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瞬间,邱明有些绝望,他从来没想到会在这时候跟镇元大仙见面,而且镇元大仙居然不顾身份,直接对他出手了。

    还好,邱明发现他还能说话,于是马上喊道:“大仙误会了!”

    镇元大仙看了看两个徒弟,被小法术弄睡着了而已,他手中玉尘麈轻轻一挥,清风、明月就醒来了。

    “啊~~我怎么睡着……师父!师父,您可回来了。观里出了大事,人参果树差点被毁掉了!”清风醒来看到师父,马上喊道。

    “对啊,师父。唐僧师徒他们太过分了,偷盗我们的人参果,还想毁了我们的人参果树,不过已经被我们锁在屋子里了。”明月补充道。

    “咦?玄光你也在啊,你怎么不动呢?这是我师父,你不是说很像拜见一番吗?”清风看着邱明,有些疑惑,居然敢背对着师父,哪儿来的胆子?

    “清风、明月,你们认识他?”镇元大仙皱着眉头,这个人是哪儿来的?

    他把五庄观的弟子都派出去了,以为只剩下清风、明月两个呢,居然还有一个外人,难道是想来拜师学艺的散修?

    镇元大仙的记名和不记名弟子比亲传弟子更多,想要加入他地宗的散仙也是非常多。那些人很多都不只是为了学艺,还想着能跟他亲近之后,吃上一枚人参果,这个小子也是如此吧?

    “师父,玄光是来借宿的,在唐僧师徒来之前到的。他可是帮了我们呢,要不是他提醒,恐怕人参果树就被孙悟空给彻底毁了!”清风为邱明说了句好话。

    “是啊,师父,玄光不是坏人,他还跟杨戬、哪吒都是朋友呢。”明月也说道。

    本来听到清风的话,邱明还很高兴,跟这两个小哥胡侃果然还是有效果的。但是听到明月说的话,邱明却觉得有些过了。

    果然,镇元大仙一脸怀疑的看着邱明:“你跟杨戬和哪吒都是朋友?”

    邱明只能做出一副镇定的表情:“曾跟他们讨论过武艺,算是朋友吧。”

    镇元大仙仔细看了看邱明,肉~身不错,或许跟那两个小家伙能成为朋友。但是体内气息很是古怪,非道非佛又非妖,这倒是有些意思。

    “你师父是谁?”镇元大仙一挥手,解除了对邱明的禁锢。

    他就站在这儿,邱明这种修为也绝对翻不出什么浪花。既然两位徒弟都说他不是坏人,还帮助保住了人参果树,那他就不好继续禁锢对方了。

    刚才他看邱明站在他两位徒弟面前,两位徒弟又是昏迷的样子,他还以为是有歹人看到五庄观没人,趁机进来放肆呢。还好没下重手,否则就尴尬了。

    “家师华盖真人刘若拙。”邱明正色道。

    华盖真人刘若拙?镇元大仙仔细想了想,没听过,那就不是他的弟子,也不是地宗之人。既然不是他的弟子的传人,也不是地宗散仙的传人,来五庄观干什么?

    邱明看到镇元大仙疑惑的样子,赶紧补充道:“我们供奉的是上清祖师。”

    镇元大仙好奇的看着邱明:“你是上清一脉?何以证明?”

    这么看来,邱明身上古怪的气息就好解释了。上清一脉有教无类,甚至每个弟子修行之法都有所不同,气息非同寻常也属正常。

    不过许多异类修士也都供奉上清师兄,并不一定真是上清师兄门下。要是被人冒充上清师兄弟子,到他的五庄观招摇撞骗,那他的面子可就丢尽了!

    邱明想了想,念了一段《上清大洞真经》,然后又凌空画符。可惜他修为还是不够,凌空画符失败了,但却已经足够证明。

    镇元大仙点点头:“不修金丹,直修元神,确是上清一脉的路数。你修行多少年了?”

    邱明想了想:“有几十年了。”

    几十年?!

    镇元大仙有些惊讶,几十年的时间,修为就已经比得上他这两个徒弟了,天赋还真是出众啊。

    只可惜是上清一脉的,否则他还真想收为弟子呢。就算不能彻底传承他的衣钵,但是未来也有希望成为地宗的中坚力量。

    若是这邱明的师父是上清一脉的不记名弟子,或者邱明是那个华盖真人的不记名弟子,那么再拜入他门下就没问题了,只是这不应该由他来说,而是应该对方主动拜师,再接受他一番考验才行。

    “清风刚才说你帮了他们,避免了人参果树被毁?”

    “是。我见那齐天大圣孙悟空忽然面部表情毫无变化,推测那应该是他用猴毛变的替身。由于孙悟空是因为偷吃人参果的事儿受到苛责,所以推测他定是要毁了人参果树。还好当时三藏法师在,才劝阻住了孙悟空,保住了人参果树。”

    推测出来?还想到了孙悟空的性格,这么说邱明对孙悟空很了解啊。邱明说修行不过几十年,也就是说孙悟空大闹天宫之时,邱明还未出生呢,那怎会如此了解孙悟空?

    莫非这邱明是转世重修之人?上清一脉有哪个天才弟子转世重修了?可惜上清师兄自封神之后就不怎么露面了,他去碧游宫的次数也非常少,这些事儿倒是不清楚。

    他虽擅长卜算之道,完全可以算一算这邱明的前世是谁。不过既然邱明是上清一脉,那他就不太好如此做了,若是这邱明想要拜师,他再推算一番就行。

    清风这时在旁边补充道:“人参果树是保住了,但是枝杈也毁了不少,而且人参果都不见了。”

    镇元大仙点点头:“先去果园看看。”

    到了果园,镇元大仙眼睛眯了一下,人参果树的样子确实有些惨。不过好在没死,救治一番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这是他的万寿山五庄观,人参果树是天地初生的神树,上面的人参果也都不见了,他又怎能不生气。

    “师父,他们跑了,房间的锁开了!”明月边跑边喊。

    “无妨,为师亲自出手,他们跑不掉!”

    说罢,镇元大仙脚下出现一朵祥云,托着他飞快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