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目光炯炯的看着眉间尺:“我当然知道,毕竟那时候是我帮助干将一起铸剑的,没有我,同样没有那两把宝剑!”

    楚王原本只知道有一把宝剑,但是他却知道有两把。没有他,干将连融化一些铸剑的材料都做不到。

    那些异兽的羽毛、骨头,那些珍贵的金属、石头,靠着普通的火焰,能够融化的了吗?还有淬火用的寒水,那也是他千辛万苦寻来的。

    干将是铸剑师没错,但是没有他,干将能够成功吗?凭什么最终的名声,都让干将拿走了?

    那时候干将明明答应将一把剑留给他的,可是结果呢,干将将那把雄剑藏起来了,雌剑献给了楚王,让他的愿望变成一场空!

    早知如此,他又何必帮着干将隐瞒,直接将两把剑都给楚王得到就行了。这样的干将,难道不该死吗?

    没错,就是他鼓动的楚王杀掉干将的,是他跟楚王说,干将离开之后,或许会去秦国铸剑,毕竟秦国更加强大,这些年对战周围的国家都是获胜,缴获了不少的珍惜材料。

    加上秦国的国力更加强横,拥有的练气士更多,难保秦王未来不会有一把更好的剑。

    楚国是天下第二强国,但是楚王却认为自己是第一帝王,他应该拥有天下间最好的剑,这样他就会感觉到自己高出秦王一头。

    所以他稍加挑拨之后,楚王就下令,处死了干将。他那时候想要去找干将藏起来的剑,却根本没找到。

    干将一直在防着他,早已经提前将宝剑藏好,而干将怀孕的妻子莫邪也消失了,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就在他以为干将剑跟他再也无缘的时候,那天他看到了远处传来的霞光,天地异象,这绝对是宝物出世。

    他稍加推算,就算出来是干将剑出世,而且此时的干将剑,比刚铸成的时候强大了数倍不止。他当然也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就是干将的灵魂,在那把剑里。

    早在铸剑的时候,干将就跟他说过一个设想,那就是用人的灵魂,融入到剑里面,成为剑灵。

    这样这把剑就有了灵,可以随着灵的成长而变得越来越强大。所以哪怕这把剑不是神剑,但是经过日积月累,或许也有成为神剑的可能!

    为什么干将认为自己的剑会是天下间最好的,就因为这两把剑能够成长,所以一定能超过欧冶子铸造的湛卢剑。

    这个时代最著名的铸剑师就是欧冶子,铸造的名剑非常多,包括湛卢、巨阙、胜邪、鱼肠、纯钧、七星龙渊、泰阿、工布……其中湛卢剑还被称之为天下第一剑!

    而只有少数人知道,欧冶子的女儿叫做莫邪,所以说欧冶子其实是干将的岳父,传闻两人还是跟随同一人学习的铸剑。

    干将一直想要超过欧冶子,可是凭他的铸造水平,根本达不到,终于是有了机会,他就开始尝试这个极为大胆的设想。

    开始的时候,黑衣人也觉得这太疯狂了,干将的技术已经是炉火纯青,总有一天能够超过欧冶子的。

    可是干将等不了,因为干将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他要用这种方法,超过欧冶子,成为世间第一铸剑师。

    黑衣人知道干将会铸造两把宝剑的时候,自然是答应了,他想分一把么,可是剑却最终没有到他的手上。

    当知道是干将剑出世之后,黑衣人并没有想要得到干将剑,因为他有了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

    干将的灵魂,怎么比得上帝王的灵魂?如果用帝王的灵魂来铸剑,绝对会更加厉害。他可以将帝王的灵魂融入到自己的飞剑之中,成就最强大的宝剑,超过干将剑,超过湛卢剑!

    所以在楚王佯装要将莫邪剑送给他的时候,他才直接拒绝了,没有一丝犹豫。既然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要差的?

    干将或许都不知道,他的一些选择,造就了今天这个结果。如果不是干将的以身饲剑的方法,黑衣人也不会想到用帝王的灵魂来铸剑。

    在黑衣人看来,其实最合适的灵魂应该是秦王的,只可惜秦国那边太强大,他也没有机会,只能退而求其次,应该也差不太多。

    而且他还想到了一个更加邪恶的办法,那就是让灵魂互相吞噬壮大。他会让楚王的灵魂跟眉间尺、莫邪他们的灵魂在一起厮杀,形成一个更加强大的灵魂,兼具帝王之气与匠人之魂的特性。

    在未来的时候,他用这把剑每斩杀一个人,都可以吞噬对方的灵魂,让剑变得更加强大,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成为天下第一,无可争议的第一。

    甚至他还想着将秦国的名将,也是此时第一名将白起斩杀,那肯定也是极为特殊的灵魂。再将其他所有国家的帝王斩杀,壮大剑魂。

    他有了这把宝剑,最终肯定能坐到王座之上,而且不是某一国的王座,而是所有国家的共主,唯一的王!

    至于说这样炼成的剑魂会不会煞气太重,他根本不在乎。白起杀了多少人,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多少练气士在面对白起的时候都站不稳呢。

    “莫邪,你脸上的隐藏手段,可以撤掉了,在我这里,很安全的。”黑衣人还以为面前的人是干将的妻子莫邪呢。

    这是他找来的匠人之魂,如果她的魂魄不够,那么加上干将之子眉间尺的灵魂应该就能相当于一个完整的匠人之魂了。

    当然,他还可以用未来铸成的宝剑,斩断那把干将剑,吞噬里面干将的魂魄,那绝对是最顶级的匠人之魂。

    黑衣人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那个装着“眉间尺”头颅的木匣,但是他看到里面竟然是一块石头之后,整个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是谁偷走了眉间尺的头颅?那么眉间尺的魂魄呢?少了这个魂魄,他的计划就没那么完美了!

    “莫邪,眉间尺的头颅呢?”

    “我不会将我儿子的头颅交给你,是你,肯定是你害死了我的夫君,你想用我们的灵魂来铸剑对不对?”一个声音忽然从黑衣人的身后传来。

    黑衣人转身大惊,身后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人,还有那个人是莫邪?那么带着眉间尺头颅来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