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邱明说要出去一趟,不过告诉了白明通,他会在崂山待上一段时间,所以不用担心崂山不会兴盛。

    邱明对崂山可是有着很深的感情,毕竟他真正入门就是从崂山开始,不只是练气,还有家传功法。

    《崂山道士》是他最经常回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崂山居然如此弱,邱明当然不能接受,他会让崂山成为顶尖门派的,他保证。

    不过邱明也有一些自己的事儿,比如炼丹方面需要找吕洞宾他们请教一番。八仙中别的都很低调,像是张果老什么的,如果在路上遇到,根本没有人会认为他是神仙,都以为就是个唱戏的。

    但是吕洞宾不同,一个是他做事不按常理,经常随性而为,另外吕洞宾的身份,也是最为不凡。

    吕洞宾可是东华上仙转世,东华上仙也叫东华大帝,东王公,是西王母的夫君!

    西王母可是女仙之首,东王东的地位能低了吗?西王母又称金母,东王公也被称为木公,传闻两人掌管天地二气,在道教之中地位极高。

    只是邱明不知道为啥堂堂东华大帝会转世为吕洞宾下界,仙界不好吗,还说跟西王母夫妻吵架啦?

    邱明觉得有一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大,那就是吕洞宾其实并不是东华大帝转世之身,而是东华大帝的化身,甚至可能是东华大帝斩出的三尸身之一!

    东华大帝作为最古老的修仙者,曾也是男仙首领,修为不可能太弱,很有可能已经是大罗金仙了。

    斩出吕洞宾这个三尸身之一,然后到下界传教,同时收集香火之力,提升这个化身的修为,这个可能性很大。

    所以说东华大帝的修为,可能不下于镇元大仙,邱明跟吕洞宾交好,也就是跟东华大帝交好,若是能得到一些指点,对他也有着不小的好处。

    更何况邱明本身就觉得跟吕洞宾很合脾气,就算吕洞宾没有那么多的背景,他也愿意交这个朋友。

    如今他的乾坤八卦壶里面可是多了几种仙酒,自然也要去与吕洞宾这个好友分享一下。

    骑着九色鹿,奔向洛阳城。

    ……

    洛阳城中,此时在洛河上,有着许多花船。这些船上虽然摆着许多牡丹花的盆景,但并不是真的给人赏花的,或者说上船之人,赏的也都不是这种花。

    一位白衣女子坐在船头,怀里抱着琵琶,轻轻弹奏。周围许多花船上都有一些歌姬在表演,但是让那些歌姬郁闷的是,许多雇了船的人,却让船靠近这艘牡丹坊,就为了听白牡丹的曲子。

    大家都是妓,凭什么都要去看白牡丹啊,她有多好呢?比我们更会伺候人吗?

    而没有人注意到,一艘船上正有一个不修边幅的人坐在船楼的顶上喝酒呢,听到白牡丹的曲子之后,随意扫了一眼,顿时惊为天人。

    不知道为什么,吕洞宾觉得这个女子格外的漂亮,好像他们之前就见过一样,甚至让他有些心动。

    他原本有些喜欢八仙之中的何仙姑,也是八仙之中唯一的女子,但是却觉得两人其实辈分有差,他可以不顾礼法,但是何仙姑却未必行。

    于是就独自一人离开,到这边喝酒赏花,这个季节,洛阳牡丹最为漂亮,吕洞宾恰好也是一个爱花之人。

    原本以为只有一些被人修剪的很规整的花朵,没啥新意,但是见到了白牡丹之后,他觉得不虚此行。

    白牡丹刚刚弹奏完一曲,正打算回房间的时候,忽然发现背后多了一个人,一个样貌十分英俊,却又给人一种不羁感觉的人。

    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来到她身后的,她竟不知道。她的侍女也不知道,甚至没有给她提醒过,难道是妈妈带过来的豪客?

    “白牡丹见过公子。”

    看着盈盈下拜的白牡丹,吕洞宾更加动心了,他直接开口道:“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扶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白牡丹愣愣的看着吕洞宾,从来没有人这么夸过她。当然也有许多所谓的才子来到她的花船之上,但是做的那些所谓的诗,根本不堪入耳!

    “公子好文采,牡丹愧不敢当,只是一歌姬而已。”

    白牡丹虽然是一个娼~~妓,但内心其实也是有些骄傲的,洛阳以牡丹著名,甚至牡丹被称为百花之首,她以牡丹为名,也是意思她是此地的花魁!

    不管在什么时候,越是有人追捧的人,名声就会越大,会变得越红,大家都有一个从众的心理,可以说白牡丹此时就是许多人心目中完美女人的代名词。

    嗯,除了身份。

    果然是歌姬,那么就好办了。吕洞宾伸手进入袖口,抽出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锭金子。来这儿的客人多半用的是银子,还有用铜钱的,但是用金子的,实属少见。

    白牡丹果然被吕洞宾的豪爽震住了,这种豪客,她也是少见。

    “我不是什么公子,只是一道人,这点黄白之物,赠与佳人。”

    吕洞宾看着白牡丹对他越来越感兴趣,打算提出到她房中坐坐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了一个戏谑的声音。

    “吕道友,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兴致。上次分别,你不是说还有要事么,这就是你说的要事?”

    吕洞宾回头一看,见到一个在半空中骑着鹿的道人,这个道人用了障眼法,寻常人自然是看不见,但他却看的一清二楚,居然是邱玄光。

    “邱道友,怎么你也有雅兴来到洛河,也是来花船这边喝酒的吗?”

    邱明撇撇嘴,吕洞宾啊,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坍塌了。盗用人家李白的诗泡妞就算了,给别人的金子还是用石头变的,喝花~~酒也要吃霸王餐吗?

    再说你是仙人转世啊,而且现在修为我都看不穿了,肯定是已经拿回了雌雄双剑,拿回了万年修为,最少是个天仙吧,居然还来狎~~妓!

    你来就算了,老子是来找你有事儿的,你居然还以为我跟你一样,我品味有那么低?

    吕洞宾啊,你就不能干点正事儿吗?

    PS:推荐一本书,《调~戏文娱》,作者是幼儿园一把手,一个老作者的新马甲,故事很有趣,大家喜欢都市文娱类的,不容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