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从终南山落下,他都没问钟馗的妹妹在哪个村子,掐指一算,就确定了。算钟馗他很难做到,但是算一个普通人,轻而易举。

    一条小河边,有一个年方二八的少女正在洗衣服,此时已经九月份,天气很冷,少女穿的也不是很厚,衣服上甚至还有一些补丁,看得出来家境贫寒。

    邱明撇撇嘴,钟馗就这还说照顾的妹妹很好呢?邱明可是记得,钟馗虽然穿的不是很好,但是一个补丁都没有。

    既然能够借钱赶考,也有信心考中,为什么不多借十两银子,让妹妹这段时间生活不至于如此辛苦?

    邱明不太理解钟馗的想法,不过这也不算是大事儿,他慢慢走过去,轻声问道:“可是钟藜姑娘?”

    钟藜手中的木棍吓得掉了,她马上转身站起来,怯怯的看着邱明:“你,你是谁,想干什么?”

    邱明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姑娘别着急,我叫邱明,是受钟馗贤弟所托,带你去找杜平。”

    “你认识大哥和杜大哥?可是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钟藜一脸的怀疑,该不会是那位派人来骗她的吧?

    邱明掏出钟馗让他带来的方巾,要不是邱明去的早,恐怕就被官府的人收走烧掉了。

    看到方巾,尤其是上面那熟悉的图案,钟藜有些相信了邱明。不过刚才邱明说的话,却让她一头雾水。

    为什么大哥托邱明来带我去找杜大哥,怎么不去找大哥呢?

    “邱大哥,我大哥呢,为什么他没回来,可是没有考中?”钟藜脸上有些担忧,以大哥的脾气,若是没能高中,肯定是没脸回来吧。

    正说着呢,有个衙役骑着马赶过来,见到钟藜,就高声喊道:“钟藜姑娘,恭喜恭喜,另兄钟馗高中金科状元,你们钟家要发达了!”

    说着还看向钟藜,他接到信鸽就抢着来报信,倒不是为了喜钱,钟家穷成这样了,钟馗又没回来,哪儿来的喜钱给他。

    他就是想在钟藜面前露个脸,将来钟馗回乡的时候,提上那么一句,他就肯定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钟藜一听衙役的话,脸上马上露出狂喜之色,大哥中了状元,那不是能当大官了!难道是大哥被派去了偏远的地方做官,所以才让这位邱大哥接她去找杜大哥?

    邱明从身上“摸”出一个金豆子,丢给那个衙役:“我代钟馗贤弟赏给你的。”

    衙役大喜,没想到还有钟馗的朋友,这个金豆子分量可不少,绝对是意外之喜。衙役千恩万谢的离开后,邱明脸上有些为难之色。

    钟藜听到钟馗中了状元是多么的开心啊,可要是知道钟馗死了,不知道会不会晕过去。任何普通人经历这样的大喜大悲,恐怕都受不了,更何况钟藜这个年纪在现实世界还上中学呢!

    钟藜好奇的看着邱明,怎么回事,我大哥高中状元,为什么这个邱明看起来一点都不开心呢?难道这人真的有问题?那么这个方巾是从哪儿来的?偷的吗?

    “钟藜姑娘,我说一件事,你要坚强一些。钟馗贤弟死了,撞柱自尽了。”

    钟藜俏脸寒霜:“邱大哥,莫要拿这种事开玩笑。说吧,为什么我大哥让你带我去找杜大哥,你到底是什么人?”

    邱明就将钟馗的情况说了,可是钟藜根本不相信。她大哥怎么会得这种怪病,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种病的。

    可是她忽然愣住了,因为她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些画面,画面中就是她大哥变成了一个豹眼环目,血盆大口,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然后撞柱而死。

    这是什么情况,她为什么会看到这些?这个人会妖术!

    钟藜步步后退,甚至想要转身逃走了。她却看到邱明忽然飘到了半空中,像是传说中的仙人一样。

    “钟藜,你觉得我这样需要骗你吗?骗你我能有什么好处?我可是刚从长安飞回来的,或许过几天,你大哥会回来找你。”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大哥是状元,官府的人都来宣布了,怎么可能被换掉?”钟藜还是无法接受这件事,或者换做任何人都无法接受吧。

    邱明叹了口气:“钟藜,你先回家吧,我就在你家门外守着你,或许明天就会有信鸽飞回来,告知你大哥自尽的消息。”

    钟藜拿着衣服回家了,一路上遇见了许多人跟她打招呼,都是满口的恭喜,现在全村人都知道钟馗中了状元,钟家要发达了。

    之前他们虽然没有为难过钟家,但是也没怎么帮过,现在赶紧过来拉点关系,希望钟馗回来的时候,能够给他们一些好处。

    可是他们发现平时对人很热情的钟藜,此时却一点笑容都没有。这是咋啦,钟馗都中了状元,怎么反而不高兴呢?

    就算之前钟家欠了别人上百两银子,可是听说状元每次都能拿到许多赏赐,最少都是百两黄金,还担心这百两银子的账?

    哐当!

    钟藜关上院门,将那些相亲都关在了门外,许多人开始不高兴了。

    “哟,这钟馗小时候还吃过我做的大饼呢,现在高中状元,就不理人了,啧啧~~”

    “谁不说是呢,那时候钟家兄妹没饭吃,我可是给过他们一些菜的,这么多年,我跟谁说过?现在打个招呼,居然都当没听见!”

    “哼,人家现在是状元之家了,哪儿还会理我们这些穷乡亲,估计很快就要搬走了,去享受荣华富贵了!”

    几个妇人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一股酸劲儿,以为钟藜听到这些会打开门,请她们进去喝点水啥的,结果钟家的房门还是紧紧关闭着。

    “呸,我看当官了也是个短命鬼,不知道哪天就被皇帝砍了头!”有个尖酸的妇人骂道。

    钟藜猛然拉开院门:“你说谁短命鬼呢?你说谁呢!”

    平时十分文弱的钟藜忽然发火,这让那妇人感觉很没面子,但是她刚想反驳的时候,却被旁边几个妇人拉住了。

    就算人家钟馗是短命鬼,但是衣锦还乡的时候,还收拾不了你?

    那妇人只能离开,但走的时候,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她们都没看见,钟藜关上家门之后,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她想清楚了,邱明确实没必要骗她,而且这种谎言很容易就被戳穿,那么大哥真的因为得了怪病,被皇帝嫌弃,从而撞柱自尽了?

    她了解大哥的脾气,大哥真的能做出来这种事。

    难怪大哥会托这位来接她去找杜大哥,这是将她托付给杜大哥了。不过在没确定大哥死掉之前,她是不会跟邱明走的,她此时内心虽然已经相信了八成,但还是有一些希望,刚才这些事情都是假的。

    啊~~

    钟藜忽然发出一声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