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点燃一支香,对着镇元大仙的袖口吹气,让香的烟雾飘进去。

    孙悟空他们还在那个空间里想着怎么出去呢,忽然闻到了一股香味儿,这香味儿让人迷醉。

    不好,这香味儿有问题!

    可惜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就连孙悟空也是很快就昏迷过去。镇元大仙再次一挥衣袖,唐僧师徒一行人全部出现在院子里,不过却都是昏迷着躺在地上。

    邱明瞥了一眼清风手里的香,连孙悟空都能放倒,这香很不一般啊。话说五庄观里为啥会有这种东西,这不是偷~香窃玉、杀人越货的“必备良药”么!

    “把他们都捆到柱子上,一会儿好好审问一番,再做惩罚!”镇元大仙脸色阴冷,原本是想交好唐僧师徒,尤其是孙悟空,但孙悟空太嚣张了!

    他想的是用几枚人参果来做人情,但没想过用所有的人参果,更没想到孙悟空还差点毁了他的人参果树!

    交好孙悟空很重要,但是人参果树更重要。因为有了人参果树,他就能交好更多的高手,甚至自己培养出许多高手。

    他这万寿山五庄观的道场中,最重要的就是这棵人参果树!

    邱明站在院子里,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留下。按说这属于五庄观的事儿,他是外人,应该回避。而且看到孙悟空狼狈的样子,势必要影响他跟孙悟空处关系啊。

    但是鞭笞孙悟空诶,实在是很想看,这时候只能化被动为主动。

    邱明拱拱手:“大仙,那个,晚辈还是回避一下吧。”

    “无妨,想看就留在这儿看,有外人在这儿,也能看看我五庄观处理这件事是否公正。”镇元大仙瞥了邱明一眼,他还想看看,邱明在这件事上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没办法,邱明出现的太巧了,恰好就是唐僧师徒到来之前,恰好又帮助了清风、明月,阻止了人参果树被毁。

    虽然说邱明一直都是帮着五庄观的,但这一切是不是算计好的?上清师兄不喜欢算计,玉清师兄才喜欢,可就是因为如此,上清师兄在封神的时候才吃了大亏。

    最主要就是邱明居然表现的很了解孙悟空,一个几十岁的修士,绝对不应该了解孙悟空才对,因为那时候孙悟空还在五指山下压着呢。

    既然镇元大仙说了,邱明也就没走,站在一边当个看客。

    孙悟空悠悠转醒,睁开眼睛,看到了面前清风小道童的脸,那脸上充满了愤恨,好像还有一些嘲弄。

    他正想发怒呢,你一个小道童也敢跟俺老孙甩脸子,却发现自己被捆在柱子上了。扭头一看,师父他们跟自己一样,哪怕是白龙马也被捆着呢。

    或许很多牛叉的妖怪需要给四海龙族面子,许多大仙、佛陀也要给四海龙族面子,但这里面绝对不包括镇元大仙。

    除非是多年不见的龙神出现,其余什么龙王、神龙王,镇元大仙都不在乎。

    他们的兵器、行李什么的就堆在一边,那金箍棒、九齿钉耙、降魔杖什么的虽然是上佳的兵器,不过还没看在镇元大仙的眼里。

    “唐三藏,你纵徒行凶,可有什么话说?”镇元大仙厉声问道。

    唐僧面带羞怯:“镇元大仙,这一切都是贫僧管教不严,贫僧愿一力承担所有罪责,还望大仙放过贫僧这几位徒弟。”

    邱明差点笑出声,唐僧这是什么脑回路啊,这事儿是你说扛就能扛的吗?在说冤有头,债有主,镇元大仙要是只选择处理你一个,那才是被其他仙佛笑话呢。

    果然,镇元大仙听了唐僧的话,面色不愉:“唐三藏,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他们?你就只有一个管教不严的过错吗?你的错我当然要惩罚,但是他们的错又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掩盖的!”

    “你们盗取我的人参果在先,想要毁掉我人参果树在后,还用法术迷~倒我的弟子逃走,见到我不但不知错,还想着反抗,这些罪行岂能轻饶!”

    “哼,俺老孙偷吃了你的人参果不假,但是你的徒弟冤枉我们多偷了一个,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辱骂我们,俺老孙后悔没砸烂你的人参果树!”孙悟空十分桀骜的说道。

    猪八戒一脸苦色,猴哥诶,你能不能不说了?都已经被抓了,服个软不行吗?当初被如来佛祖镇压五百年,怎么还没改改性子?

    白龙马倒是一脸坦然,他阻止了孙悟空毁掉人参果树,这点镇元大仙肯定是知道的,而且他不过就是带着唐僧逃走而已,因为他的责任就是驮着唐僧,所以实际上他没啥错,就算有惩罚,也不会很严厉。

    再说邱明站在一边呢,镇元大仙回来了,邱明还能在旁边看着,可见邱明跟五庄观的关系真的不错,一会儿肯定会为他说话,他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而且白龙马心里很清楚,他们这次西行取经是佛门的大事,镇元大仙不可能不知道。虽然说镇元大仙实力强横,地宗也是有着众多的散仙高手,但也没法跟佛门相提并论。

    惩罚是肯定会有的,但应该不会致命。不过也说不准,搞不好唐三藏又会轮回一世,那样他无非就是多等一些年而已,说不定下一次他就不会再是坐骑了,有可能变成护送唐三藏去西天取经的大师兄!

    听到孙悟空嚣张的言语,镇元大仙眯着眼睛:“给我每人先打十鞭子,让他们认识到错误再说!”

    听到镇元大仙的话,清风脸上带着狞笑,他取出了皮鞭,随手一挥,发出“啪”的一声。

    邱明瞥了一眼,啧啧,镇元大仙的道场平时都准备的什么?迷~~香,绑人的绳索,皮鞭……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呐!

    看看清风、明月那熟练的样子,平时定然是没少做这种事,反正第一次拿鞭子的人多半都无法甩响鞭子。

    还有那两位脸上的表情,狞笑中带着一丝兴奋,这要是放在国产抗战片里,妥妥的反派嘴脸,属于那种观众想要除之而后快的人!

    “唐三藏,你是师父,那就先打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