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答应了,邱明却并没有太高兴,因为愚公答应的太容易了些,这跟愚公开始那种斩钉截铁的拒绝变化太大。

    邱明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好的说客,他虽然说了一些自己先进去的好处,但愚公这么大年纪,又怎么会想不到其中的坏处?

    比如这气血石应该是越用越少,邱明用了一些,其他人能用的自然就少了,邱明又不愿意永远的守护这里,愚公凭什么要答应呢?

    除非愚公真的对邱明能使用巫术而好奇,想要掌握这种方法,这样一来,岂不是说邱明成了愚公的小白鼠?

    不管愚公是怎么想的,这个巫族祭坛,邱明进定了!

    第二天一早,公孙雷就等在邱明的木屋门口,两人一起来到了魁父山这儿。

    “你在这儿等着吧,我很快就出来。”邱明看到魁父山有个小山洞,他进洞之前,让公孙雷在外面等候,一旦山洞塌陷什么的,他有把握全身而退,但未必来得及保护公孙雷。

    走进这个小山洞,邱明感受到了气血石的气息,这座山里面的气血石太多了,要在《宝莲灯》等的世界,肯定会有许多修士抢占这个地方。

    取出把刀,用力向前一斩,没问题,宝刀足以切割气血石及周围的岩石,这把刀可是比普通的铁质兵器锋利太多了。

    几刀过后,一块巨大的气血石落在地上,这块足有桌面大小,要是每天能盘坐在这上面修行,那么对肉~身将有极大的好处。

    回头得跟愚公商量一下,弄一大块气血石带走,他可以用灵符或者丹药交换。

    一个时辰后,邱明走出山洞,坐在洞口不远处石头上的公孙雷马上站起来:“邱叔叔,需要我帮忙吗?”

    “走吧,回家。”

    回家?公孙雷一脸的不解:“邱叔叔,不挖那种石头啦?”

    “挖完了。”

    “挖完了?那我去弄点树枝捆上,我们拖回去。”公孙雷一脸崇拜的样子,挖这个不是要很长时间吗,邱叔叔居然这么快就挖完了,真是厉害。

    “走吧,我带着呢,问题别那么多。”

    邱明实在是懒得跟公孙雷解释什么是乾坤袋,而且他也想早点进入巫族祭坛,免得出现什么意外。

    一头雾水的公孙雷跟在邱明身后奔跑,时不时的回头看两眼魁父山,真的挖完了吗?可是刚才他都没怎么听到动静啊?

    邱明再次来到太行山脚下的时候,愚公又带着自家人在那挖山洞呢,不过这回没有其他人帮忙了。

    山神都出面不让挖了,谁还敢挖啊。愚公老家伙活了九十多岁,不怕死,他们可害怕。

    “愚公,我回来了。”

    “弄够了?”

    “绝对够了。”邱明比划了一下他跟公孙雷两个人,意思是两个人也够用。

    “嗯,雷,你在这儿帮着干活,我带邱明回去一趟,小心点。”

    邱明离开的时候看着愚公:“你不怕山神来找他们麻烦?”

    愚公在这儿不怕山神,那是其他人不行吧?他们也就是气血旺盛一点,但是战斗力对山神来说就是渣啊,上次看起来跟着一起勇猛的用石头丢山神,那是因为有愚公的牵制。

    “昨天晚上我去找了一下,山神不在,应该是搬救兵去了。”愚公淡淡的说道。

    我曹,愚公果然是猛男一个,居然晚上又想去堵山神的家门口,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真是太强悍了!

    不过山神搬救兵去了,这对邱明来说反而是个好消息,因为愚公现在肯定需要邱明的帮助,那么邱明进入祭坛的时候,愚公就绝对不会捣鬼。

    “等我出来,帮你打败山神。”其实现在邱明就有把握打败山神。

    在邱明眼中,那个山神恐有一身力量,但根本不懂得如何运用,甚至还不如愚公呢。对付这种傻大个,他有很多种办法,甚至都不需要动用法宝。

    果然,愚公带着邱明来到了他们家最中间那座茅草屋,草屋的门打开,里面非常的昏暗,还带着一些湿气。

    愚公将一个木床掀开,露出了一个向下的洞口。难怪在这晴天的时候,屋里还有这么重的湿气呢,原来是来自地下。

    邱明跟着愚公顺着地洞的台阶往下走,愚公摩擦了洞口的一块石头,冒出火光。邱明瞥了一眼,应该是磷石。愚公取过旁边一个火把点燃,举着往下走。

    向下走了大概十几米,眼前出现一个很大的地洞。地洞的中间,有一个圆台,圆台上刻画着古朴的花纹,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凹槽。

    此时愚公已经将地洞下面几个火盆点燃,洞子里非常亮堂。

    “邱明,把石头拿出来吧,放入那里。”愚公指了指那个圆台旁边的凹槽。

    一堆气血石被倒进去,将凹槽填满。愚公走到凹槽的边上,取出一把小刀,割破自己的手掌,任凭血液滴落在凹槽里面。

    “站到祭坛的中间,记住要勇往直前。”

    邱明走到祭坛中间,这似乎是一个阵法,可是上面的许多巫文,他竟然也不认识。

    “伟大的祖巫,您的子民公孙愚……”

    愚公跪在地上,双手高举,嘴里念念有词。邱明忽然发现气血石中的气血竟被抽离出来,慢慢的顺着祭坛的纹路往他的脚下汇聚。

    邱明在走下台阶的时候就给自己卜了一挂,中,不是吉,也不是凶,他就没有躲避。

    祭坛忽然发出血色的光芒,这光芒将邱明笼罩在其中,一些气血飘起来,慢慢的在祭坛上面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

    智叟本来在家修行巫术呢,忽然感受到愚公家那个方向传来的变化,他大吃一惊。

    愚公这个老家伙,竟然偷偷开启了祭坛,他哪儿来的那么多的气血石?又是谁进去接受了祖巫残影的考验,是公孙春,还是公孙雷?

    哼,我才是附近所有村寨公认的祭司,这祭坛的控制之法,你一直不传给我,就是想要传给你儿子!

    肯定是愚公知道得罪了山神,命不久矣,才想要他儿子继承。等你死后,你的儿子也必须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