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到我们寨子这儿要干什么?”青年喝问道。

    “我路过此地采摘药材而已,你射向我这一支箭又是什么意思?”邱明也很不高兴,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刚才这一箭岂不是要死了?

    “采药?你是一个巫,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青年一副你骗不了我的样子,“你是想来偷学我们寨子的巫术吧?”

    这个青年的寨子有人会巫术,邱明眼睛大亮。那么这个寨子,他还真要走一趟了。

    “我需要偷学你们寨子的巫术吗?”邱明气势瞬间释放出来,那青年手里的弓箭都握不住了,面前这个人好恐怖的气势!

    “怎么样,你们寨子里可有能打得过我的?你们寨子里可有会飞的?你现在还认为我是要偷学你们寨子的巫术吗?”

    邱明飞到青年的面前,看着青年的眼睛。那青年浑身颤抖,已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阿成,阿成~~”

    “别,别过来!”青年颤抖着喊道。可惜他说晚了,狩猎队的人已经来了。

    “你是谁?你把阿成怎么了?”一个中年男子喝问的时候,举起了手中的弓箭。

    邱明算是知道这个青年为啥会喜欢用弓箭指着人了,肯定是这些人都这样,为啥就不能友好一些呢?

    “听说你们寨子有人会巫术,我想见见。”邱明背着双手,根本没把这几个人的弓箭放在眼里。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们寨子有人会巫术的?”

    “他告诉我的啊。”邱明指了指那个青年阿成,“怎么,你们也觉得我是想偷学你们寨子的巫术?”

    “我没有,虎叔,我没告诉过他!”阿成急道。

    “这位兄弟,可是我们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吗?”

    “那我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吗?为什么你们这么多人要用弓箭指着我?”邱明还不高兴呢。这就像是遇上了麻匪的葛大爷一样,我们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铁路就给炸~了,我招谁惹谁了。

    “放下弓箭。”

    “虎叔?”

    “放下弓箭,别人要真是想对阿成不利,我们根本来不及阻拦。”

    阿成是第一次出来狩猎,肯定是先得罪了对方,他看邱明也不像是不讲道理的人,再说邱明身上那气势,比他们寨子的首领都强得多。

    “总算是有个明白人,带我去你们寨子吧,我要见你们首领。”邱明很满意对方的态度。

    “虎叔,他肯定是想到咱们寨子偷学巫术,你忘了之前那些人了?”阿成在那个中年人耳边小声说道。

    “闭嘴,跟你说了多少次,带着弓箭出来是打猎的,不是对付外人。你差点就闯了大祸知道吗?”

    还好这个人没发火,否则他们不但要死,恐怕寨子也会被灭掉。

    曾经多少寨子,都是被这样灭掉的。这个人肯定是传说中的修士,修仙的那种,他们寨子绝对惹不起。

    邱明跟着这些人,来到了一个寨子,这是比杨七斤他们住的寨子大好几倍的寨子,看到邱明这个外人,大家更多的都是好奇。

    那个叫杨虎的人是狩猎队的队长,带着邱明来到寨子里一座并不出众的屋子门口。

    “小虎回来了,带客人来了是吗,进来吧,我煮好了茶。”屋子里面传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邱明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许多,这个老者没有出屋竟然知道他来了,就算邱明现在肉~身的气息有些收不住,但能感受到的,也必然是修士。

    屋里光线不是很亮,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坐在当中,面前有一个小泥炉,上面煮着茶水。老者冲着杨虎摆摆手,杨虎犹豫了一下,还是退了出去。

    邱明坐在老者的对面:“你好像知道我要来?”

    “该来的迟早要来,你不属于这个地方吧?”老者慢悠悠的给邱明面前的茶碗倒满了茶水。

    邱明眼睛眯了一下,这老者是什么意思?邱明当然不属于这个地方,但老者说的这个地方,值得是这片山林,还是这个世界?

    而且这老者刚才那句话也算是回答了邱明的疑问,那就是老者可能真的知道邱明要来,他是怎么知道的,算出来的?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来的?”

    “我们寨子除了一点传承下来的巫术,还有什么是你能看得上的?”老者喝了一口茶水,一脸的享受。

    “既然你知道,那就好说了。我确实想要看看你们寨子传承下来的巫术,不是抢夺,我可以用其他东西交换。”

    邱明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茶水味道不错,里面添加了不少的花瓣,花香味儿很浓。

    “我们需要一些铁器,包括兵器和农具。还需要一个能够守护村寨的阵法,还需要一些盐巴。”

    “可以。”邱明饶有深意的看着老者,好像这个条件是老者早就想好的,“就只有这些吗?”

    不应该啊,巫术肯定比这些吃的、用的更加珍贵,老者看起来非常精明一个人,没理由做这么亏本的交易,更何况还是邱明主动提出来要交换的。

    “还需要你给村寨里面的孩子们指点一番,让他们都能变成强者。”

    “什么样的算是强者?而且有些人天生就不太适合修行,这点我不能保证,但是给那些孩子们一些指点没问题,可不会太长时间,最多三天。”

    “好,成交。”

    邱明楞了一下,他还以为老者会讨价还价一番呢,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这好像不太对劲啊。

    老者起身,拿出来一些羊皮卷,放在邱明的面前:“这就是我们传承下来的巫术,你看看吧。”

    邱明打开一看,确实是用巫文写的,而且也确实是修行之法,但这明显都是残缺的。

    “就只有这些?不对吧?你的修行之法呢?”邱明看着面前的老者,这老者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气血大量亏空,但又不像是自然衰减的,身上还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波动。

    邱明听说过巫族有一些祭祀,可以用生命之力进行占卜,甚至可以占卜出许多修为远超他们之人的信息,这个老头应该会的就是这一种吧?

    “我的修行之法?你要愿意学,我也可以传授给你。这么多年,巫早就没落了,现在还有几个人修行真正的巫术?”说这句话的时候,老者的语气十分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