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发现椿树精手里提着的女人他居然认识,正是他才见过没多久的白牡丹,牡丹仙子的传世之身。

    看到白牡丹的时候,其他人表情都没啥变化,甚至曹国舅还在想,以为随便抓个人,我们就能妥协了?

    如果放走穿山甲精,后果不堪设想,未来会死更多的人。所以哪怕你用人命威胁,我们也不会交换的。

    可是吕洞宾此时的手却在抖,为什么是她,椿树精为什么抓了她过来,是巧合,还是椿树精知道些什么?

    “吕洞宾,你好好看看我手里的人是谁。我们一换一,从此之后我保证穿山甲再也不会害人,你换是不换!”

    听到椿树精这句话,八仙其他的人都看向吕洞宾,难道说这个女人跟吕洞宾认识不成?

    “椿树精,你放了她,我放你走。”很显然椿树精知道白牡丹跟吕洞宾的关系了,那么吕洞宾就没必要再隐藏。

    可是放走穿山甲精,绝对不行,这是他们九个人合力才抓住的,他们下界也主要就是为了抓住这个作恶多端的妖怪,这次放走了,下次再有机会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而且椿树精的保证,他根本不相信。就算椿树精是真心的,她又怎么能替穿山甲精保证?

    听到吕洞宾这么说,八仙已经确定,吕洞宾肯定是认识椿树精手里那个女人了。只是他们都很好奇,吕洞宾为何会认识这个女人,想想吕洞宾的风~~流性格,他们内心有了猜测,应该是情债。

    “不可能,一命换一命,你要是不换,我就杀了她!”椿树精手掐着白牡丹的脖子,白牡丹呼吸开始困难,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看着吕洞宾流泪。

    看到白牡丹的泪水,吕洞宾心软了,若不是他,白牡丹又岂会变成如今这样,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白牡丹死。

    “别杀她!”吕洞宾的话脱口而出,说出来之后,他就后悔了。

    说出来之后,他就失去了回旋的余地,可他真的不能看着白牡丹死在眼前啊!

    别人不知道,邱明可是清楚的很,他忽然一夹九色鹿,走到了八仙的前面,正对着椿树精,这时候该他这个谈判专家出场了!

    “椿树精,你可是十分爱穿山甲精?”

    椿树精憎恨的看着邱明,她对邱明的恨,一点不弱于对八仙的恨。要是这个人,穿山甲岂会被定住,又岂会被八仙所伤?

    结果应该是她偷袭八仙,配合着将八仙杀掉,然后捉走何仙姑。在她看来,穿山甲得到何仙姑之后,何仙姑肯定会自尽的,她能等到穿山甲回心转意,知道谁才是真正爱他的人。

    可是万万没想到,被这个不起眼的小修士坏了事情,使得穿山甲落入如今境地。如果能杀人,第一个她要杀的是吕洞宾,第二个要杀的就是邱明,何仙姑才只能排第三。

    “我当然爱他,我们相守了几千年时光,岂是你们这种薄情寡义的修士能够理解的!”椿树精看向穿山甲精的眼神,还是含情脉脉的。

    “那么你觉得穿山甲精爱你吗?”邱明再次问道。

    “他当然爱我,我说了,我们相守了几千年。”

    “不,相守了几千年,只是他没发现自己爱的人而已,他只是跟你在一起习惯了。他的选择,你也知道了,他如果真的爱你,会发生这些事吗?”

    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椿树精,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穿山甲一定是爱她的,只是暂时被那个女人所迷~惑了,他现在肯定已经认清了现实,那个女人想杀了他啊!

    可是如果穿山甲爱她,就像邱明问的那样,为什么不顾她的感受,甚至离开了她,就为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在穿山甲心目中的地位,是不是已经超过了她?就算她这次救了穿山甲,那么穿山甲就真的会跟她走吗?就算走了,会不会又来一次不辞而别,去找这个女人?

    在这个时代的女人,大部分都是依附于男人生活的,至少在凡间是这样。椿树精十分羡慕人间的生活,所以她才强迫自己忍受这件事,可她内心真的甘心吗?

    她不是凡间那些女人,她比凡间的任何男人都强,凭什么就要忍受那个何仙姑?

    “我如果爱一个女人,肯定会让她开心快乐,不让她因为另外一个女人伤心落泪。”邱明再次说道。

    听到邱明这句话,椿树精内心感觉更加的苦闷了,可是更让她苦闷的是,他看到了此时穿山甲的眼神。

    穿山甲即是已经重伤了,双眼还盯着何仙姑,她来了这么久,居然只瞟了她一眼!

    哀莫大于心死,这时候椿树精觉得自己十分的愚蠢可笑,她爱的穿山甲,或许真的不爱她。

    而同样听到邱明话的何仙姑则双眼放出动情的光芒,虽然这句话不是对她说的,但她认为这就是邱明内心的真实写照,如果跟邱明结为道侣,肯定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这一刻她根本不管什么天条了,她觉得邱明就是她一直等待的那个人,绝对没有错!

    邱明看到椿树精的神情恍惚了,他猛然取出玄光镜,射~出一道白光,将椿树精定住了。

    与此同时,吕洞宾手中宝剑也飞出去,割断了椿树精的右手臂。白牡丹眼看着要掉在地上,吕洞宾脚下一动,出现在白牡丹面前,将白牡丹直接抱住。

    噗~~

    邱明再次喷出一口血,现在他受的伤比刚才更重了,伤势未好,又一次遭受反噬,差点从九色鹿的背上掉落。

    何仙姑急忙扶着邱明从九色鹿的背上下来,看着邱明的样子,她分外心痛。

    “邱明,邱明你怎么样?你这个妖怪,别想跑!”九色鹿看到何仙姑将邱明扶着后,猛地冲向想要遁地离开的椿树精。

    而在这个时候,穿山甲精的眼神终于是有了变化,他发现自己喜欢女人根本都没正眼看过他一次,而那个跟他生活了几千年的女人,则正在被攻击呢。

    不,他的命运不该如此,他得到了绝世魔功,他要改变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