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令看着面前的一具尸体怔怔出神,这个人的死相太恐怖了,这是人做的吗?

    仵作说这个死者像是脱~阳而死,但脱~阳而死有这么恐怖的吗?怎么他觉得这个人浑身像是血液都被吸干了呢?偏偏还一个伤口都没有!

    县里其他官吏都来了,只有一个王靖没来,这让县令非常的不高兴。而他不知道的是,王靖此时就在县衙旁边一条巷子里的马车上,马车还在晃动呢,里面传来靡靡之音。

    过了许久,马车才停止晃动,王靖下车的时候,膝盖一软,差点就跪在地上。但还是强撑着站起来,快步跑向县衙。

    “大人,学生来晚了。”

    “哼,你还知道来!看看吧,这件事你有什么头绪?”要不是想到王靖的族中有个当京官的,而且平时对他也颇为孝敬,还认他做老师,他早就把王靖这种小吏革职了!

    王靖看到这个像是干尸一样的男人吓了一跳,又看到县令脸色非常不好,他咬咬牙:“大人,学生肯定会捉住这个凶手!”

    “是吗?你要是能捉住这个凶手,今天的事儿我就不管了。要是捉不住,别怪我不客气!”

    县令走了,王靖松了口气,他忽然发现仵作看他的表情非常惊恐,他低头一看,发现裤子又起来了,赶紧转身往外走。

    仵作都惊呆了,王公子居然还有这种癖好,去年那个盗尸案该不会也是王公子做的吧,想想真是不寒而栗!

    ……

    邱明从王靖家离开,路过县衙上空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妖气,难道说还有妖敢隐藏在县衙里面?

    他飞下来看了一眼,这股妖气是从一个尸体里面传出来的,这尸体分明是被妖精吸干了阳气而死。

    那么说,这就是一个作恶的妖精,捉住或者杀死之后,都能得到不少功德。反正这几天也要等待钟馗,顺手捉个妖也不错。

    邱明掐指一算,算不出那个妖怪是谁,也算不出在哪儿,不过却算出了地上躺着的这个尸体是从哪儿出现的。

    邱明飞到一处山脚下的小路旁,死在了这里,那么这个妖怪很有可能就在这座山上。

    终南山一直都是有名的仙山,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害人的妖精,看那个男人的死相,应该是个女妖精没错了。

    仔细的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之后,邱明慢慢的往山上走去。可是一直走到山顶,又走了下来,却什么都没发现。

    这妖怪也会隐藏起息,邱明也没有这妖怪身上的东西,想要卜算也做不到。他将九色鹿唤出来,希望可以借助九色鹿感受气息的能力,找到那个妖怪。

    “邱明,你叫我出来玩吗?都是一些干草,就没有青草吗?”九色鹿发现周围都是干草丛,有些失望,干草不好吃啊。

    “九色鹿,帮我找一下,附近有没有妖精的气息。回头我带你去吃新鲜的水果,这草你没必要吃。”

    邱明有时候也觉得有些好笑,九色鹿怎么说也是神兽了,实力跟邱明差不多,肯定早就能辟谷,却偏偏跟道具一样,是个吃货。

    九色鹿的年纪换算成人类的,应该还是小孩子,邱明相信它会慢慢成长的。再说只是喜欢吃点水果,也没啥难的,邱明养得起。

    九色鹿左右转了两圈,冲着邱明摇摇头:“没感觉到啊,有可能是我们来晚了吧。”

    邱明皱着眉头:“那我带你去看看那沾着妖气的尸体吧,一定要找到这个妖怪,肆意的害人,我要除掉她!”

    当邱明骑着九色鹿再次来到县衙的时候,却发现县衙在升堂,县令正在审问一个女人,一个浑身伤痕的女人。

    “你学了妖法,害了刘三的姓名,招是不招?!”县令拍着惊堂木,一脸的狰狞,在他的左手边,站着一脸得色的王靖。

    王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抓住妖怪的,但是没关系,想要交差还是很简单的,找个替死鬼就行了。

    他带人去抓了家里一个侍女,绑到了衙门这里,上来就是一顿板子,他打算来个屈打成招。

    昏庸的县令也赞成了他的办法,辖区发生命案,他要是能第一时间破掉,那就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王靖不是说了么,这个女人无父无母,无依无靠,就算是屈打成招了,又有谁会为其翻案呢?

    邱明眼睛里满是寒霜,这些人对付不了妖精,抓不到杀人凶手,他能理解。但是随便抓了一个女人,然后屈打成招来结案,这让他格外愤怒!

    九色鹿去感受那个尸体上妖精的气息了,邱明则直接现出身形,出现在公堂之上。

    “你,你是谁,竟敢跑到公堂之上,不知道本官可治你一个大不敬治罪吗?”县令非常生气,怎么他一个恍神,公堂上就冒出来一个人,那些衙役都是干什么吃的!

    王靖也吓了一跳,这人怎么忽然出现了?而且他发现这个人的身形和穿着看着有些眼熟,像是那个出现在钟家上空飞着的神仙!

    “大不敬?你这样的草菅人命的官,我凭什么要敬?这个女孩怎么可能是杀害了那个青年的妖精,这点判断都没有,你还当什么官?”

    “还有你,这个主意是你出的吧?你们两个,罪无可恕,自己去知府那里领罪吧。如果想跑,别怪我不客气!”

    邱明说完,一挥手,地面就出现一个大坑,那些想要冲上来的衙役都吓瘫了。而县令更是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去,这是人吗?

    他随后看到邱明一挥手,那个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女人身上的伤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转,这是神仙手段啊!

    “你走吧,谁也不敢拦你。”

    “多谢大仙,可是小女子走了能去哪儿呢?”女人一副无助的样子。她什么都没有,以后怎么生活?

    “那你去钟家吧,钟馗家知道在哪儿吗?去了在那呆着吧,以后让杜平安排你。”

    九色鹿这时候也回来了,走到邱明身边,一脸的自信:“我知道那个妖精的气息是什么样了,我们去找吧,肯定能找到。”

    县令和王靖都是一脸呆滞,那个突然冒出来的浑身彩色的鹿是怎么出现的,还有那个人居然骑着鹿飞走了!

    不管这些了,还是跑吧,仙人应该没空盯着他们吧?只是他们都没注意到,房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只小鸟,一直在盯着他们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