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眉间尺惊呆了,他想为父亲报仇,可是他不是三岁小孩子,岂能被这种话骗了。这个黑衣人刚才是帮了他,他可以给对方报答。

    但是刚才这个黑衣人也说了,楚王悬赏千金要他的人头,那么怎么证明这个黑衣人不是诓骗他领赏呢?

    虽然他对刺杀楚王没有多大把握,尤其是刚才对付那个练气士之后。一个从来没听说的练气士都这么厉害,那么楚王身边会没有练气士保护吗?是不是更加厉害?

    可是他总要尝试一下,不能就这么死了啊。再说他还有前辈帮忙呢,起码这些天他修炼前辈给与的功法,就能感觉到实力极大的进步。

    “我把头给你了,你怎么保证能替我报仇?”

    “我可以对天发誓,用我的生命起誓。我在此立誓,只要眉间尺将他项上人头和干将剑给我,我就帮他杀掉楚王报仇雪恨,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眉间尺这回开始迟疑了,这种誓言,应该值得相信吧?他自己报仇也没有把握,前辈又不愿收他为徒,娘亲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总不能到娘亲死的时候,父亲的大仇还没报吧?

    要不,就相信他一次?可是还有一个问题,这点让他不能答应。

    “不行,我要亲眼看到楚王死在我面前,我把头给你,就看不到了。”

    “我可以传你一种法术,让你的脑袋被割下来也不会死!”黑衣人幽幽的说道。

    此时在半空中听到这些话的邱明都快气疯了,这TM一家神经病啊!那个黑衣人不是别人,就是眉间尺的娘亲,干将的妻子莫邪。

    莫邪要儿子为父报仇,这他能够理解,可是要儿子割下脑袋,死在自己面前,她是怎么狠下心的?

    他可不想最终的结果,又是一锅人~头汤,那太惨了。

    不过邱明暂时还是没有下去阻止,他想听听莫邪说的那个割头不死的法术,他可从来没学过这一招,当然也绝对不会学。

    他倒是听说过截教有这么一位仙人会一种割头不死的秘术,而且还不只如此,脑袋还能飞呢。不过邱明觉得修炼这种秘术的都是脑残货,因为这法术完全没啥威力啊。

    脑袋飞出去,兵器法宝用不了,一身武艺全都废了,就TM剩下用牙咬这一招了,有个毛线用。

    就算要逃命,你脑袋飞走了,身体让人砍碎,到头来最好的结果不过就是跟铁拐李一样,惨一点可能直接就挂了。

    比如西游中车迟国的国师虎力大仙,脑袋被孙悟空化作的狗叼走之后,就只能伏诛了。当初研究这种秘术的人,邱明反正是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或许是不小心被人砍了脑袋吧。

    黑衣人莫邪对眉间尺说了口诀,眉间尺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口诀好像有些熟悉呢?跟他娘亲传给他的呼吸之法似乎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不过娘亲肯定不会这一招,是他想多了吧。

    邱明听完,原来这个法术也就是封闭身上的气血,让魂魄全部钻进脑袋里,让脑袋变得坚固无比。

    可就如同邱明所猜测的那样,身体都没了,那就什么都不能用,只能靠着嘴来撕扯。或许别人咬不过他,但别人可以直接用锤子砸烂他的脑袋,用剑将他的脑袋钉在地上,这是多烂的一种秘法啊。

    眉间尺感觉这种秘术好像真的可行,他将干将剑放在脖子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黑衣人的话特别亲切,让他愿意相信。

    就在他要抹~脖子的时候,忽然感觉手不能动了。

    “你还在犹豫什么,割下脑袋,将剑交给我,我肯定能让你亲眼看着敌人死亡!”莫邪催促道。

    “你真是他的亲娘吗?为了给夫君报仇,就让儿子如此惨死,你不配当他~娘亲!”

    邱明忽然出现,让莫邪吓了一大跳。这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为什么忽然出现在她身后,而她却一点都没发现?

    她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也算是练气士,否则也不会能修炼成功这种割头不死的秘术。那么这个忽然出现在她身后的人,实力一定是远超她的。

    而且这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好像眉间尺还没听见,这又是什么法术?再一个这人分明是知道她是谁,可她不认识这个人啊。

    “前辈,您来了。”见到邱明,眉间尺倒是非常兴奋。

    “前辈?你跟他认识?”莫邪狐疑的看着邱明,这人接近她儿子要干什么,是不是为了丈夫留下的宝剑?还是说这也是楚王派来的人?

    “前辈是一位很强大的练气士,我想拜他为师,可是前辈说还要考验我。”眉间尺情绪有些低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哪儿不合格。

    “眉间尺,去那边呆着,我有话跟她说。”邱明吩咐道。

    “哦。”眉间尺点点头,乖乖去一边了,这让莫邪更加诧异,自己的儿子,居然这么听这个人的话?

    “你是谁,为什么要接近他?还有刚才你说的是什么,我听不懂。”莫邪强撑着说道。

    “听不听得懂你自己清楚。我看这孩子不错,与我也算有缘,本着爱才之心,打算指点他成为练气士。”

    “为父报仇没错,但是他才多大,刚才你也看到了,他根本不是一个练气士的对手,即使手中拿着干将剑。”

    “你生下他,就是为了让他死的?你夫君已经死了,眉间尺还是一个孩子,你就真的忍心?报仇的方法有许多种,你偏偏选择了最蠢的一种!”

    莫邪知道瞒不住了,对方确实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不是在诈她。可是她却不认为自己有错,这个人知道的根本不全,不明白她是怎么考虑的,她怎么会害自己的儿子呢?

    “这是我们家的事,跟你无关。让开,我要带眉间尺走。”

    “跟我无关?你要是一意孤行,那么搭上你自己的命,也杀不掉楚王。听我的,我可以让眉间尺为父报仇,还能让他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