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这句话,让莫邪犹豫了。她当然想让自己的儿子活下去,可是这真的可能吗?别人不知道,她可是很清楚,楚王身边的高手可是不止一个。

    当初她又何尝没想过去刺杀楚王,只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夫君告诉她干将剑未来会非常厉害,她一直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当眉间尺真的将宝剑拿回来之后,她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眉间尺无法发挥宝剑的威力,那又如何才能杀掉楚王报仇呢?

    这时候有个黑衣人来找过她,告诉她有办法杀掉楚王。他传授了莫邪一种割头不死的秘术,让她传给眉间尺。

    用眉间尺的人头做饵,就能靠近楚王身边,将楚王斩杀。而那个黑衣人还说,头割了不会死,只要回到身上,还能重新长回去。

    所以她才学了这种秘术,也才要眉间尺割下头颅,让她有机会杀死楚王,为夫报仇!

    其实她对这种秘术也有着怀疑,她见到那个黑衣人可以割下脑袋不死,不知道眉间尺是否可以。

    而且按照那个黑衣人传授她的办法,儿子的脑袋还要放在锅里煮的,那时候还不会死吗?

    失去了头颅的身体,不会腐烂吗?就算将来脑袋回来了,身体烂了,又怎么复原?

    那个黑衣人她其实是认识的,曾经她见过夫君跟那位喝酒,所以那个黑衣人帮助她,她觉得可信。

    但是邱明她可不认识,为什么要帮助他们?难道真的只是因为觉得跟眉间尺有缘?

    “你真的能让眉间尺杀掉楚王,还能活着离开?”

    “你这是在怀疑我?”邱明放出一股气势,莫邪顿时觉得喘不过气来。

    她知道邱明是练气士,但是不知道邱明竟然是如此强大的练气士,这难道是海外仙岛的那些仙人不成?

    “你这种割头不死的秘术是谁传给你的?实在是可笑!”

    “是一个黑衣人。”莫邪虽然见过那个人,却不知道那人叫什么,而且她其实对邱明还不是完全信任,她可以死,只要能报仇。

    这十几年来,她一个人带着眉间尺,东躲西藏的容易吗?又要照顾孩子,又要砍柴、种地,累了的时候连个依靠的肩膀都没有,就因为楚王这个昏君,毁了她的家庭和生活!

    “那黑衣人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邱明有些好奇,怎么又来了一个黑衣人?面前这位莫邪,不也是一身黑衣么,就连面纱都是黑色的。

    “不知道。”

    邱明有些无奈,你什么都不知道,就那么相信对方?要么就是莫邪没有说实话,要么就是莫邪急病乱投医,贸然相信了陌生人的话。

    “先生如何称呼?”莫邪这时候才发现,她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邱明。你还要跟着眉间尺一起去郢都吗?”

    “邱先生,我想一起去,我可以帮忙。如果这次为夫报仇有危险,我希望死的那个是我,恳请先生让眉间尺活着。”

    这一刻,邱明才在莫邪的身上,感受到了她对眉间尺的爱。

    “我会让他活着,只要他肯听话。至于你,确定要跟我们一起走吗?”

    “我跟在后面好了。”莫邪也不想让眉间尺知道自己的娘亲要让他砍下头颅,这太残酷了,虽然在她心里,十三岁的眉间尺已经是大人,再过一年都可以娶亲了。

    “记得换一身衣服,同样要遮挡自己的面孔,再遇上那个黑衣人,探听一下对方的底细。”

    “前辈,那位怎么走了,他不是说要帮我报仇吗?”眉间尺看到黑衣人离开的身影,有些不高兴。

    “你为什么要相信她的话?割下脑袋,你确定自己还能活?就因为她的一句誓言?”邱明有些恨铁不成钢,知道眉间尺脑袋瓜不是特别灵光,但也不至于笨成这样啊。

    帝王养几个死士太简单了,甚至就连一些士大夫都是有死士门客,别人说什么你都信,将脑袋割下来给别人,难道不知道报仇要亲手来做吗?

    幸好这位是莫邪,要是别的死士过来,眉间尺的命真的就拜拜葬送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他的话可信。而且我连一个练气士都打不过,怎么为父亲报仇?”眉间尺心理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邱明传给他的那三式剑法,也不怎么厉害啊,都打不过那个练气士。

    他也知道,邱明曾跟他说过,不能漠视生命,他这一次又想用自己命换来报仇,前辈肯定是生气了,那他是不是没有机会成为前辈的弟子了?

    “是不是觉得我传你的三式剑法不够厉害?”

    眉间尺没吭声,但那表情分明就是默认。

    “你才练了几天,你知道那个练气士修炼了多少年吗?我就算传你更高深的剑法,你能学会吗,能用的出来吗?”

    “好好练习这三式剑法,等你能靠近楚王的时候,就可以仗着这三式剑法,将宝剑刺进他的胸膛!”

    “可是我根本无法靠近楚王啊。”眉间尺很沮丧,他长得太有特点了,或许根本进不去郢都,又如何刺杀楚王,难道真的要一直在城外等吗?等得到吗?

    “谁说你不能?你可以为楚王献上通缉令上那个人的头颅,还有你手上这把宝剑。”

    “啊?前辈也要我割下头颅吗?”眉间尺觉得非常奇怪,前辈不是反对我割下自己的脑袋吗?

    “不必,我可以给你造出来一个脑袋。好了,这些你就不用管了,带着这个斗笠,继续赶路吧,记得什么时候都不能摘下这个斗笠。”

    “知道了。”眉间尺刚说完,就发现前辈又一次在他眼前忽然消失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一样,要不是脑袋上的斗笠,他真觉得刚才是一场梦。

    看着眉间尺大步往前走的背影,邱明陷入沉思,那个传给莫邪割头不死秘术的黑衣人是不是那个幕后黑手?

    他要莫邪、眉间尺都割下头颅,就是为了用生魂炼器?这种手段,应该算是魔道吧?那么干将的死,跟这个黑衣人是否也有关系?

    最重要的一点,这个黑衣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