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仙姑听到邱明这句话,双眸顿时放出令人心动的神采:“没有,我从来没有过道侣。”

    听到这句话,邱明内心也很高兴,他可不希望何仙姑转世前有道侣,或许在许多人看来,离过婚的女人一样有很好的,但他没兴趣跟别人竞争。

    “仙姑可想找一个道侣?贫道邱明邱玄光,师承上清一脉刘若拙,在我成仙之后,可否有幸陪伴仙姑左右?”

    邱明觉得这是他说出来的最有勇气的一句话了,他不像那些老司机,满嘴的甜言蜜语。当然,那些老司机的甜言蜜语或许在何仙姑的眼中跟登徒子没啥区别,邱明只是将自己的心意表达出来,将选择权交给了何仙姑。

    “你说的是真的?”何仙姑十分激动,他果然也喜欢我。

    其实以何仙姑的条件,但凡表露出对任何一个男修士的好感,对方都不会拒绝。长得漂亮,修为高,有背景,性格也好,拒绝的要么是缺乏自信的,要么就是对这方面完全没想法的。

    “玄光,你愿意跟我结为道侣?可是为什么要等你成仙之后,是因为仙凡不允许相恋的天条吗?”何仙姑皱着眉头,为什么偏偏有这种天条。

    不过她想了想,以邱明的修炼速度,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能飞升了。就算时间很长,哪怕是十年百年,她也愿意等。

    天条?邱明之前还真没想到这个。他只是不确定自己飞升之后,进入动画片世界是否会有限制什么的,所以才约定了一个时间。

    这个当然暂时不能说,邱明每一次想说的时候,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或许这是一种限制吧,等他的修为足够之后,限制自然就会被打破。

    至于将来,再慢慢解释给对方听好了。

    “仙姑,相信我,成仙对我来说用不了太长时间,或许我们下一次见面,我就已经是仙人了。”去TM的犹豫,这个女人,邱明要定了!

    邱明完全可以去其他的动画片世界修炼,不同动画片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这也是为什么八仙感觉才不见邱明几个月,邱明的修为就快要成仙了。

    邱明会在这个世界待上一段时间,主要就是帮助这个世界的崂山上清观恢复荣光,在那之后,他还会去体验其他的动画片世界,他要赶紧成仙。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让基础更加扎实,邱明完全可以服用灵芝仙草,或者用灵芝仙草炼丹,绝对能够让他直接突破合道境巅峰,飞升成仙。

    何仙姑重重点头:“好,我等你。”

    一句我等你,胜过千言万语。

    ……

    吕洞宾还拿着一个酒壶,在一直往嘴里灌酒,一副醉醺醺的样子。在仙界的日子其实并不舒心,他还是更喜欢在人间的生活,多逍遥自在啊。

    何仙姑跟邱明留在了那间屋子里,没有出来,想必两人是在说着什么。他也曾以为何仙姑是钟情于修道,对男女之情完全没兴趣。

    哪成想何仙姑是没找到喜欢的人罢了,如今遇见了邱玄光,红鸾星动了。

    不一会儿,何仙姑跟邱明一起走出来,两人都是一脸的喜色,不用问,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是确定了。仙姑能找到一个中意之人,且这人他们也都还觉得不错,也算是幸事,嗯,值得大醉一场。

    汉钟离看着吕洞宾自己把自己灌醉了,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邱玄光确实配得上仙姑,这点他们也都说不出来什么,更何况仙姑自己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他们跟仙姑只是亲如一家人的朋友,无法替仙姑决定这种事。当初一起在老师门下听道的时候,仙姑就是一个格外有主见的人。

    更何况感情之事,其实他们也都不懂。这里面最有经验的就是吕洞宾,偏偏吕洞宾的感情有些太丰富多彩了些,毕竟吕洞宾的夫人是那位啊。

    前几天吕洞宾回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血迹,原来是吕洞宾又斩杀了一个妖道。

    一条蛇化为道人的模样,这些本没有什么,但是偏偏这条蛇收了一位弟子,一位女弟子,而这个女弟子的名字叫做白牡丹。

    如果只是教导白牡丹修道,让白牡丹重新回到天界,那么吕洞宾还会感谢这位号火龙真人的道士。

    可偏偏这个道士看穿了白牡丹的转世之身,是想对白牡丹行采~~补之法,结果正好被守在白牡丹附近的吕洞宾见到,将那个妖道挥剑斩杀了。

    白牡丹却以为吕洞宾是不想她重新修道,回到天界,吕洞宾也没多解释,给白牡丹留下了一部功法后,回来找到他们。

    那天吕洞宾就大醉了一场,自那之后,再也没提过白牡丹一句。而返回仙界的事儿,也是吕洞宾主动提出来的。

    汉钟离觉得像他现在这样就挺好,修道之人,要耐得住寂寞。他们有朋友,就不会孤独,为何一定要找一位道侣呢?

    保持纯阳之身,不应该更好吗?尤其是对于吕洞宾来说,修炼的一口纯阳真气,要是泄了,实力会打个折扣的,对未来发展也有着不小的限制。

    你看看老师,还是其他圣人,有哪个是有道侣的?

    汉钟离和蓝采和等都觉得禁止仙凡相恋这个天条不错,限制了许多意志不够坚定的仙人,他们的目标从来都是要追赶老师的脚步,至于其他,等到了老师那个级别,想要什么没有?

    曾经有不少惊才绝艳的修士找了道侣,最终不但影响了修行,还给自己身上平添了许多因果。

    在他们看来,因果越少,自然就越好,突破的时候才不会有那么多的牵绊。吕洞宾当年是何等的意气风发,但是现在呢,还不是卡在那一步,无法迈出?

    邱明跟何仙姑相互对望,两人没有什么情话,也没有什么海枯石烂的誓言,只是有着一个约定而已。

    邱明为何仙姑画了一幅画,是他这些年最认真的一幅画。何仙姑小心的收好,画上的何仙姑,穿着一身红色的霞衣,像是凡间出嫁的女子一样。

    一个月后,八仙离开了,又过了一年,邱明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