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原本以为楚国的练气士就是供奉,平时修炼,偶尔为楚王炼个丹啥的,怎么还能当官吗?

    其实他更好奇的是,楚王为什么敢用这些练气士当官。练气士跟帝王应该算是合作关系,我帮你保证国家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你给我找我需要的材料,让我修为能够更进一步。

    当然,许多练气士是突破无望,才会来享受生活的。这样他们要求的就不是什么修炼资源了,而是一些美女、美食、锦衣什么的。

    楚王这边有这么多练气士,练气士不擅长管理国家,因为没学过嘛,许多练气士甚至都不懂人情世故,更不要说农耕什么的了。

    可现在让练气士当了官,那么练气士就会学会这些,并且学会权术!

    一旦练气士联合起来,岂不是能将楚王推翻?那些什么世家,只要有足够的利益,肯定会支持这些练气士的,有哪个世家的掌舵人不想长生呢?

    邱明不知道是楚王心太大,还是有什么控制这些人的把握。楚国是这样,那么更加强大的秦国呢?

    这个世界,越来越有意思了。

    眉间尺打开那个木匣,露出里面的人头,一些人害怕的用袖子遮住眼睛,还有一些人则大胆的直视,其中就包括楚王。

    “好!赏,一定要重赏!”楚王大喜道。

    “大王,重赏就不必了吧,他也只是杀了一个准备行刺之人而已。尤其是我们已经通缉了眉间尺,就算没有他,也会有其他人将眉间尺杀掉。”一个官提出反对意见。

    他也是练气士,本想杀了眉间尺,然后立功受奖。要么可以当更大的官,要么就能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怎么看都是一个好机会,说不定他也可以成为首席供奉,并统领方士馆呢。

    可是偏偏眉间尺被这么一个人给杀了,他有一种自己的功劳被抢走的感觉,又怎么会看着这个人得到更多的奖赏?

    这种就是我拿不着,你也别想拿的心态。

    “他可不是那么好杀的。”眉间尺忍不住说道。他已经跟刚得到宝剑的时候不同了,岂会这么简单就被杀掉?而且被人这么轻视,他肯定不服气!

    “是么,那你是怎么杀掉他的?”嘁,还不就是想要夸大自己的功劳么。

    “我也没能彻底杀掉他,只是带回来了他的头颅而已。”

    眉间尺话音刚落,那个木匣中的“眉间尺”头颅忽然睁开眼睛:“楚王,你个昏君!我父亲花了三年时间为你铸剑,你竟将他杀掉。你们这些人要小心了,说不定什么时候楚王也会将你们杀掉!”

    楚王大惊:“怎么回事?这人头怎么还会说话?”

    “大王莫慌,这只是一个人头而已,我这就将其砸烂。”有人想要在楚王面前表现,马上从殿前侍卫手中拿过金瓜,照着那个人头用力砸下。

    当~~

    这人感觉双手发麻,要不是他也是练气士,恐怕这金瓜就要脱手而出了。怎么回事,这人的脑袋怎么如此之硬?

    “就凭你也想杀我?谁都杀不了我,我要亲眼看着楚王死!”人头大声叫嚣。

    眉间尺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个人,这可是前辈亲自布置的手段,岂能让你如此轻易解决?不过前辈的手段真是让人猜不到,一个石头变出来的脑袋跟他一模一样不说,还能说话。

    而且刚才这个人头说的那些话,正是他想说的。他不但想指着楚王的鼻子骂,还想直接将楚王干掉呢!

    楚王更加害怕了,这人头难道还砸不烂了?终日听见这人头的话,肯定日不能思,夜不能寐,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个办法。

    此时坐在楚王左手边的人皱着眉头,不对啊,这时候她应该提出用鼎来烹煮人头的计策才对,为什么她不开口?

    还有她是用了什么东西,让相貌发生这些改变的,看来她果然还是有一些好东西的,等杀了她之后,要好好搜刮一番。

    这时候计划绝对不能出错,她不开口,那我就开口推动计划。

    “大王,臣有一策。”

    “先生请讲。”楚王大喜,关键时刻,还得看先生的。

    “臣有一鼎,可以用来炼丹,温度要比一般的鼎更高。如果用这口鼎来烹煮这个人头,肯定能煮烂,大王也就能安心了。”

    “好主意,就这么干。你,就是你,赶紧将匣子关上,交给先生带走。”楚王心想就算这个办法不怎么样,但总是将人头弄走了,起码弄到了先生的那边,先生定然可以镇压。

    眉间尺将匣子关上,走到那个人身边。他觉得很奇怪,这个人好像一直在盯着他看,而且那眼神似乎是认识他一样。

    不可能,这是前辈帮他用法术变幻的样子,他对前辈有着绝对的信心。

    “你站到我身后吧,一会儿跟我回府。”

    眉间尺低着头,强迫自己不去看那楚王。楚王实在是太小心了如果刚才楚王下来看一眼,那么就会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他就有机会挥剑斩杀楚王,为父报仇!

    “那位壮士,你还没说你用的什么办法,斩下眉间尺的头颅呢。”有人问道。

    “什么办法有必要解释吗,现在他的人头在这儿不是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岂能说给外人听。”

    眉间尺更好奇了,这人为什么要帮我说话?而且好像不是第一次了,太奇怪了。

    “先生说的有理,只是壮士,眉间尺身上带着的那把宝剑呢?”楚王问道。

    先生不是说了,那把剑能够克制他手中的宝剑,他当然要最好的,因为他是楚王。至于之前干将铸造的那一把,可以赐给他的儿子。

    眉间尺一听,果然来了,看来干将剑是保不住了。为了杀掉楚王,他应该隐忍才对,可是要让他将父亲留下的宝剑交出去,他也真的做不到。

    没有了宝剑,他又怎么杀掉楚王呢?就算打中了楚王几拳,楚王也死不了啊。而只要刺中一剑,就有可能杀死楚王!

    邱明也饶有兴致的看着眉间尺,这小子会把千辛万苦找来的剑交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