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能找到你父亲留下来的剑?要不要我帮忙?”邱明主动问道。

    哪知道眉间尺听到邱明这句话迅速向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的看着邱明:“不需要,你不准跟着我。”

    嚯,被当成是偷剑的了!

    邱明取出自己的宝刀,轻轻一挥手,旁边一块石头就被切成两半:“我有自己的兵器,没想要抢你的。”

    “你这把是刀,你不是也说想找我父亲铸剑么,你肯定也想要一把宝剑。”眉间尺一副你别看我小,但骗不了我的样子。

    还好邱明的乾坤袋里还有一把剑,刚柔阴阳剑,这是邱明送给小倩的,只是一直放在邱明的乾坤袋里携带而已。

    虽然这把剑邱明没有炼化,不过只凭这把剑本身的锋利度,邱明还是轻松又切开了一块巨石:“你看,宝剑我也有。”

    “你的剑没有我父亲留给我的好!”

    诶呀我擦,小子,你这么傲骄就过分了啊!邱明一挥手,刚才隐藏起身形的九色鹿现出来,驮着邱明飞上天空。

    “哼,本想考察一下你,收你为徒,但看来我们无缘。”

    眉间尺傻眼了,刚才他看邱明一会儿拿出一把刀,一会儿又拿出一把剑的时候就有些好奇,现在又看到邱明骑着一头特别漂亮的鹿离开,他顿时反应过来,这是一位他寻找了很久的练气士啊!

    想找的时候找不到,结果对方站在他面前,他还不自知,或许这些年他不是没有遇上过练气士,只是都没认出来而已。

    想到这儿,眉间尺迅速跪下,大声喊道:“前辈,前辈请收我为徒吧,刚才是我有眼无珠,请前辈原谅!”

    一直等眉间尺喊了三遍,邱明才骑着九色鹿回来。这种欲擒故纵的法子,对付其他人或许简单了点,但是对付只有十二三岁的眉间尺,太好用了。

    “前辈,您回来了,请收我为徒吧。”眉间尺跪在邱明面前,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我想跟我学艺,为的是什么?”

    “为父报仇,斩杀楚王!”眉间尺毫不犹豫的说道。从他记事开始,母亲就告诉他,要孝顺,要为父母奉献一切。

    孝道也是此时最广泛的一种美德,甚至跟忠君爱国平齐,在民间更在其之上。眉间尺知道了父亲的死,自然要为父亲报仇。之前他是没这个本事,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了。

    “那么斩杀楚王之后呢?”邱明再次问道。这么大点的孩子,难道目标就是为父报仇?他还有大把的未来啊,不应该考虑一下吗?

    人生一旦失去追求,很有可能会走上歧途,甚至变得生无可恋。

    斩杀楚王之后?眉间尺还真的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他原本也知道楚王是高高在上的,自己去斩杀楚王,不如说是偷袭刺杀,很有可能同归于尽。

    看到眉间尺那一脸茫然的样子,邱明提示道:“之前你不知道你父亲死因,没有计划报仇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眉间尺明白了,大声说道:“我要奉养娘亲。”

    “没了?”邱明有些失望。我传你修行之法,可不是让你在家养老娘的。虽然说养老娘应该,也绝对没有错,但你可以做更多的事啊,比如帮助他人。

    这一点上,邱明认为觉悟最高的就是马良。那时候马良得到神笔之后,会愿意为别人画许多东西,却从来没想过自己什么都有了,以后可以安心享乐,让邱明也是佩服不已。

    “师父。”

    “我还没答应收你为徒呢。”

    “前辈,那我应该怎么做?只要前辈说出来,哪怕是付出我的命也没关系。”眉间尺坚定的说道。

    如果这是一个二三十岁的人来说,邱明或许会觉得欣赏,可是这话从一个孩子嘴里说出来,一副不惜生死的样子,让邱明感觉很心酸,莫邪到底是给眉间尺灌输了什么思想啊!

    “眉间尺,你记住,生命是十分珍贵的,不能动不动就说要付出生命,我也绝对不会收一个不爱惜生命的人为徒!”

    听到邱明这句话,眉间尺慌了:“前辈,我都听您的,您别生气。”

    “你成为练气士之后,如果遇上其他人有困难,而对方又不是坏人,那么能帮就要帮。多行善举,肯定会有福报。当你有了更大的本领之后,不该想着奴役别人,而是应该想着怎么让更多的人有更好的生活。”

    “具体我也不说了,你以后自己会慢慢明白的,但是有一点一定要牢记,绝对不能仗着自己的本事去欺负他人!”

    “师父在上……”

    “诶,先别磕头,我还没说要收你为徒呢。我要考察考察你,想拜师可没那么简单。”

    “哦,师,前辈,我们去找我父亲留下的宝剑吧。其实当初我父亲为楚王锻造出了两把雌雄宝剑,分别用他跟娘亲的名字来命名。”

    “给楚王的那一把叫莫邪,也是我娘亲的名字,而留给我的这把叫干将,是我父亲的名字。干将比莫邪更厉害,能够克制莫邪,所以我才有信心击杀楚王!”

    如果邱明肯收他为徒,他愿意献出宝剑当拜师礼,只要师父能传给他斩杀楚王的本事就行。

    邱明摇摇头,狙击~枪的威力肯定比手~枪更大,但是给一个小孩子狙击~枪,却肯定不是一个拿着手~枪的大人对手。

    兵器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人,就像邱明面对二郎神,哪怕二郎神什么兵器都不用,现在的邱明也不是对手。

    算了,等眉间尺拿到剑之后,再让他明白,兵器好不代表实力就一定强。

    “那么你父亲留给你的剑在哪儿?”

    “父亲跟娘亲说南山之阴,北山之阳,松生石上,剑在其背。”

    “没有了?你娘也只知道这些?”邱明十分无语,干将还真是靠谱啊,你这是给个谜语啊,就算不能带着去,画个地图不行吗?

    南山之阴,北山之阳,那就是这两座山之间,邱明骑着九色鹿,跟着眉间尺找到了地方,可到了之后,邱明更想骂干将了。

    这TM就是你给的地址?坑儿子也没这么坑的吧,面前是一大片松树林啊!

    眉间尺也傻眼了,为啥这么多松树,而且好多都长在石头上?

    PS:《汽车黑科技》很好看的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