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及到王母娘娘的辛密,邱明就没多问。只是与吕洞宾一起找了一处无人的山头,一挥手就幻化出一座凉亭,两人坐在凉亭里面饮酒。

    “好酒,果然你也是个爱酒之人。”吕洞宾一杯酒下肚之后,赞叹了一番。只是他的脸上,却带着一丝惆怅的表情。

    邱明不是爱酒,而是只爱灵酒、仙酒。不像吕洞宾,凡是酒都想尝尝,就像九色鹿对任何植物都想尝尝是一样的。

    “吕道友,听上次你们说有事情要做,可是已经完事儿了?”

    吕洞宾摇摇头:“还没,这次遇上的妖怪十分难缠。”

    “哦?你如今的修为也觉得难缠?”

    吕洞宾可是拿回了万年修为,现在最少也是天仙一级的高手,在下界还会遇上难缠的妖怪?更何况不是还有八仙中的其他道友么,难道合力都弄不过?

    “是一个穿山甲精,一个椿树精,都有着数千年的道行。而且特别精通遁地等逃命的法术,我们想要胜过很容易,但是想要杀掉就太难了。”

    果然是这两个妖怪,那还真不太好办。

    指地成钢什么的法术,完全禁锢不住这两个妖精,要是能有捆妖绳什么的,那么就没问题了。可是擅长捆人的法宝,多半都在阐教金仙手里,吕洞宾他们可没有。

    “我如果可以帮你们定住他一个呼吸的时间呢?”邱明问道。

    吕洞宾诧异的看着邱明,定住穿山甲精一个呼吸的时间?这怎么可能,他都做不到,除非……邱明有着什么特殊的法宝。

    而且他其实很好奇,上一次见邱明的时候,邱明的修为根本不值一提,只不过是性格特别合他们的脾气,还帮他们一起对付东海龙王,所以才跟邱明成为了朋友。

    但是这才过了多久啊,为何邱明的修为提升了如此之多?这是何等天才,才能在短短几个月,提升这么多?难道说,邱明真的是转世重修之人,只不过是拿回了部分的前世修为?还是得到了什么天材地宝?

    “要是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么要除掉这个妖精就容易多了,只是,算了,这个先不说,我们去找铁拐李他们。”吕洞宾想起来穿山甲精对何仙姑一往情深,这样他们的八卦阵,说不定就会出现破绽啊。

    八仙之间有着特殊的联系方式,邱明也不知道吕洞宾是怎么知道铁拐李他们在哪儿的,反正就带着邱明奔向一个方向,两个时辰后,在一座山头落下。

    “洞宾,你回来了。邱道友,没想到又能见到你。”铁拐李出山洞相迎,没想到见到了邱明。

    只是他的眼睛眯了一下,邱明的修为怎么暴涨了这么多,现在看起来,好像跟仙人差不多了吧?

    “李道友,听洞宾道友说你们捉妖遇上了麻烦,我过来看看能否帮上一点忙。”

    邱明本来还觉得直接跟对方开口讨教炼丹技艺,甚至请对方帮他推演一种作用于灵魂的丹方不太合适呢,帮他们一次,他们就不好拒绝了。

    并且降妖除魔,都是能获得一些功德的,功德能够抵御心魔,对将来突破的时候有这很大的好处,邱明就快要成仙了,也希望能积累更多的功德。

    “多谢邱道友了,有你助拳,我们的把握又大了几分。洞宾,仙姑出去找你,你没见到过吗?”铁拐李问道。

    “我去了一趟洛阳,没见到仙姑啊,传信叫她回来,我们找到穿山甲精的踪迹之后,一定不能再给其逃脱的机会。”

    ……

    何仙姑在一个湖边,看着湖里面的荷花,怔怔出神。难怪西王母不准仙人相恋,果然陷入恋情之中,对修行的影响太大了,她现在根本没心情修炼,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身影。

    在八仙之中,吕洞宾喜欢她,韩湘子也喜欢她,这些她都知道。可是她一直将吕洞宾与韩湘子都当做兄长一样,却从未想过跟对方结成道侣。

    她脑海中还记得那次他们八仙渡海的时候,她被龙王儿子敖摩羯拦住,后来就连东海龙王都来了,而那时候有一个完全可以离开的人帮了她。

    还有他们遇上了那个根本捉不住的跳蚤,也是那个人帮忙除掉,那个人很爱笑,且总是带着一脸的自信,他叫邱玄光。

    自那之后,她的脑海中总是有着这个人的身影,她对八仙太熟了,根本没感觉。吕洞宾是个风~~流人物,她不喜欢对方的性格。韩湘子醉心音律,两人平时根本聊不来。

    倒是跟蓝采和还能聊得来,可是蓝采和平时跟个乞丐似的。汉钟离的身材像天蓬元帅似的,张果老是个老家伙,铁拐李是个拐子,曹国舅也曾妻妾成群,她都不喜欢。

    可是她喜欢这个人,却无法明说,因为他发现那个人似乎对他没有感觉,从来不曾多看她一眼。

    那个人的修为虽然不高,可是她不在乎,她坚信对方的修为会越来越强。可是自从上次一别,他们就再也没见过。

    她特别想铲除了这些妖怪之后,去找邱明,可又不知道去哪儿找。最让她郁闷的是,他们要灭掉的那个有几千年修行的穿山甲精竟然也看上了她,还当着八仙的面对她表露心迹,这让她又羞又怒!

    吕洞宾被她拒绝之后,一个人出去散心了,她也找了个借口出来散心,其实是希望能够遇上邱明。

    在她还在发呆的时候,面前忽然出现了一朵荷花,她猛地起身回头,被人到了身后,她竟没发现,可见她刚才完全失去了警觉性。

    “是你,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何仙姑大怒,在她身后出现的竟然是那个穿山甲精。

    “仙姑,我对你的爱慕之情,你难道一点都没感觉?我哪点不够好?是我的修为不够高吗?那我再抽取一座山的灵气去,我会变成最强的。要是你觉得我的样子不够英俊,我就幻化成你喜欢的样子。”

    穿山甲精直勾勾的盯着何仙姑,修行这么多年,他从未对任何女人动过心,这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你别做梦了,我现在就……你对我做了什么?!”何仙姑刚想施展法术,却发现灵力忽然消失了一般,功法根本无法运转。

    穿山甲精笑的十分得意:“你别白费力气了,刚才你闻的花香里面有一种药,你现在根本调动不了半分灵力,今天你就是我的人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