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间尺,你确定你父亲给你留下的话没记错?”邱明有些无奈的问道。

    “没错,娘亲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她说这是父亲的原话,前辈,我们要一个一个的找吗?”眉间尺也有些发懵,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长在石头上的松树。

    “不需要,在这儿等着。”邱明轻轻拍了下九色鹿的脑袋,九色鹿就闭上眼睛,开始仔细感受。

    干将剑绝对是一把宝剑,只是邱明见过的时候,可能跟现在不太一样。因为邱明是在吕洞宾那边见到的,吕洞宾手中的雌雄双剑,就是干将莫邪。

    那时候的宝剑中有着干将、莫邪的魂魄,这夫妻二人,成为了剑魂,也才能让双剑合璧的威力大增。

    但是现在莫邪还活着呢,也不知道干将剑里面是否有干将的魂魄,要是有的话,九色鹿找出来有很大可能,要是没有,那就麻烦了。

    邱明自己也在用神识寻找,他直接跳过了一些小树,眉间尺都多大了,那棵松树绝对不小,在几棵他觉得很像的大树周围,邱明探查地下的情况。

    可惜邱明什么都没找到,他又换了一种方式,卜算一下,干将剑大概在什么方位。

    “九色鹿,往这个方向探查,嗯,主要是这几棵树的周围。”

    九色鹿点点头,走到一棵树旁边几米处停下:“好像这个下面有东西。”

    邱明也发现了这个地方的不同,因为他的神识竟然探查不下去。虽然他还未成仙,元神不够强大,但也不该有让他神识一点都探查不下去的地方啊。

    “前辈,我父亲留给我的剑就在这儿吗?”眉间尺跑过来,有些兴奋的问道。

    “差不多吧,不过此处十分坚硬,你空着双手,怎么挖?”邱明自然是有办法挖出来,可是眉间尺怎么做到这一点呢?

    眉间尺马上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挤出两滴血落在地上,那血滴迅速渗入地下,表面上一点血色痕迹都看不到了。

    邱明忽然觉得脚下有震动感,马上拉着眉间尺退后一段距离。

    嘭~

    那块地面炸开,一股紫气冲霄而起,进而霞光四射。邱明一皱眉毛,这把剑的出场动静也大了点吧,或许很远地方的人都能看到。

    麻烦了,肯定会有官员汇报给楚王,这样楚王就会有所防备,眉间尺这小家伙想要独自报仇肯定做不到。

    邱明一抬手,天空中的云朵幻化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抓向那道流光。

    嘭!

    手掌迸散,邱明有些意外,莫非这干将剑已经有了剑魂?否则何以能迸散他幻化出来的云手?

    眉间尺一脸的兴奋,这就是爹爹留给我的剑,果然厉害。有了这把宝剑,肯定能杀掉楚王,为爹爹报仇。

    他根本没想过,如果这把剑真的这么厉害,那么当初干将铸剑成功,得知楚王要杀他,为什么不先把楚王干掉,带着他们逃走?

    虽然说楚国肯定是容不下他们了,但是秦国最喜欢招揽这种有本事的门客。

    邱明对此到是有一些猜测,那就是彼时干将还没有以身饲剑,干将剑的威力还没有那么大。即是是干将拿着,也打不过楚王的监工。

    能够监管干将练剑的,定然也是一位练气士,实力还不算太差的那种。如果那时候干将有什么歪心思,或许都不用楚王下令,他就挂了。

    干将剑在天空中飞行了一圈,可是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一头扎下,落在了眉间尺的面前的石头里。

    眉间尺想要将剑拔出来,但是他的力气根本不够,双臂肌肉凸起,脸憋得通红,干将剑依然一动不动。

    邱明走过去,握住干将剑的剑柄,干将剑忽然开始剧烈的抖动,想要挣脱邱明的手。

    “果然有灵,你是干将?”邱明死死的握住干将剑问道。

    干将剑发出了一声剑吟,算是回答。在干将剑里面,确实有着干将的魂魄,他以身饲剑,这是他研究出来最高超的铸剑之法。

    剑不应该是死物,都说神剑有灵,他不知道那个灵是怎么出现的,但是他可以造出来一个灵,用他自己。

    其实就算是楚王不杀他,他自己也想死,这样才能知道他的方法是不是对的。至于说安排儿子为自己报仇,也是试剑罢了。

    自从他死后,灵魂就顺着感应,进入到了干将剑里面沉睡,这十多年过去,他跟干将剑融合的已经很好了。

    只是他只懂得一些简单的炼气之法,灵魂并不是多么强大,所以成为剑灵之后,甚至还不能离开剑身,更不要说幻化人性了。

    而今天,他终于是感受到了自己血脉的气息,他知道是儿子来了,那么他出现在世人眼前,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全世界最厉害的铸剑大师的时候就到了,也是他报仇雪恨的时候。

    虽然楚王不杀他,他也会自尽,不过他确实是死于楚王的命令,否则他与干将剑的融合会更好。

    见到自己的儿子,干将其实很开心,可是儿子身边那个人是谁,看起来好像是个普通人似的,但却有着强大的力量,比他见过的那些练气士都要厉害的多。

    邱明随手将干将剑丢给眉间尺,这把剑里面确实有灵,可是现在还比不上他的宝刀。并且剑魂没有对他有认可,留着也发挥不出威力,还是留给眉间尺吧。

    邱明其实更想知道,这两把宝剑,未来是怎么落入吕洞宾手中的。

    “眉间尺,收好你父亲的剑,回家去找你娘亲吧。”

    “前辈,我不能跟着您吗?”眉间尺一听,这是要撵他走的意思啊,是自己哪儿又做错了?

    “不需要,我会盯着你的,等我觉得你让我满意的时候,我就会传你一些炼气之法,我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包括你的娘亲。走吧,走吧。”

    眉间尺眼睁睁看着邱明在他眼前消失,他吓了一跳。前辈果然是神奇的练气士,自己将来一定要像他一样!

    得到宝剑,确实要回家跟娘亲说一声,然后就该去郢都,为父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