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嗷嗷~~

    邱明愣了一下,跑去了卫生间,看到在地砖上一边惨叫,一边疯狂甩动身体的道具。道具身上湿哒哒的,卫生间里道具能够到的水貌似只有……马桶!

    邱明往后退了两步:“道具,别甩了,你怎么还跳马桶里了?”

    道具一脸的委屈,我要上厕所,那马桶那么高,我跳上来了,哪知道边上那么滑啊,说的好像我想跳进马桶里似的!

    “好啦,别委屈了,我给你洗洗澡吧。”邱明打开热水器,又拿出来一个盆,让道具站进去。

    热水冲刷在身上,道具舒服的眯着眼睛,邱明倒了一点没有香味儿的沐浴液,开始给道具洗澡。

    别人家的狗可能特别烦洗澡,甚至害怕,但是道具却一副享受的样子,背上揉搓完,道具还自己翻了个身躺下,让邱明给它搓搓腿和肚皮。

    喜欢被挠肚皮,这点道具跟普通的狗一样,如果道具现在会说话,嘴里蹦出来的两个字一定是好爽!

    给道具用清水冲干净,邱明打了个响指,道具的毛上就冒出许多的水汽,不一会儿身上的毛发就都干了。然后道具自己蹲到门口,一副等着出门的架势。

    “好吧,带你出去转一圈,最多半个小时啊。”爸妈还在修炼秘术呢,邱明没有去打扰他们。

    轻轻开门,带着道具下楼了。到了楼下,道具又开始撒欢。先是照例在门口的两棵树根出撒了尿占地盘,然后用爪子刨了个坑,蹲在上面。

    邱明一挑眉毛,狗居然也刨坑上厕所,道具这又是跟哪只猫学的吧?

    不过这样也挺好,比较干净,还能给大树当肥料了。别说,门口这两棵树确实比其他的树长得更好。

    “来人啊,有医生没有,有懂急救的没有?这有个大爷晕倒了!”有人大声喊道。

    许多人呼啦一下就围了过去,可是里面一个医生都没有,也没有懂急救的,就是来看热闹,其实这对病人更不好,缺氧啊。

    邱明推开人群:“我来看看吧。”

    “你?你是哪个医院的,毕业了吗?你知道这老大爷得的什么病?小伙子,我已经打了120,你还是等等吧,万一出点啥事儿,再赖上你。”

    一个大妈好心的劝说,主要也是看邱明很年轻,觉得邱明没经验,搞不好不但没能救人,反而还把自己搭进去。

    虽然住在这个小区的人都不差钱,但有钱人也未必就有素质,而且一般索赔都是按照身价来的,据算不差钱,也会感觉到憋屈。

    “我还是先看看吧,大家也稍微退后几步,有人认识这个老人吗,知道他有什么疾病史吗?”邱明大声问道。

    “不认识啊,不过一般老人无非就是心脏病、高血压什么的,你不是医生么,自己判断啊。”有人喊道。

    邱明白了那个喊话的年轻人一眼,不知道你喊个毛线啊。他蹲在老人身前,将老人的右手腕抬起来,自己三根手指搭在上面。

    旁边围着看的那个小伙子愣了一下,这哥们儿逗呢,你这是在号脉?倒不是他不认可中医,事实上确实有许多疑难杂症西医没搞定,都是中医治好的。

    可是中医因为用到的检测仪器更少,多半都要靠着经验判断。就说一个脉象,要是没有足够的经验,普通人最多就能知道强弱而已,能判断出什么病吗?

    原本他看邱明信心满满的样子,以为邱明有两下子呢,现在看来,这是逞能啊!

    邱明还掰开老者的嘴,看了看舌苔,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老者的脸色,然后松了口气。这不是什么大病,用西医的话来说,就是低血糖晕倒而已。

    低血糖这个一般事情不大,但如果不够重视,也有挂掉的。就像现在他们等着医院的救护车来,那么老者的病情就绝对会加重,小病变大病了。

    邱明本身擅长炼丹,了解药性,自然也知道什么药对老者的症。不过现在去弄药也来不及,他只能用别的办法了。

    邱明可是看过《天医书》的,上面不但记载了许多药方,还有一些治疗的手段,比如针灸什么的。

    邱明不会针灸,也没有金针、银针什么的,但是可以用真气来代替。

    他拇指与食指捏在一起,像是捏着什么东西一样,快速的在老人几处穴位上刺了一下。而且他还渡过去一点灵力,可以帮助老者更快恢复。

    大家就看到邱明用手在老人身上快速的按,许多人觉得邱明根本就是胡闹。老人都昏迷了,你扒开嘴唇就算了,现在还在老人身上乱按,这不是开玩笑么!

    “诶诶诶,你干什么呢,在老人身上戳来戳去的,你到底是不是医生?”那个年轻人问道。

    邱明瞥了那个年轻人一眼:“那么你是吗?要不你来救他?不懂的话就先闭嘴,我不会拿人命开玩笑。”

    要不是觉得那个年轻人也算是好心,邱明可得理会。他不认识这个老人,但是治病救人,也算是善举。

    行善举,结福缘,邱明对这个十分看重。更何况自小的三观就告诉他,如果遇上这种人命关天的事儿,自己又有能力帮助,当然是要帮一把。用修士的话来说,遇上了就是有缘。

    年轻人不吭声了,但是脸上还是充满了怀疑。旁边围观的人也是议论纷纷,都不太相信邱明。

    邱明最后一掌拍在了老人的胸口,旁边人都发出了惊呼声。这小伙子干什么呢,不是治病救人么,怎么还打人呢?

    他们也不是没见过心脏复苏什么的,课没有用巴掌拍胸口的啊。就在许多人想要谴责邱明的时候,就看到老人嘴里发出啊的一声,睁开了眼睛。

    “大爷,你没事儿吧,你有什么病,我爸那有速效救心丸你需要吗?”

    “我没心脏病啊,也没高血压什么的,倒是血压有点低,还有点低血糖。我刚才是昏倒了吗?”老人扭头看到站起来的邱明,“小伙子,是你救了我?谢谢啊。”

    “救护车来了,你要是不放心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我走了。”

    邱明刚挤出人群,就看到刚才那一直不断质疑他的年轻人凑到他面前:“哥们儿,哥们儿,先别走。那个,你懂中医?是中医世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