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靖打马狂奔着离开,那些抬花轿的直接扔下娇子,这时候还是命要紧,那几个衙役也跟着逃走了,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原本还有许多看热闹的人呢,尤其是村里的一些妇女,她们对钟藜是十分嫉恨,凭什么钟藜就能嫁给王靖,她们就只能嫁给村汉?

    王靖虽然不是官,但也是吏,否则也不可能带着几个衙役过来。更何况王靖家境殷实,她们觉得做妾也挺好,只可惜王靖根本看不上她们这样的庸脂俗粉。

    邱明没有去追王靖,而是放出一股气势惊走所有人后,进入钟家。

    ……

    在邱明离开之后,钟藜就在家等消息,她还是希望大哥能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最好是身后还跟着杜平大哥。

    可惜这只能是奢望了,因为很快她就接到了官府派来人通知,大哥在金殿撞柱而亡。那个邱大哥没有骗她,大哥真的是自尽了。

    衙役喊她出去,她想到邱明临走交代的话,没有开门,朝廷的抚恤,她根本不想要。而那个王靖很快就来了,不但带来了一些衙役,居然还让人抬着花轿,要让她做妾。

    当初王靖想要娶她为妻,她都不愿意呢,现在又想让她作妾,她岂能同意!她知道家里欠着对方的钱,但这是趁火打劫。

    那些人砸门,翻墙,她当时吓坏了,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昏死过去。不过看到那些人似乎用尽办法都进不来后,她放心了许多。

    邱大哥可是仙人啊,说是她不出去,对方就进不来,果然如此。只是外面那些人说话太难听了,不只是王靖和他的家丁,还有许多村妇的污言秽语。

    就在她要忍不住,决定干脆一死了之的时候,邱大哥回来了,一句话就惊走了那些恶人。

    “邱大哥,你回来了,我大哥呢?”邱大哥不是说大哥可以成为鬼神么,那大哥既然已经成神,为何还没回来?

    “钟藜姑娘,你别着急。你大哥已经被玉皇大帝册封为驱鬼将军,他要招揽鬼卒,建造府邸,加上还要适应一番,很快就能回来找你,将你嫁给杜平。”

    其实钟馗现在招揽鬼卒什么的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要赶紧闭关修炼一番。虽然说钟馗拿回了前世的修为,但如今已经是鬼体,自然要修改一下修行之法,还要适应一下暴涨的力量。

    邱明临走的时候提醒了一下钟馗,不要去报复那皇帝了,归根结底,钟馗是被别人暗算了,而且皇帝如果被杀,牵扯的因果太大,一旦造成生灵涂炭,钟馗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相信钟馗此时应该已经冷静下来,等修为稳定之后,就会马上赶回家,毕竟这里还有让钟馗牵挂的人,一世兄妹之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割舍的。

    钟藜听到邱明的话,脸上表情有些娇羞,她听到大哥是被玉皇大帝册封的,那还真不是坏事。

    给人间的皇帝当官和给玉皇大帝当官,当然还是后者更好。大哥现在应该算是神仙了吧,将来说不定还能建庙立碑呢。

    “对了,这几天你还是先呆在家里,不要出来。我就住在附近,要是有谁来打扰你,你把这个用力摔碎在面前就好。你害怕?那我让小倩留下陪你好了。”

    邱明给了钟藜一枚玉符,他不适合呆在钟藜家里,而且为了更加稳妥,邱明还让小倩住在了这里。

    当邱明说小倩是女鬼的时候,钟藜开始是不相信的,鬼都是阴森恐怖的,哪儿有在大白天还能出来的,肯定是邱大哥在开玩笑。

    但小倩承认自己是女鬼之后,钟藜就笑不出来了,她虽然觉得小倩长得不可怕,可内心还是有些害怕,不敢接近小倩。

    只是看到小倩居然也会飞,还会许多法术之后,也知道有小倩的保护会更加的安全。

    邱明离开钟家,飞到王靖的家里,看到王靖正在一个小妾身上发~泄呢。王靖此时非常的紧张,靠着吃药才能抬头。

    他怎么都想不到,钟藜竟然会得到神仙的庇佑,早知如此,他绝对不敢带人去围着钟家。或者说发现钟家有古怪,根本进不去的时候,该转身就走的。

    那神仙不会来找他麻烦吧?他会不会死?

    忽然他耳边听到有人在说话,说钟家欠他的钱,放在房间门口了,要是以后再敢去骚扰钟藜,必然要他后悔终生。

    “谁,谁在说话?”王靖大声问道。

    小妾一脸的疲惫,但还是说道:“老爷,没人说话啊。老爷,老爷你干什么去,你还没穿衣服呢。”

    王靖一把拉开房门,看到房门口放着一把金豆子,绝对比钟家欠他的钱多,难道是仙人替钟家还钱来了?

    他暗暗松了口气,还好仙人还是讲理的,也还好他没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儿,否则现在他定然凶多吉少。

    其实不说钟馗那时候可能当大官,就说钟藜的长相,也让王靖心动不已。可以说在终南山附近,他就没见过比钟藜更漂亮的女孩儿。

    只可惜这个钟藜注定与他无缘了,自己哪儿不够好了,长相、家世哪儿不比杜平强?唯一他跟杜平不同的,可能就是他岁数稍微大了一点,还娶了两房小妾。

    “老爷,快披上衣服,诶呀,哪儿来着这么多金豆子!”小妾双眼放光,这么多金豆子,她能买多少漂亮衣服啊。

    王靖将金豆子拿了一颗递给小妾,其他的都收到自己的钱袋里面。王靖正要继续跟小妾运动的时候,却听到管家在门口喊道:“老爷,快点穿衣服吧,县令大人说县里发生了大案子,要你赶紧去县衙呢。”

    草,心情刚好一点,又被毁了!

    王靖很不情愿的穿衣服,可这时候他却发现,因为他喝了药么,现在根本下不去。这个样子怎么见县令啊,而且也根本不能骑马。

    没办法,只能让人准备马车,希望到了县衙的时候,能够低下头去吧。抬不起头他烦,可是现在抬头低不下去,他更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