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桥上,孟婆已然在熬着汤,一个很大的汤勺在一口黑锅里面搅动着,汤水散发着古怪的味道,这味道很难形容,但是对那些鬼魂,却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一排长长的队伍在桥上等候,他们都是要投胎去的,不过他们中许多都不知道,可能他们这次投胎不会再是人了,而是牲畜什么的。

    还有许多鬼魂在议论,这次投胎之后,要回到之前的家里去看看,每个死亡之人,都有一些难以舍弃的牵挂,或者是人,或者是事儿。

    “你是哪儿的?长安的?诶哟,咱们俩是老乡啊,我死了三十六年,你呢?”

    “你也是长安的?还真是老乡,不过我已经死了五十二年了,在地狱这些年,真是太难熬了。许多人说生不如死,他们恐怕不知道死了会更惨吧。”某个鬼魂心有余悸的说道。

    地狱十八层,每一层都有一种酷刑,为了赎他们前世的罪孽。如果前世是善人,那么就好说了,不但不会受到任何惩罚,还能选择一个好人家投胎,一出生就能享尽荣华富贵。

    要是死之前是一些大恶之人,那么你惨了,据说还有一个鬼死了已经八百多年,可是每一层地狱都要承受百年,现在还不能投胎呢。

    这两个鬼魂也是生前没做过什么好事儿,坏事虽然不能说做尽,但也做了不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不过这两人现在都可以投胎了,一脸的欣喜,甚至其中一个还想他生前埋藏了一笔宝藏,等长大后,直接去取出来,就可以继续享受荣华富贵了。

    这一世大不了最后做一些善事,让自己下辈子死后不会再承受这些痛苦,地狱的酷刑,没有鬼魂想再一次享受。

    “诶,给我一碗汤干什么?”一个鬼魂一脸好奇,鬼魂可是不吃东西啊,还有这是什么汤?

    “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投胎的时候,灵魂要穿过一个通道。喝了这碗汤,可以保护灵魂不受损,否则下辈子你想变成白痴吗?”有鬼魂说道。

    “这样啊,那我可得赶紧喝了,老天爷,啊,不对,阎罗王保佑,让我能够投身一个富贵之家,最好是成为太子!”

    一仰头,一碗汤喝干,那个鬼魂双眼变得有些呆滞,跟在其他鬼魂后面,慢慢的走向转生池,他已经忘了他的太子梦。

    忽然鬼魂的队伍有些散乱,因为那些鬼魂都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威压,他们看到一个满脸大胡子,一身煞气的鬼魂走过来,都赶紧闪到一边,生怕自己在投胎前被弄死。

    “驱鬼将军怎么有空来老身这里,是想要一碗汤吗?”孟婆满脸皱纹,但是双眼却极为灵动,这双眼睛,根本不该出现在这张面孔上。

    “我来看看而已,孟婆,玉皇大帝允许我统领三千鬼卒,我看你手下这几个就不错。”钟馗大声说道。

    不远处一些鬼差眼神都露出惊讶的神色,鬼王钟馗居然跟孟婆要起冲突了,这事儿赶紧告诉他们的主子去。

    一些鬼差不动声色的悄悄离开了,但是他们都没发现,钟馗与孟婆并没有动手,只是孟婆周围几个鬼差将钟馗他们围在中间了而已。

    “孟婆道友,是我。我想要孟婆汤的方子,或者是类似的药方、丹方,你需要什么可以提出来,我看看有没有。”邱明忽然从钟馗的身后冒出来,同样出现在那些小鬼的中间。

    孟婆看了邱明一眼,又看了看钟馗,这个人看起来不像是钟馗的护道者啊,她倒觉得两人好像是朋友一样。

    那个人曾为钟馗力敌判官,钟馗居然也愿意帮助他偷偷过来,两人关系肯定不一般,她其实更好奇邱明的身份背景。

    “老身说过,孟婆汤对你无用,不过类似的药方,老身倒是有。老身只有一个条件,或者说是需要你一个承诺,将来老身成道之日,需要你帮助的时候,你不能拒绝。”

    邱明愣住了,他想过孟婆会有一些要求,或许要求还会很苛刻,但没想到竟然是这个要求。

    孟婆需要邱明的一个承诺,而这个承诺,不是那么能够轻易答应的。孟婆已经是鬼仙,她口中的成道,肯定不会其他修士口中的成仙。这个成道,最少是从金仙到大罗金仙。

    孟婆是有什么把握,认为自己将来能够成道?而且孟婆为何认为,邱明将来能够帮到她?

    邱明现在连人仙还未达到呢,孟婆何以如此看好他?还是说孟婆只是广撒网,为将来做多一手准备?

    “如果对我来说非常危险,我也必须帮忙吗?”邱明追问道。

    “当然是在不危及你性命的情况下,也不会影响你的道。但你一定要亲自出手,这点不能变。”

    钟馗也好奇的看着孟婆,又看了看邱明,难道说孟婆知道邱明的传承?知道邱明未来一定能帮到她?那么邱明的师父或者父母到底是谁,为何他对邱明之前没有一点印象?

    “好,若是你这药方对我有用,将来我有能力帮到你,决不推辞!”邱明稍微添加了两个条件,要是将来孟婆成道之时,邱明没有能力帮忙,那他不会傻呵呵的过来送死。

    孟婆忽然抬起手,一掌印在钟馗的胸口,只见钟馗身上气势猛地一涨,迅速回了一拳。

    小鬼们散开了,大家看到不远处正走过来的阎罗王,而邱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消失了。

    “钟馗将军,孟婆,大家都是地府同僚,有什么事儿还是好好说比较好,何必动手呢?”阎罗王笑呵呵的劝说道。其实阎罗王内心巴不得这两人分个生死呢,那样一来,他就有机会接收对方的势力了。

    钟馗一脸寒霜:“哼,孟婆,今天的事儿我记住了。你手下这些鬼卒,真以为我稀罕?”

    阎罗王看着钟馗离去的背影,转向孟婆:“孟婆,怎么跟钟馗起了冲突,他是什么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犯不着招惹这个家伙,不如今天到我那里坐坐,我们喝杯酒,聊聊天?”

    孟婆低头继续搅动着汤锅:“老身多谢阎罗王好意,不过老身还要忙着熬汤,这些鬼魂都等着投胎呢,不好耽误,阎罗王慢走。”

    阎罗王一脸尴尬,叹了口气离开,不过他脑海里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孟婆刚才真的跟钟馗起了冲突吗?钟馗为何要来招惹孟婆,是故意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