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人也都呆住了,他们从来没想过看起来老态龙钟的愚公,居然敢跟山神动手,那可是山神啊,是神明。最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好像是愚公赢了!

    “愚公,天色晚了,我想先回家,明天我要修房子,就不来了。”一个人站起来说道。

    邱明抬头看了看,才过了正午,这就叫天色晚了,睁眼说瞎话也有点水平行不行?

    “愚公,我妻子病了,我得去给她采点草药煮水喝,先走了啊。”

    我曹,你妻子病了,你在这儿一上午都不着急,现在着急了?

    一个个都在找借口离开,他们都怕了。愚公不怕山神,他们怕。山神肯定会回来报复,他们谁扛得住?

    “愚公,你这是要害了大家吗?你快点自负双手,我可以为你跟山神求情,或许可以免去你家人的苦难。”智叟大声说道。

    邱明皱着眉头,这个场景,怎么觉得有些熟呢?好像当初四海龙王就是用陈塘关的百姓做筹码,让哪吒自刎的。

    不过这个不一样,那时候哪吒是打不过摆出四海大阵的四海龙王,但是愚公可是将山神打跑了。

    邱明瞥了智叟一眼说道:“我要是山神,谁让我来找愚公麻烦的,我先弄死谁,最少也先弄死他的家人!”

    智叟忽然呆住了,然后转身就往家跑,他老婆孩子可还在家呢。邱明摇摇头,就这脑子,也好意思叫智叟!

    “你们几个受伤了啊,别动,我帮你们治疗一下。”邱明看着愚公的几个儿孙,他们虽然没有被石块砸中,但是被一些碎石擦到了身上,也流血了。

    邱明取出一张灵符,手一晃,灵符燃烧成为灰烬,混进一碗水里:“公孙冬是吧,把这个喝了。”

    公孙冬看着黑乎乎的水,这能喝吗?黄河里面的水都没这么脏吧?

    愚公忽然开口:“喝了吧。”

    听到愚公这么说,公孙冬才咕咚咕咚几口喝干了。他一抹嘴,忽然觉得胳膊上有点痒,低头一看,伤口已经愈合结痂了。

    这是神术吗,比那些草药效果都好。

    愚公眼睛也眯了一下,这个练气士的本事,果然不凡,如果他们家能有孩子学会,将来就不担心生病了,只是不知道这个符水,能治多少种病。

    “你们几个,也过来喝符水。这个并不是绝对的包治百病,但是一般的病都能治得好。”这符水就是激发体内生命力的,靠的是人自身。

    要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儿,喝了也没啥用。但是给一般的小伙子喝,哪怕是一扎长的刀口,也能很快愈合,普通的头痛脑热,更是轻松就能好。

    “愚公,今天我看不适合继续干活了,咱们先回去?”

    愚公看了看点点头,山洞塌了,今天得多弄点木头来,否则没有支撑的了。

    愚公的子孙都去砍树了,愚公自己往草屋走,邱明喊了一声:“愚公,到我这儿坐坐?”

    他早就想跟愚公好好谈谈,之前他是不太确定愚公是否是巫,现在确定了,愚公绝对是巫,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愚公的儿孙都没得到真正的传承,这倒是奇怪了。

    按说一个人有本事,最愿意传授的人就是亲属,尤其是子嗣。愚公这都九十多了,就算身体还硬朗,又能活多少年,为什么不传给儿孙,难道是都不适合?

    愚公停下脚步,看了看邱明,拐入邱明的木屋。

    愚公的许多子孙都来邱明的木屋玩过,但是愚公没来过,这还是他第一次进来。不得不承认,木屋确实比他的茅草屋要强得多。

    “愚公,尝尝这酒。”邱明给愚公倒了一碗二锅头,不是什么灵酒,但在这个世界绝对喝不到。

    “邱明,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愚公将酒喝下去之后,态度明显好转,他从来没喝过这么烈的酒,够劲儿!

    “愚公,你跟智叟,应该都是巫对吧?而且我感觉你的实力应该在智叟之上,为什么他还敢那么说你?”邱明有些不太明白。

    被一个实力不如自己的挑衅、嘲讽,居然还忍得住?按说实力弱的,根本连挑衅都不敢才对啊。

    邱明这几天也了解了,愚公为什么被人尊称为愚公,不只是因为他岁数大,公也是一种尊称,所以愚公的地位,其实很高。

    只是现在愚公什么事儿都不管了,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久,大家都以为愚公年岁大了,气血消退,对愚公也没那么尊敬了,忘记了当初野兽下山,愚公带领大家抵挡的日子。

    如果只是如此,那么智叟也完全没必要来挑衅愚公,因为智叟也有老的那一天,他应该尊敬愚公,这样未来有谁上位之后,也会继续遵照传统来尊敬他。

    大家都说是因为愚公手里有智叟想要的东西,但是愚公偏偏不给,据说这对智叟非常重要。

    愚公看着邱明:“我们的事,你不懂,也不适合掺和。”

    练气士跟巫是两种人,大家都是逆天修行,但走的是不同的路。他是巫,请邱明这个练气士过来帮忙挖山已经有些越界了,关于那些隐秘的事情,自然就更不能跟邱明说。

    “为什么,因为我是外人,还是因为我不是巫?”

    邱明说着,右手在桌子上抹了一下,一只蛐蛐出现在桌子上,奔着愚公的酒碗就蹦过去,结果被愚公一巴掌拍死。

    愚公惊讶的挪开手掌,这不是一只真正的蛐蛐,而是用木头雕刻出来的。可是他刚才分明看到了这只蛐蛐在跳,莫非这竟然是傀儡之术?

    将蛐蛐用两根手指捻起来,凑到眼前,愚公大吃一惊,这蛐蛐身上竟然刻画着许多文字,巫族的文字!

    “邱明,这个你是从哪儿得到的?”

    邱明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自己雕刻的。”

    “不可能,你怎么会雕刻这些东西?”

    “愚公指的是那蛐蛐身上的巫文对吧?那些确实都是我雕刻的,我认识巫文。喏,这上面刻着的意思是碗,这上面刻着的意思是武器,这上面刻着的意思是水。其实,我也是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