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愈看着面前的钟馗,一脸的懵逼,怎么回事,名册上的图像不是这样啊?他甚至都直接省掉了口试的环节,因为他坚信钟馗配得上状元。

    当然皇帝也同意了,这是对韩愈他们的信任,而且皇帝也打算召见一下钟馗,看看这个被韩愈如此推荐的才子,顺便也来一次君臣问答,这是唐朝皇帝很喜欢的一个项目,被史官记载下来,将来也能成为一番美谈。

    韩愈如此做,也是为了防止卢杞干预皇帝的决定,要是选三五个人到皇帝那里,让皇帝亲自点状元,你说让不让卢杞的侄子去?去了的话,有卢杞帮忙,钟馗真有可能只能成为榜眼了。

    这次韩愈叫钟馗过来,本来是想跟钟馗交代一下面见皇帝的事儿,比如皇帝可能问到的问题,还有就是礼仪什么的。

    可他没想到,钟馗竟然长这样,这绝对不是他心目中的状元样子啊!

    “钟馗,你怎么没刮胡子!”

    钟馗有些尴尬:“大人,学生不是不刮胡子,而是这胡子挂掉之后就会长出来。而且学生之前眼睛、嘴巴、鼻子、耳朵什么的都不是这样的,是因为学生得了一种怪病,遍寻名医,也无法医治。”

    “若是大人不信,学生就当着大人的面刮掉胡须,不出一盏茶的时间,就会重新长成这样。不过大人选学生当状元,是看中了学生的才华,而不是学生的样貌吧?”

    韩愈叫人拿来剃刀,钟馗当着他的面刮掉胡须,他还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怪病呢,内心自是不信。可是不出一盏茶,钟馗还真的重新长出来的满脸的胡子!

    韩愈目瞪口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叫来几个大夫,也都说钟馗没病。这要不是病,那就是中邪了,可是钟馗说道观、寺庙也都去过了,还能有啥办法?

    而且钟馗刮了胡子,其实长得还是非常丑,他也只能选择接受了。只是韩愈的心里,却有了不好的预感。

    ……

    在金殿门口等候的时候,钟馗就收到了许多奇怪的眼神,那些金殿门口站岗的殿前侍卫一直在不断的瞟他。

    钟馗眼观鼻,鼻观心,他要镇定,他已经是状元了。即将迈入仕途,施展他的抱负!

    皇帝也看过钟馗的答卷,对钟馗本身也非常满意,但是见到第一眼的时候,他差点从龙椅上掉下来!

    这个丑逼是谁?钟馗?这就是我们大唐的新科状元?

    虽然他从来没说过状元一样要英俊潇洒,但也不能丑成这样吧?起码也应该能看才行啊。

    钟馗看到皇帝的表情,心里就咯噔一下,难道说皇帝真的会因为他的相貌而对他不喜?不过没关系,他会用自己的才干让皇帝知道,自己成为状元,是因为有真才实学,绝对能帮助大唐变得更加强盛!

    不过大殿中还是有许多声音传入了钟馗的耳朵,所有的声音都在讲述着一件事,那就是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丑的人!

    “相貌如此丑陋之人,如何能成为我朝的新科状元?这次的考试,你们是怎么把关的!”皇帝十分不悦。

    之前皇帝选择的状元,虽然不是相貌各个都英俊非凡,但也没有这么丑陋的啊,怎么到了我这儿,就要选择一个丑男?

    此时在大殿的角落,有个人站在那里,可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那就是邱明。邱明跟来看看,是否在大殿的时候,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钟馗真的是自己想死吗?

    不过看到钟馗果然被皇帝丑拒了,邱明也替钟馗感到悲哀。一旦钟馗成为状元,凭借他的才干,将来当上宰相也不难。

    而那时候,靠着治理天下,绝对能获得不少的功德,将来再稍微提一下天魁星君,肯定还能得到不少的香火。

    可是如果死了,这一切就都是空谈!

    听到皇帝这句话,韩愈马上出来跪下:“皇上应该听说过,晏婴身高三尺,却成为齐国的相国,周昌是口吃,一样能辅佐汉室,子羽很丑,却能被孔子多次称赞,人之优劣不在相貌,而在才华,望皇上三思。”

    皇帝想了想:“韩爱卿说的有道理,但我朝太宗皇帝时期,十八学士各个相貌英俊,若是我选择了他为状元,岂不是被天下耻笑,说我不识人才?”

    别人能找出来十八个帅哥,到我这儿一个都找不到?这可比独眼、口吃眼中多了。

    本来钟馗成为状元,卢杞已经放弃了让侄儿成为状元的意思,可看到钟馗面貌如此丑陋,满朝文武也都议论纷纷,加上皇帝对其也不满,他觉得侄儿的机会来了!

    “皇上,且听老臣一言。金科状元需内外兼修,状元是要在长安大街上走一圈的,让百姓见到如此之人成为状元,岂不是有失我朝威严?今科考生三百余人,进士也有三十人,难道还选不出另外一位状元之才了?”

    在卢杞的示意下,许多大臣也都跪倒在地:“我等也认为应另选状元。”

    韩愈只是一个吏部侍郎而已,怎么能比得上卢杞这个宰相的权柄?而且韩愈也知道,钟馗哪怕是瞎了一只眼睛,都比现在的样子好看多了。

    其实看到钟馗第一眼的时候,韩愈也有些觉得难以接受。虽然不应以貌取人,可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呢?

    这样的人如何外放当父母官?去了地方,如何体现朝廷的威严?别人会觉得朝廷的官员面似恶鬼,百姓还会愿意相信朝廷吗?

    “韩爱卿,大家的意思你也看到了,不是朕一个人如此认为。这次进士的名单,你回去再好好斟酌一番,重新选择一位状元,或者干脆让榜眼递补,让钟馗当个第四名吧。”

    皇帝连三甲都不想给钟馗,这让钟馗内心的失落之情更重了。他寒窗苦读,好不容易高中状元,而且都已经贴出榜单。

    他都写了信请人送回家乡,让妹妹提前知道,现在突然说撤掉他的状元头衔,原因竟然是因为他的长相,他又岂能服气?

    他变成这个样子,也不是他愿意的啊,可是他的才干不是假的,凭什么就不能当状元?

    越想越气,跪在地上的钟馗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猛然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