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的画像技术其实非常的渣,但是邱明也能一眼就认出来,那个通缉令上的人就是眉间尺,因为两条眉毛之间分的实在是太开了。

    可以说眉间尺这个样子,在此时应该是独一份的,更何况那个画像旁边还描述着此人携带一把宝剑的字样。

    眉间尺急忙用手捂住眉毛,不让别人认出来他这个最大的特点,挤出人群,想要马上离开。

    怎么办,现在他已经上了通缉令,要是继续穿过城池,肯定会被发现的。这座城他可以绕过去,不过多花几个时辰而已,但是郢都怎么办?

    他总要进入郢都啊,否则怎么刺杀楚王?难道在城外一直守候,等着楚王出城?既然他已经被通缉了,那么他的娘亲呢?

    眉间尺此时格外的迷茫,他有一种浓浓的无力感,想要报个仇,咋就这么难呢?

    要不强闯试试?自己现在有了宝剑,还有前辈传授的三式剑法,应该比之前厉害了许多,如果这个城池他都闯不过,还怎么能杀掉被重重保护的楚王?

    眉间尺再次掉头,返回城门口。在天上看到眉间尺此时选择的邱明摇了摇头,还是莽撞啊。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被通缉,那就应该更加低调。如果眉间尺能够闯过这个城门,肯定会让郢都的防守更加严密。

    就算是坚持要报仇,也应该绕过这座城,苦练功法,提升自己的实力,同时让楚王麻痹大意,才能一击制胜。

    当然,或许眉间尺有不得不尽快斩杀楚王的理由,比如仇恨拖得太久了,比如担心娘亲等等。可在邱明看来,这些都不是问题。

    当初莫邪能够在怀孕的情况下,带着眉间尺离开,肯定也是有着一些本事的,要是真想躲藏,楚王未必找得到。就算能找到,也未必抓得住。

    而且此时莫邪已经离开家了,眉间尺却根本不知道。这孩子脑袋瓜不够灵光,太轴了一些。

    下面城门口已经打了起来,眉间尺取出背上的干将宝剑,只一次挥动,就将那些守卫的长矛都斩断了。

    看到宝剑如此锋利,眉间尺信心大增。刚才是一些守卫围攻他,现在反过来,变成他追着那些守卫跑。

    城门口大乱,眉间尺趁机冲了进去,一路快速奔跑,他要赶快穿过城。几匹马从眉间尺的身边跑过,都是去南门支援的,他们根本没注意到眉间尺。

    眉间尺就这么混到了北门口,这边的守卫人数明显少了许多,根本挡不住眉间尺。

    让邱明很满意的是,眉间尺只是将那些士兵的兵器毁掉,然后吓跑了他们,并没有对那些士兵下杀手。

    那些士兵抓他是职责,是因为楚王的命令,要是因此眉间尺就要杀掉这些人,邱明肯定会阻止,还会对眉间尺非常失望。

    就在眉间尺要闯出城门的时候,忽然一道流光飞来,眉间尺横剑抵挡,整个人却被撞得飞退回城内。

    飞剑!

    邱明有了兴趣,没想到楚国还有这种高手。也对,这个世界有练气士,其中肯定会有一些高手的。

    其实现在眉间尺也就是刚入门而已,肯定不是一些练气士的对手。面前这位的修为很一般,只相当于化神境而已,但在这些人中绝对算得上是高手了,眉间尺一招都挡不住呢。

    “咦,竟然没死?”那个练气士有些好奇,寻常人怎么可能挡得住他一剑。尤其是眉间尺手中那把剑并没有断,绝对是宝剑!

    他忽然想到上面的命令,斩杀眉间尺,带着眉间尺的人头和宝剑一起去找楚王才能领赏,看来楚王很看重这把宝剑。

    只可惜周围人太多,他就算杀了眉间尺,也没有机会昧下宝剑。

    “你是谁,干嘛打我?”眉间尺指着那个练气士质问道。

    “我是来杀你的人,因为你要刺杀楚王。小子,识相的话就乖乖引颈就戮,我可以给你个痛快。”

    邱明摇摇头,眉间尺真是有些太愣了,这时候不应该马上跑吗?刚才你连人家一招都挡不住啊,现在还敢指着别人鼻子喝问?活着的才能成为英雄。

    可是很快邱明就发现不对劲了,眉间尺手中的干将剑竟然放出光芒,这就是神剑有灵,自动护主吧?

    不对,是自动护犊子,眉间尺得管这把剑叫爹!

    那个练气士眼睛里闪烁着贪婪之色,这宝剑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分明是有灵性,否则就眉间尺这个小家伙,怎么能发出来这么强的威势?

    飞剑袭来,眉间尺挥出了三剑,那个练气士大惊失色,这小娃娃剑法十分凌厉啊。不过从第四剑开始,那个练气士就发现不对劲了,怎么眉间尺翻来覆去就这三招呢?

    邱明就传授了眉间尺三剑,如果要刺杀楚王,能够近身的情况下,三剑足够了。再多的话,眉间尺也没时间学。

    可是这对普通人来说足够,对面前这个练气士却差了一些。

    当~~

    眉间尺没有握住干将剑,干将剑脱手而出,不过干将剑竟自己飞回了眉间尺手里。

    那练气士心里发誓,一定要得到这把宝剑,然后就离开楚国,绝对可以在秦国当一个有名的门客,获得更多的修行资源。

    邱明刚想救眉间尺,就看到了一个黑衣人飞快赶来,他继续隐藏身形,眉间尺应该没事儿了。

    就在这练气士打算下杀手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劲风,他慌忙回身抵挡,但是却看到胸口出现了一截剑尖。

    他慢慢的回头,看到眉间尺那有些害怕,又努力做出一副不怕的样子,一脸难以置信的躺在地上,咽气儿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楚王为何要通缉你?”

    眉间尺就将父亲为楚王铸剑,结果被楚王害死的事情又说了一遍,临了还说,一定要为父报仇雪恨。

    黑衣人全身黑色的袍子,就连脸上都有一块黑色的面纱,声音有些嘶哑,听起来好像是年纪不小了。

    “你可知道,楚王付出千金悬赏你的人头?你若想报仇,将你的人头和剑交给我,我来帮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