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鬼门关出来,邱明才现出身形,孟婆的那一掌看似打在了钟馗的身上,但实际上却是为了将一枚玉符塞进钟馗的衣服里。

    现在这枚玉符,在邱明的须弥戒指里面。邱明大概看了一眼,这个药方真是一个天才的想法,虽然不是丹方,却有着不下于丹药的效果。

    只是许多药材不是那么好得到的,毕竟是作用于灵魂的药材,这在三界都是非常珍惜的。

    “邱兄,我打算派下属去将杜平接回来了,让他尽快跟我妹妹完婚。”

    “恭喜恭喜,我等着你的好消息。”邱明拱拱手,他内心其实在替杜平默哀。

    钟馗要派下属将杜平接回来,听起来好像没啥问题,可是钟馗的下属都是什么,都是青面獠牙的鬼啊!

    想想杜平见鬼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

    杜平此时正在赶路,钟馗被皇帝追封了一个官,赐福镇宅圣君,加上了一个圣字,也算对得起钟馗兄了。

    他那时候拜祭钟馗,因而被闲赋,现在终于是重新被启用,虽然只是安排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县令,但怎么说也是出仕了。

    任期一满,到时候只要考评过了,家里再帮帮忙,还是能够升迁的,最起码也能换到一个富县当县令。

    别人上任之前都有回乡省亲的时间,而且最长的有三个月,最短的也有十五天,他则是只有五天,理由是他家乡距离长安很近,分明还是在针对他。

    五天时间,骑快马的话,也能在家歇息两三天,他没打算抗争,但是人要是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他的马在今天上午的时候居然丢了,害得他只能步行,等到下一个城镇,再想办法买一匹马吧。

    而他因为在长安城时间太长,盘缠其实也花的差不多了,买马的话,恐怕要当了他心爱的玉佩才行。

    天都黑了,乌云遮挡着太阳,他还在继续赶夜路,再有一个多时辰,应该就能到一个镇子了。前面忽然冒出来一些黑影,看起来像是人,不过好像都比较高大啊。

    “你可是终南山人杜平?”黑暗里传来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

    “正是杜某,不知几位是?”杜平心里咯噔一下,该不会是来找他麻烦的吧?可是他没得罪谁啊,而且现在也是朝廷命官了,这几个人拦着他要干嘛?

    “你认识钟藜吗?”

    “认识。诶,你们要干什么,你们是谁?”杜平刚说完认识,就感觉胳膊腿都被抓住了,整个人被抬了起来。

    他根本没看清对方是谁,但他是仰面被抬起来的,脑袋根本看不到下面,只是觉得抓住他的人手很大,而且颜色很奇怪,是涂了青色的涂料吗?

    更让杜平奇怪的是,这四个人抬着他跑得飞快,比马跑起来还要快。不一会儿,他就来到了一座大门前。

    杜平被放下来,他看了下眼前大门上面的字,顿时双腿发抖,怎么是鬼门关?!

    难道说他已经死了,可他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而且他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甚至掐了一下,还感觉疼啊,鬼魂也有痛觉?鬼魂的皮肤也是温热的?

    他回头就想跑,却发现将他带来的那四个根本不是人,而是青面獠牙的恶鬼,长相分外的恐怖!

    “你们干什么,我不进去,放开我!”杜平死死的扒着鬼门关的门框。

    “杜公子,是钟馗大人请你来的,别害怕。”一个鬼说道。

    钟馗兄?钟馗兄若是想见我,为什么要来这儿?这可是鬼门关啊,进去之后,我还能活着出来吗?但那四个鬼不由分说,就将杜平推进鬼门关,一路走上奈何桥。

    孟婆斜眼看了下杜平,又是一个活人,最近地府很热闹啊,之前就有活人闯进来,还有神仙过来,现在居然又来了一个活人。

    不过这个人貌似就是普通人,没感觉到身上有什么灵力波动。而且看那吓坏了的表情,就证明绝对不是隐藏气息,让她都无法发现的高手。

    到了奈何桥上,一只巨大的乌鸦飞过来,用爪子抓住了杜平,顺着奈何桥飞下去。杜平一路上看遍了十八层地狱,看到那些鬼魂正在接受酷刑。

    有下油锅的,有拔舌头的,有剜眼睛的,有捶胸口的,一个比一个恐怖。

    十八层地狱对杜平来说曾经只是传说,但是如今却亲眼见到了,这让他感觉分外恐怖。他实在是不明白,钟馗兄让人,哦不对,是让鬼带他来这儿干什么?

    此时在钟馗的地府宅子里面,邱明正在跟钟馗一起喝酒呢。两人推杯换盏,这是地府有名的灵酒,对灵魂有一些好处。

    酒至半酣,杜平终于是进门了。看到杜平的样子,邱明替他感到悲哀。怎么摊上钟馗这么一个朋友啊,嫁个妹妹而已,需要让人先来你的地盘见识一下吗?这算是大舅哥给妹夫的下马威?

    “邱兄,钟馗兄,真的是你们。”

    看到两个熟人,杜平这才不那么害怕了,主要也是邱明他们正笑呵呵的喝酒呢,看着就让人心安。要是看到的是判官,估计杜平进门就得尿了。

    “杜平,过来坐,喝杯酒,我有点事儿跟你说。”钟馗冲着杜平招招手。

    杜平对他不错,他也没有亏了杜平,自己剩下的那些阳寿,不是同样分给了杜平一些么。而且还打算将妹妹嫁给杜平,自然他也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妹夫,以后肯定会保杜平步步高升,衣食无忧的。

    就说现在请杜平过来,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面前这杯酒,只能在地府喝,出了地府,效果就要打个折扣,除非有一些特殊的器具。

    “钟馗兄,你现在是鬼差?”

    “哈哈哈,杜平,钟馗可不是鬼差,而是鬼王。你熟知的阎罗王,跟钟馗最多也就是平起平坐。”邱明感觉很好笑,钟馗竟然被当成了牛头马面那样的鬼差。

    虽然说牛头马面也不弱,但比起钟馗还是差着许多的,更何况钟馗的兵器法宝,对鬼怪的克制非常大,那些鬼差绝对不敢在钟馗面前放肆。

    “钟馗兄,那你把我弄到这里来是干什么?”杜平很想不通,难道就为了喝杯酒?你都是鬼王了,不能到上面去找我吗,白天不行黑天也可以,这太吓人了。

    “杜平,你想将钟藜许配与你为妻,你可愿意?”

    PS:变身国民女神,一本变身文,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