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就为大王献上宝剑。”眉间尺说着就双手解下背后的宝剑,双手托着,往楚王那里走去。

    邱明一看就知道,眉间尺这是打算强行刺杀楚王了。这时候还未发生荆轲刺秦的事情,所以楚王也不会提防这些,眉间尺还真有希望成功。

    但当邱明看到那个一身黑衣的练气士站起来后,就明白眉间尺的计划绝对无法完成了。

    “还是让我将剑献给大王好了。大王,这把剑如果真的锋利无比,那么正好可以用来切碎眉间尺的头颅,只是臣看这把剑似乎没有那么厉害。”

    黑衣人说着就抓起眉间尺手中的剑,眉间尺都没反应过来呢,剑就离开了他的双手。他还是没经验,根本想不到这些情况,眼里只有刺杀楚王一件事。

    眉间尺正打算暴起夺回宝剑,刺杀楚王的时候,耳边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不要轻举妄动,跟着那个黑衣人回去。”

    是前辈的声音,前辈也来了?

    眉间尺打量了四周,没见到前辈的身影,前辈这是又隐身了吗?不过既然前辈这么说,他当然是选择听前辈的。

    看到眉间尺没有其他举动,黑衣人也有些疑惑,刚才他从眉间尺这儿感受到了一丝杀气,难道是那个盒子里的人头发出来的?

    “哈哈哈,天下间最好的两把宝剑,终于是都到了寡人的手里!”楚王非常的兴奋,举着两把宝剑,就像他天下无敌了似的。

    邱明不屑的撇撇嘴,天下间最好的两把宝剑?没见识的人啊,干将确实是一个铸剑奇才,能够想出来以身饲剑的办法,让宝剑拥有了器灵,甚至有了进一步提升的可能。

    可是这把剑的材质先天就弱了许多,用凡火淬炼的,能是什么好材料?就算有那些练气士帮忙,顶多也就是灵火,绝对没有天火。

    那些顶尖的材料,就凭这些练气士,岂能获得?

    而且现在这两把剑远没有邱明在吕洞宾手里见到时那么厉害,看来那时候两把剑已经成长了许多。

    黑衣人一脸的微笑,似乎对这两把宝剑并不动心,而其余一些人多少都有些羡慕,甚至眼神中有着贪婪之色。

    “先生,这把剑孤就赠与你了。”楚王将莫邪剑伸向黑衣人。

    黑衣人摇摇头:“多谢大王厚赐,但如此宝剑,也只有大王配得上拥有。”

    “哈哈哈,说得好!劳烦先生将这眉间尺的人头毁掉,孤要亲眼看见。那时候连同你告诉本王眉间尺事情的功劳一起赏赐,先生要什么尽管跟孤说。”

    楚王非常满意,他敬重这位,可是若这位恃宠而骄,那他就不得不想办法将这位除掉了。我是君,你只是臣!你本事再大,也要听我的命令!

    但是现在嘛,他要倚重这位的地方还很多,尤其是这位跟太子走的并不近,这让他非常的满意。

    “这把剑还是先放在先生那里,三天后,孤要看到眉间尺的人头毁掉!”

    ……

    “你刚才是想刺杀楚王?”黑衣人喝问道。

    此时他们已经回到了黑衣人的家中,黑衣人的家宅也非常大,足以证明他多么的受楚王宠信。

    “我告诉你的话你都忘了?你不想为你夫君报仇了?现在你儿子的脑袋已经被割下,只有我能救他!”

    “我再提醒你一下,我不只能救眉间尺,还能让干将复活!”

    眉间尺大惊,这人竟然能让父亲复活?而且听他的意思,他将自己误认为娘亲了。他是按照前辈要求的那样,装扮成了那个要他献上头颅的黑衣人的样子,难道那个人竟是娘亲不成?

    娘亲就是听信了这个人的话,才认为脑袋被割下之后还能活?而且这人还说能救活父亲,就是因为这些,娘亲才想要让自己割下头颅的吧?

    “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有什么秘术吗?还是说,有谁帮了你?”

    邱明此时也明白了,难怪莫邪会变得这么疯狂,为了给夫君报仇,不惜牺牲自己的儿子。原来她是认为儿子剩下一个头,还能复活,尤其是这个人还说能够救活干将。

    或许后面一点,才是让莫邪真正答应的原因吧。

    不过这个人修为也不算很强,虽然这人的气息隐藏的不错,可是邱明发现对方也就是炼神境,是怎么能保证让干将复活呢?

    最大的可能,这就是在欺骗莫邪罢了。利用莫邪救夫心切的机会,让莫邪替他杀掉楚王!

    这人竟然要杀掉楚王,胆子还真是不小,弑君可不是谁都敢做的。哦,按照这位的计划,真正杀死楚王的,应该是莫邪和眉间尺这娘俩。

    到时候这位还能说是帮助楚王报仇的,只要能够安抚或者控制住楚国太子就行了,那么这件事,跟太子是否有关系呢?

    如果太子不知道,那么这个黑衣人,就有很大的可能是那个幕后黑手。如果太子知道,那事情的变化就更多了。

    眉间尺的耳朵动了动,忽然盯着黑衣人的双眼:“干将到底是怎么死的?楚王为什么要杀掉他,是谁进了谗言,是不是你!”

    “笑话!干将就是楚王下令杀死的,我与干将是好兄弟,这才帮助你们报仇,你竟这么说。若真是我,你还能活着吗?”黑衣人一脸怒气,似乎是非常生气对方怀疑他。

    究竟是这位黑衣人是戏精,还是真的不是他?

    邱明在这个黑衣人的府上,并没有发现能够炼器的东西,也没有发现任何充满魔气的地方,甚至这个黑衣人身上的气息都是跟其他练气士差不多,所以他不确定这人到底是不是那个打算用生魂炼器的幕后黑手。

    不过有人说佛魔一念间,那么仙与魔或许也是一念之间的事情罢了。这个黑衣人现在身上没有魔气,难保不会瞬间魔化。

    就像穿山甲精,修炼魔功之后,也能隐藏身上的气息,只有施展功法的时候,才会显露出来。

    眉间尺似乎没有听到黑衣人的话一般,忽然话锋一转:“你可知道干将剑是如何铸造的?你又知道为什么干将剑要强于莫邪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