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玉虚宫,元始天尊正在讲道,下面盘坐着许多仙人,其中不乏广成子、太乙真人、南极仙翁这样声名赫赫的大仙,但是坐在第一排当中的一位却不是他们,甚至那位并不属于阐教。

    这位就是镇元大仙,也是鸿均道祖的弟子,三清是他的朋友,四帝是他的故人,九曜是他的晚辈,元辰是他的下宾。只可惜一直未能成圣,但也是天地之间顶尖的大能。

    就说万寿山五庄观门口那副对联,也能看出来镇元大仙地位不凡。“长生不老神仙府,与天同寿道人家。”这是何等的霸气!

    还有五庄观中香火供奉的是“天地”二字,鸿钧老祖不需要人供奉,镇元大仙也就只敬天地了。甚至可以说他只敬天,加上一个地字只是为了和谐罢了。

    门下四十八位亲传弟子,其中清风、明月是最小的两个,还有许多记名或者不记名的散仙弟子,他本人也是地宗掌教,也被人尊称为地仙之祖。

    镇元大仙不但法术高强,还有不少宝物,不只是天地灵根人参果树,还有一件先天灵宝地书,哪怕是手里那柄拂尘,也不是普通法宝,同样是一件灵宝,叫做玉尘麈(zhu三声)。

    元始天尊给他讲道,就是师兄给师弟传授经验而已。所以镇元大仙的位置在首,偶尔还能开口询问。

    正当他听得如痴如醉的时候,忽然眉头一动。有人开启了后院果园的门,并且不是用他传的口诀,那就绝对不是清风、明月。

    不用算就知道,肯定是那齐天大圣孙悟空。说起孙悟空,他也是有些佩服的,天赋实在是高强,短短十年学艺,就能成为天界一流。

    只可惜却终究只是一枚棋子,如果无法跳出棋盘,未来成就也不会比广成子等人高。不过这次西行护送金蝉子取经,虽然说是棋子,却能获得极大的好处。

    而且孙悟空的师父是那位,孙悟空的未来就肯定不会作为棋子,或许能够成为佛门最顶尖的战斗力,与其提前交好也不错,这次那师徒四人路过就是一个好机会。

    还有那金蝉子,这次奉命转世下界,连续十世,毅力也是不凡。成功之后,也能成就佛陀果位。

    为了这次,他也提前做了布置。特意其他弟子都支开,只留下清风、明月两个最小的,否则他五庄观四十八位弟子呢,还有一些记名不记名的散仙弟子,若是留下一些摆出阵法,那孙悟空也肯定能困住。

    而且人太多了,孙悟空根本不会有偷盗人参果的机会,他又哪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本事和风度,怎么能让孙悟空和金蝉子感激他,并欠下一个人情?

    现在他只需要继续等,等到唐僧师徒离开,他再回去就行了。镇元大仙继续听元始天尊讲道,每一次来,他都能有所收获。圣人之言,果然玄妙莫测。

    只可惜他跟三清不同,没有先天的功德气运,想要成圣,需要一些其他的方法。西方二圣的方法他也想借鉴一番,但他与西方二圣并不熟,这次也是个机会。

    若是能多听几位圣人讲道,他或许能够博采众家之长,找到适合自己的路。他虽然号称与与天同寿,但不过就是因为他有人参果而已。真正能够与天同寿的,只有圣人,那才能不朽。

    忽然他感觉到人参果树那边出现了异动,他伸出手指掐算了一番,勃然大怒,那孙悟空好大的胆子,不只是偷盗人参果,还敢做出如此恶行!

    孙悟空肯定会偷吃他的人参果,这点他早就算到了,但是他却没算到孙悟空居然敢伤害人参果树,这可是天地间唯一的一棵啊!

    “师兄,我五庄观出了点事,回去处理一下,这次我就听到这儿吧。”镇元大仙说道。

    元始天尊深深看了镇元大仙一眼:“好,你去吧,若是有空,再来我这儿听。”

    “谢师兄。”镇元大仙施了一礼,起身快步走出玉虚宫。

    其他元始天尊的弟子都很好奇,镇元子师叔怎么这次没听完就走了,往常不都是一直听完吗,是什么急事比听老师讲道还重要?

    走出玉虚宫,镇元子脚下出现一朵祥云,托着他快速的飞下昆仑山,飞向万寿山的方向。

    原本他只是想抓住孙悟空偷吃人参果做文章,然后让孙悟空和唐僧都欠下他一个人情,但事情居然出现了偏差!

    ……

    唐僧师徒一行人离开了五庄观,一路上白龙马速度飞快,唐僧几次回头想要下马,但是白龙马根本不停,他也不敢跳下来啊。

    “白龙马,你快停下,我们不能就这么走了。”

    “师父,您就别说话了。大师兄把人家的人参果全打没了,人参果树也有损伤,到时候镇元大仙回来,咱们就走不掉了,取经大业怎么办?”猪八戒就用取经的事儿来劝说,他知道这是唐僧最看重的事儿。

    “可是也应该等此地主人回来,先道歉,请得对方原谅再走啊。”

    “师父诶,这事儿人家不会原谅的,主人回来,咱们肯定走不掉。白龙马,你再快点。”猪八戒催促道。

    白龙马快速奔跑,孙悟空他们三个也没有飞行,只是贴着地面奔跑,速度也是飞快。沙和尚挑着行李,在奔跑之中,行李却一点都不摇晃。

    孙悟空眉头紧皱,一副心思沉重的样子。那镇元大仙真像邱明说的那样厉害,三只眼都会瞬间被捉住?那么镇元大仙很快就会追上来了,白龙马这速度,一天才能跑多远啊。

    白龙马就是闷头快跑,他这次成功露脸,但是好像师父他们还是不太重视他,还是叫他白龙马。看来以后遇上事儿,还要更加卖力,要让师父知道,他的本事也是不小的!

    邱明眼睁睁看着唐僧他们离开的,当然没有阻拦,也阻拦不住。至于清风、明月,还在孙悟空那瞌睡虫的法术下沉睡呢,邱明到他们房间的时候,看到这二位睡得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啧啧,这睡相,要不要拍张照片留念?

    想想还是算了,邱明伸手正要将清风、明月推醒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不能动了,就好像被一股极强的力量禁锢住,就连手指弯曲都不行。

    “竖子敢伤害吾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