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腾的一下站起来了,这是邱明第一次见到愚公如此失态,哪怕是智叟过来找麻烦,哪怕是邱明呼风唤雨,哪怕是山神出现,愚公都非常的淡定。

    “你是巫?不可能,你是练气士!”愚公直直的看着邱明,这点他非常确定,而且邱明不是也承认了么。

    “愚公,坐。”邱明又给愚公倒了一碗二锅头,“我是练气士,但我也是巫。有谁说过,练气士就不能成为巫?”

    “不可能,这不可能,巫力与练气士的法力会冲突的,你肯定是在骗我。”

    冲突?邱明愣了一下,他从来没觉得有冲突啊。邱明忽然想到他的特殊性,他体内的力量是三种力量混合形成的,家传功法,道门功法,佛门功法,这才让许多修士一直都看不透他。

    邱明跟杨木匠学习巫文的时候,也没有感觉多难,机关雕刻之术,他也不是学会了?

    邱明想了想,冲着愚公伸出手:“愚公,在我们家乡有个小游戏,是用来比拼力气的,叫做掰手腕。”

    愚公有些自傲的看着邱明:“你以为我老了?比拼力气我还没输过。”

    愚公本以为瞬间就能将邱明的胳膊压倒,但是跟邱明握手的时候,他表情变得凝重了许多,邱明的力气比他想象中大得多。

    两人同时发力,一时之间僵持不下。邱明也感受到了愚公力气的恐怖之处,这可是个九十多岁的老家伙啊。

    咔嚓!

    两人同时起身,愚公一抄手,将那个掉落的酒碗接住。他俩力气太大,竟将桌子压塌了。

    “愚公,刚才我可没有练气士的手段,凭借的就是我的身体。不是巫,能有这身体吗?”桌子是邱明故意压塌的,如果再有一秒钟,邱明在肉~身的力气上就败了。

    当然,如果真正动手,邱明有信心打败愚公。别说愚公的气血已经开始衰退,就算没有也无所谓,愚公根本不会什么武艺,邱明总是能想起愚公用大石头丢山神的样子。

    邱明说着,又摆出了几个姿势,愚公愣在那里,这好像真的跟他锻炼身体的动作很像。

    “你可愿守护这片土地,守护这片土地上的人?”愚公正色道。

    “永远的守护?不能离开?”邱明问道。

    “当然,直到你死亡为止。”愚公看着邱明,他从邱明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拒绝。

    果然,邱明跟智叟一样,心思都不在这里,那么就不能让他进入那个地方,那是守护者才能进去的。

    这么多年,愚公一直寻找合适的人,接替他的人。曾经他也考虑过智叟,但是智叟也不是一个甘于安定的人,尤其是智叟竟想要当神的仆人,这是他最看不上的!

    身为巫,应该顶天立地,怎么可以去当仆人?那神也不是天生的,他们巫族的勇士,也不是没有杀过所谓的神,智叟如此,这是对祖先的不敬!

    而且很有可能让智叟再进去那里,就会毁了那里,这点绝对不行。

    “愚公,为什么要永远守护在这里?如果有更适合生活的地方,大家搬家有什么不对吗?是因为你的屋子,那里面有什么?”

    愚公盯着邱明:“如果你不打算一直守护在这里,那就别靠近我的屋子!”

    这回邱明确定了,愚公的茅草屋那里,肯定有什么要愚公守护的,可是又有不太对的地方,既然智叟想要得到,那么愚公外出的时候,智叟为什么不去拿过来呢?

    别的不说,愚公带着儿孙绕过太行、王屋两座山去南边交易的时候,一来一回要很久,这时间还不够?

    如果说那个东西愚公能够带走,那么干活的时候也可以带着啊,为何又怕邱明靠近他的茅草屋?

    除非是茅草屋下面有什么通道之类的东西,在特定的时间才能开启,开启也需要时间,这样愚公在外的时候,时间不到,智叟打不开。

    愚公回来了,可以打开的时候,又需要很长时间。或者是特殊的条件才行,智叟同样做不到。

    这也只是有可能罢了,邱明不知道自己猜测是否是对的,愚公不允许,他也没打算偷着靠近。或许在未来某一天,愚公会请他过去呢。

    “我是出来游历的,不可能在这儿永远待下去。你的儿孙里面,就没有让你满意的,他们都不行?”

    邱明觉得很奇怪,愚公的儿孙跟愚公比起来差太远了,而且邱明也没见过愚公的儿孙摆出那些炼体的姿势,愚公为什么不传给他们呢,这个不应该是越小修炼就越好吗?

    这个应该是会的人越多,越容易守护住这里。一个孙悟空大闹天宫失败了,如果那时候有一百个孙悟空一起大闹天宫呢?

    “如果最终没有传人,那就只有从他们中选一个了,这份责任,也不知他们是否担得起。”愚公叹了一声。

    什么意思,好像传给他们功法,还是害了他们一样,这不对吧?学会了战巫的修行之法,他们会变得更强,也应该能活的更久,这不是他所希望的吗?

    没等邱明询问呢,愚公主动就说了:“你以为成为一名战巫是很幸运的事情?你可知道他们要肩负的责任?”

    “不就是守护这里的人吗?多少人想要成为巫而不可得呢。”邱明不觉得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杨木匠不就守护着那个村寨么,平时什么都不用做,只在宅子遇上危险的时候才出手。

    “那成为巫所要经历的危险呢?”

    邱明眨巴眨巴眼睛,成为巫很危险吗?他没发现啊,杨木匠,还有杨七斤,他们都很顺利啊,自己学习巫文,也没有任何危险啊?

    愚公看到邱明一脸茫然的样子,他也十分疑惑:“怎么,你没遇到危险?”

    “没有吧?”邱明也不知道愚公说的危险是什么,他经历过不少危险,但这跟成为巫有什么关系呢?

    没有?这不可能!

    没有人可以不经历危险就成为巫,他不行,智叟不行,邱明也不应该行才对!

    “你在祭坛里面都遇上了什么?没有见到祖巫残影?”愚公追问道。

    啥玩意?祭坛?祖巫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