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大王,好消息,有一壮士说斩杀了眉间尺,缴获了一把宝剑,正一起带来王宫途中。”一个侍卫通传。

    “哈哈哈哈,好消息,果然是好消息。来人,准备千两黄金,寡人要好好赏赐这位壮士,还要封他一个官做。”楚王大喜。

    刚开始他得到消息的时候,确实没太担心,先生不是说了,已经查清楚是谁要杀他,不就是当年那个铸剑师干将的儿子么。

    他已经命人在各地张贴告示,悬赏千金要眉间尺的项上人头,可是过去了很长时间,眉间尺还是没有被抓到。

    楚王身为一国之主,如果有人刺杀,他会担心,但是不会像现在这般煎熬。明知道有人要杀他,却找不到那个人,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身边让那个眉间尺混进来,他看歌舞都没了兴致。

    尤其是上次听说眉间尺斩杀了一名练气士,这让他更加担心了。那可是练气士啊,不是寻常的勇士,眉间尺不是只有十三岁么,是怎么做到的,难道说眉间尺也是练气士?还是说就凭着那把宝剑?

    他给练气士的承诺可不是黄金,而是一种特殊的蓝金,这是练气士铸造飞剑的上好材料,原本以为眉间尺的脑袋早就该出现在他桌上了,没成想直到今天才有好消息传来。

    不一会儿,楚王的大殿里就出现了乐师、舞姬,一些人在往上拿美食和美酒,他要好好招待一下这位勇士!

    “壮士,跟我去面见大王吧。壮士此次为大王除去心头大患,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不要忘了我啊。”

    眉间尺此时手脚有些发抖,他并不是害怕,而是激动的。

    终于要能见到杀父仇人了,他的大仇也终于能报,娘亲应该不会再暗自流泪了吧?爹爹在天之灵也能得到告慰。

    看到眉间尺一声不吭,那个领路的小官有些不悦,什么人啊,不知道我是大王的近臣吗?不要以为你杀了那个眉间尺,大王就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只能得到那点黄金。

    从进入宫门开始,眉间尺的脚步就变得平稳多了,他要镇定,不能露出仇恨的眼神,自己只是一个来领赏的游侠儿。

    眉间尺左右打量,这个宫殿中真大啊,他们村子,都没有这个宫殿大呢。里面有很多侍卫,都拿着兵器,这些眉间尺倒是没在乎。

    这些侍卫手中的兵器,根本挡不住他一剑,有什么可怕的。倒是一定要小心,楚王的身边或许有练气士。

    ……

    九色鹿站在屋顶:“邱明,你就让那个傻小子自己进去了?”

    “这件事,不能假手于他人。而且他身上有我放的玉符,遇上危险,会自动激发的,我随时能够救下他。”

    “你仔细感受一下,这个宫殿有什么不同,里面又有多少修士。”

    邱明发觉这个宫殿很有意思,大殿、偏殿等似乎暗合一种阵法,而这个阵法会将整座宫殿的气势提升,其中提升最多的一个点,就在大殿的某个位置,看那个位置,应该是楚王的座位。

    能够布置出这种阵法的,绝对可以称得上是阵法高手了,至少这种大型阵法,还用到如此多建筑,没用什么特殊材料的,邱明也做不到。

    那么说楚国肯定是有高人,起码在阵法方面,称得上的高人。

    “这宫殿有什么啊,是你以前跟我说的那个聚气风水什么的吗?这里面修士好像有不少啊,主要集中在那边。”

    邱明也望向了那个角落,应该就是楚国供奉所在的地方了。没想到楚国居然有如此多的练气士,那么更加强大的秦国呢?

    尤其是此时秦国拥有最强大的战场统帅白起,在对战他国的时候,所向披靡。或许用不了多久,就该对楚国开刀了。

    此时秦楚就是这个时代最为强大的两个国家,物产丰富,不缺粮食,单只这一点就比其他国家领先了许多。再加上将帅的因素,士兵的因素,还有练气士等因素,其他国家的地位岌岌可危。

    邱明并没有太过靠近大殿,他用幻术遮挡身影,未必就一定能完全不被发现,许多修为不高的修士,说不定就有什么秘术。

    邱明要找出那个幕后黑手,就要忍得住这些。当然还有一种手段,那就是邱明直接以雷霆霹雳的方法,将王宫里这些修士全部拿下,逼问出来。

    但是逼问出来的未必就是真的,还有就是未必就一定能问出来。如果那个人逃掉了,隐藏起来,可就太难找了。

    ……

    “大人,大王召您去王宫,说是眉间尺的人头,被一位壮士砍下,已经送往王宫了,大王要宴请酬谢。”

    “知道了。”说话之人一袭黑色衣衫,慢慢的起身。

    眉间尺果然最终只能将头颅献上,莫邪那个蠢女人,真以为她的儿子还能复活吗?看来计划进展的果然很顺利,用不了几天,他就能得到一个帝王的魂魄,这绝对能够成为他法器中的主魂!

    而用楚王的魂魄为主魂,他这件法器的威力也会惊天动地。到时候再去战场收集一些战魂,这天下还能谁能挡住他!

    或许也只有那个杀人如麻的白起能够跟他一战,不过白起到时候只能选择臣服,否则他会连白起一起杀掉!

    他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一切了,他肯定是要去的,他要亲眼看到这一切发生,不容许出现一点意外!

    眉间尺亦步亦趋的跟在那个小官身后,双手捧着盒子,盒子里是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头。

    当他终于是进入大殿,见到楚王之后,他的手忍不住又开始颤抖了。

    “你的手抖什么?”下座一个士大夫喝问道,该不会是心里有鬼吧?

    “诶,谁见到大王的风采,不被大王的气势所折服呢?这位壮士想必也是如此,人之常情。”黑衣人为眉间尺辩解了一句。

    他可不能让事情出现偏差,如果发生了,那就扭回到正轨上来。

    “哈哈哈,先生说的有理。壮士将盒子打开,寡人要亲自看一眼。”不亲眼看到,他还是不放心。

    此时邱明捏着下巴,用玄光镜看着大殿里的场景,楚国的官,居然有好几个都是练气士,这倒是有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