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国都城郢都,楚王正在欣赏舞姬表演,桌上放着肉食,酒樽中盛放着美酒,旁边一些乐师正在奏乐,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一个黑衣人匆匆走进来,完全没有接受通传,径直到了楚王的身边:“大王,东南面有一股紫气冲霄,隐隐是有宝物出世。”

    “臣卜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大凶,恐怕这次异象对大王不利。”

    “还望先生教孤,该如何应对。”楚王马上问道。他对这位先生是极为信任的,要不是这位先生指点,楚国也不会变的这么强大,他更得不到全世界最好的一把宝剑。

    “大王勿慌,等那边的信鸽回来,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现在大王只需要不出这座宫殿,臣就能保证大王无忧。”

    楚王刚才还想喝退乐师舞姬呢,现在放心了,继续美滋滋的欣赏表演:“先生一同坐下,本王这些舞姬如何,先生喜欢哪个,一会儿尽管带走。”

    “多谢大王赏赐。”

    ……

    莫邪看到了山谷之中传来的异象,知道肯定是儿子找到了夫君留下的雄剑。看来夫君的大仇要得报了,她也能告慰夫君的在天之灵。

    楚王,你害我夫君身死,大仇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天快黑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娘,我回来了。”

    莫邪本来很开心呢,但是看到儿子的样子,顿时一股不安涌上心头:“你就是这么走回来的?”

    “不是,我还跑了一会儿,后来太累了,才改成走的,否则天黑之前还回不到家呢。”眉间尺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莫邪真想抽这混小子一巴掌,你拿着一把宝剑呢,就不知道藏一下?用树枝包裹,或者是用衣服裹着都行啊,这不是一路上所有人的都知道你带回来一把宝剑?

    用不了多久,这件事就会传到楚王的耳朵里,还怎么刺杀楚王?刺杀一个毫无防备的楚王和一个万分戒备的楚王难度是完全不同的!

    莫邪看到儿子天真的眼神,实在是下不去手。都怪她没有教好,毕竟眉间尺只是一个孩子。

    “快准备吃饭吧,饿了吧。”

    “嗯。”眉间尺用力点点头,“娘,等我练好剑法,就去为父亲报仇。”

    “不,明天你就去郢都,没时间练剑了。”莫邪说道。现在或许消息已经传出去了,耽误的时间越长,那就越危险。

    “娘,我还想跟您再呆几天呢。”

    “你说什么?!你父亲大仇未报,你怎可懈怠?赶紧吃东西,然后休息一下,天亮你就出发!”

    看到娘亲发怒了,眉间尺不敢再吭声。他低头啃着麸饼,内心也在怪罪自己,这时候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父亲报仇。

    只是他现在只有一把剑,真的能为父报仇吗?如过他能让剑像刚出现的时候那样在天上飞就好了,可是回来的路上他试了许多次,每一次丢出去,剑都会落到地上。

    晚上的时候,眉间尺已经睡着了,莫邪借着月光,看着儿子的脸庞。或许这一去,儿子也会步夫君的后尘,但是她还是要让儿子去,夫君的仇必须报!

    嗡~~

    当莫邪摸上放在眉间尺身边的干将剑的时候,剑身发出嗡嗡的声音,还伴随着震动,一股熟悉的感觉传来。莫邪愣住了,进而露出狂喜的神色:“夫君,是你吗?”

    她内心有着一个声音告诉她,夫君就在这把他亲手锻造的宝剑里面,对了,夫君曾跟她说过,他锻造的两把宝剑,是以他们的名字来命名的。

    那时候她还觉得好奇,为什么夫君会用他们的名字来命名两把剑,现在她懂了,因为夫君就在这把剑里面!

    “夫君,你放心,咱们儿子肯定会为你报仇的,一定能成功,我保证!”莫邪擦干眼泪,一脸坚定的说道。

    邱明此时就在不远处,正用玄光镜看着眉间尺家里的情况。果然眉间尺这个性格,是莫邪教育的问题,这个女人要为夫君报仇已经有些魔怔了。

    天刚亮,眉间尺就被莫邪叫起来,让她赶紧去郢都,不能再耽搁了。眉间尺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吃东西的时候眼镜还没完全睁开呢。

    等到了外面,被清晨的凉风吹了一下,整个人才清醒了许多。

    他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前辈会出现吗?会收他为徒吗?可走了很久,都没见到邱明,眉间尺十分失望。或许前辈根本就没想收他为徒,看来要杀楚王,只能靠自己了!

    眉间尺给自己鼓足勇气,快速的奔跑,干将剑被用布条缠着绑在背后,这样他的行动能更加灵活。

    邱明此时就骑着九色鹿,在眉间尺的上空。一直跑了快两个时辰,眉间尺才在一条小溪边停下喝了点水,休息了一会儿,就继续向着母亲告诉他的方向奔跑。

    邱明叹了口气,忽然在眉间尺面前现身:“你这样是没办法报仇的,我传你几句口诀和三式剑法,你在路上休息的时候,可以练习一下。”

    “前辈答应收我为徒了?”眉间尺大喜,他终于是能成为练气士了。

    “不,你还没有通过我的考验,现在连我的记名弟子都算不上,什么时候你能让我满意了,再谈拜师的事儿。”

    邱明让眉间尺记住口诀和行功路线,又看着眉间尺演示了一遍剑法之后,再一次消失了。因为邱明发现后面远远跟过来一个人,这人一直跟眉间尺同路,是巧合吗?

    当邱明飞回去,看到那个人的样子后,一切了然。

    邱明没告诉眉间尺,也没打算阻止,他倒要看看,这位想要干什么。而且邱明很想知道,幕后真凶到底是谁,会是这位吗?

    眉间尺白天拼命赶路,累了的时候就盘腿坐下打坐练气,这比娘亲传给他的呼吸之法强太多了。

    其实要不是莫邪传给了他一套呼吸之法,眉间尺想要如此快速的入门也根本不可能。

    这天好不容易到了一座城池,眉间尺记得娘亲跟他说的,过了这座城,下一座大成就是郢都了。

    城墙上贴着什么,眉间尺好奇的挤进去看,居然是个通缉令,而被通缉之人,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