗?

    山神本来以为他晃动了一下山,将山洞弄塌,那些人就不敢再继续挖洞了。可是他听了一下,怎么回事,这些人居然还想继续?

    还怀疑他没有给智叟传信,什么时候我堂堂山神是他们可以随意说出来的名字了?

    这些人平时都要尊称他一声山神大人,甚至他出现的时候,没有人可以抬头跟他对视,那时候他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可是今天让他感觉非常不好,他要出来,让那些人知道,他是山神,他不允许挖山,所有人都要跪下给他磕头赔礼!

    邱明忽然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出现在面前不远处,手里托着一条巨大的蟒蛇,正一脸威严的看着大家。

    哟,也是个玩蛇的啊,不过比起许仙,玩的还不够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