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你快点啊,怎么还停下了?”猪八戒催促道。

    现在大家是逃跑呢,又不是散步。再说了,他也不相信孙悟空会累,他最担心的就是孙悟空故意要留下,非要等镇元大仙来,然后打一场。

    猪八戒虽然从未跟镇元大仙交过手,但镇元大仙的威名可是响彻三界。也就是孙悟空这样修行时间短,对三界高手没什么了解的人才不知道镇元大仙的恐怖。

    别看当初孙悟空大闹天宫,貌似将玉皇大帝都从凌霄宝殿的座位上撵了下去,但那时候仙界大能可都没出手。

    李靖、哪吒父子虽然也去了,但并没有拼命,杨戬也是如此,才显得孙悟空当时好像无敌似的。

    仙界真正的高手太多了,还有许多都有神奇的法宝,就说杨戬还有弓箭、照妖镜等法宝没用呢,像是阐教那些上古金仙,法宝更是神妙莫测,他们没一个出手的。

    自从封神之后,好像天庭势力不断壮大,但是天庭真正统领的都是神,封的神,那些仙可不受玉皇大帝统领。

    而且孙悟空大闹天宫后又被镇压了五百年,现在打不打得过杨戬都不一定呢,更不要说跟镇元大仙比了,杨戬见到镇元大仙得喊一声师叔祖!

    孙悟空瞥了一眼猪八戒:“你看看师父在马背上都颠簸成什么样了,我们还能跑,师父呢?”

    猪八戒这时候才想起来师父还是肉~体凡胎的事儿,他仔细一瞧,可不是咋地,师父现在脸色发白,嘴唇都没血色了。

    这也不怪白龙马,跑起来本身就有上下颠簸,正常能有白龙马这种牛叉坐骑的,哪一个不是大仙,又怎会在乎这种颠簸,大仙连鞍子都不需要。

    “悟空,我们休息,休息一下吧。也跑了这么长时间,那镇元大仙应该追不上了。”唐僧说话的时候还在剧烈喘息。

    在唐僧心理,他们跑了快半个时辰,这可是狂奔啊,对方想要追上,怎么也要半个时辰以上吧?

    再说他们离开的时候,那镇元大仙还没回来呢,回来之后,也未必就找的准方向,不太可能被追上。

    “八戒,扶师父下来休息。”孙悟空马上做出决定。

    “大师兄~”猪八戒有些气急,师父不明白,你还不明白吗?普通仙人的遁光或者腾云驾雾就多快呢,更不要说镇元大仙了。

    我们只是跑了半个时辰,又不是飞。我们先跑一个时辰,你一个筋斗云还不是就能追上了?

    “休息!”孙悟空没理会猪八戒,他也不想跑。

    凭什么要跑?他是偷吃了镇元大仙的人参果,是将所有的人参果都打掉了,甚至还将人参果树弄得残了,但那又如何?

    他既然敢做,就不怕对方找上门!

    邱明说镇元大仙一个照面就能将三只眼捉住,他可不相信。那么说来,镇元大仙岂不是跟他受艺恩师一样强大了?

    他的受艺恩师,也是他内心真正认可的师父,现在这个唐三藏,他不过就是为了报恩,答应在西行路上当对方的徒弟,保护对方西天取经而已。

    瞅瞅唐三藏这个样儿,骑了一会儿马就脸色发白,怎么跟他受艺恩师比?

    他还记得他离开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的时候,师父对他说,离开之后,不要仗着本领欺负他人,要是这么做了,就不要再喊其师父。

    而那时候他还能感觉到自己跟师父极大的差距,如果不是实在没有耐性,想要回花果山水帘洞,师父也不肯多传他更多的法术,他还真打算多学一段时间,将师父所有本事都学来再走呢。

    现在不知道哪儿冒出来一个镇元大仙,就能让他狼狈逃窜?他是齐天大圣,不管对手是谁,他都一棒子打过去,岂能逃走!

    猪八家坐在地上,一脸的无奈。大师兄看来是真的不怕那镇元大仙,打算对方来了,他就跟对方打一场。

    他是不是该跟大师兄说,你个死猴子打不过人家镇元大仙,咱们快跑吧!

    这样说出来,估计没等到镇元大仙来呢,这猴子就要打死他。偷盗人参果的时候,他可是说大师兄不必怕那镇元大仙的。

    沙和尚也放下担子,站在一旁调息。他是这里面最累的,不只是因为他为了褪去身上的妖气,实力本身略有退步,还因为他挑着担子。

    别看好像担子里只是行李,可是行李里面还有观世音菩萨给师父佛门宝贝,那上面的气息,隐隐压制着他体内的妖气,虽然能让他更快的褪去妖气,但也严重影响了他的实力。

    若不是为了褪去妖气,得成正果,他又岂会答应挑担子,这挑担的活儿,师父是安排给猪八戒的!

    在流沙河上,他跟猪八戒打几十回合也是不分胜负,哪怕是观世音菩萨座下的惠岸行者,也奈何他不得。

    只是听说保护唐三藏去西天取经,可以让他得成正果,不再受苦难,他才从流沙河上出来投降的。

    他前世是玉皇大帝身前的卷帘大将,甚至见过镇元大仙的面,又岂能不知镇元大仙的恐怖之处?

    就算是观世音菩萨,也不如镇元大仙。观世音菩萨都能有手段制住大师兄,镇元大仙又岂能没有?

    这里面除了孙悟空,还有一个希望镇元大仙追上来,那就是白龙马。要是孙悟空不知道镇元大仙的恐怖,又岂能体现出他阻止孙悟空毁了人参果的人情之大?

    而且镇元大仙越是厉害,也越能让唐三藏知道,他去阻止孙悟空毁了人参果树是多的正确,让唐三藏对他更加的重视。

    唐三藏明明知道他是龙,可还是喊他白龙马,分明还是把他当做马!骑他的时候总是喊驾、吁什么的,他是龙,能听懂人话!

    平时还喂他草料,在城里或者村庄休息的时候,让人将他拴在马厩。要不是为了西行功德,为了四海龙族的大计,他早就翻脸了!

    忽然,本来低着头的孙悟空抬起头,看向万寿山的方向。金箍棒从耳朵里掏出来,变成趁手的大小,他浑身气势暴涨:“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