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当着那些练气士的面带着眉间尺离开,也是给他们一种警告,警告他们不要再找眉间尺麻烦。

    在一座坟墓前,眉间尺站起来:“前辈,我真的不能拜您为师吗?”

    “你我缘分已尽,以后你会有属于自己的机缘,将来或许能遇上比我更加强大的名师。记住,如无必要,千万不要暴露那两把剑。你也不要来找我,我要走了。”

    邱明说完就骑上九色鹿离开,眉间尺在他身后再一次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感谢邱明帮他报了父仇。

    在邱明离开后不久,一个十分壮实的老人出现在眉间尺面前:“孩子,你叫眉间尺?你的父母是干将莫邪?”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眉间尺一脸的警惕,是楚国派来追杀他的人吗?

    “我叫欧冶子,是你娘亲的父亲,你该叫我一声外公。走吧,以后跟外公一起生活,外公教你铸剑之术,让你可以继承你父母的遗志。”

    ……

    “邱明,我们要去哪儿,去海外吗?”九色鹿一边走一边问道。

    “不,随便转转。等等,你看前面云层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邱明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云层问道。

    离开眉间尺后,他就找了个山洞闭关,将耗费的灵力都补充回来,又仔细思考了一下这次争斗的心得,略有收获。

    今天出关,就骑着九色鹿一起离开,本来就是想到处转转,看看能否采集到一些灵药,或者找到一些珍贵的材料。

    这个世界的珍贵材料绝对不少,否则干将怎么能铸成那两把宝剑?那些练气士的飞剑又是怎么铸成的?

    而且邱明离开之前,还得到了一本方士的心得笔记,上面有一些对炼丹的理解和推测,让邱明也得到不少启发。

    这个世界的天地灵力还算浓郁,也难怪能见到这么多的练气士,其实邱明更好奇的是,秦国那边又有什么有名的练气士吗?白起是不是练气士?海外三仙岛的弟子,是不是不少都在各国担当供奉?

    所以他才没有继续呆在山洞中潜修,而是打算出来游历一番。结果一出来,就见到了云层中的异象。

    九色鹿仔细看了看:“那好像是一条龙?”

    邱明也看清了,确实是一条龙,只是这条龙在干什么,既不是施云布雨,也不是在觅食,好像是出来游玩的时候,被什么吸引了一样。

    不好,那条龙冲向了一座大宅,宅子里定然有许多人,该不会这条龙要吃~人吧?

    九色鹿飞快的向着那个方向奔跑,邱明眼睁睁看着那条龙冲入宅子里,盘在了一根柱子上。

    呃~~好像他是误会了什么,那条龙貌似没有吃~人的意思。只是那头龙的对面一个人,此时正长大了嘴巴,似乎是下巴脱臼合不上了。

    “听说你很喜欢我们龙,我特意来看看,但是你为什么不说话,你好像很害怕?”白龙敖金对着面前的人类说道。

    它还刻意控制了声音,但是面前这个人怎么还是一副见到鬼的样子,这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

    “听说了吗,县令(注:那时候可能不是这个称呼,但这个称呼更容易被理解)家里来了一条龙!”

    “那可是真是太好了,县令最喜欢龙了,他家的柱子上雕刻的都是龙,墙上画的也都是龙,就连屋檐什么的也都是用的龙图案,这回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你要不要去看看,那可是龙啊,传说中的神兽!”

    “我就算了,我觉得龙挺可怕的,要去你自己去,我还是回家给菜地浇点水吧。”

    邱明听着路上几个人的交谈,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拍九色鹿,从云层中下来,他随便拦住了一个人:“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一个外乡人。”

    “听口音就知道你是外乡人,这是叶~县,你要去哪儿啊?”

    “哦,那就没错了,我继续往前走就行,多谢。”邱明拱拱手,这里是叶~县?

    那个宅子里面住的是叶~县的县令,岂不就是传说中的叶公?这倒是有趣了。

    当邱明进入叶公的房子时,正看到许多仆人往外跑,可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龙,更多人对龙都是惧怕,生怕龙一口将他们吞了!

    院子中间站着的那个人就是叶公吧,啧啧,吓尿了啊,是真的尿了。

    叶公此时内心非常的害怕,他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竟然会飞来一条龙,一条如此大的龙,比书上记载的都要大许多许多。

    没错,他家里确实四处雕刻、绘画着龙,他也确实跟别人说过,他喜欢龙,这不是说谎。可是他喜欢的是画上的龙,雕刻上的龙,并不是真正的龙啊。

    当面对一头真正的龙时,他发现自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嘴巴因为张的太大而脱臼了,下~面不受控制的尿了出来。

    其实这点邱明完全能够理解,就像许多人喜欢看动物园里面的狮子、狗熊、鳄鱼什么的,当真正跟这些动物面对面而又没有保护的时候,许多喜欢的人同样会吓到腿软,更不要说这是比什么狮子、狗熊大许多倍的龙。

    你喜欢小狗,但当你面前出现一条长得跟牛一样大的狗时,没有人能不害怕,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被吞了,或许那条狗只是在跟你开玩笑。

    “你好,请问你是哪儿的龙族?我叫邱明邱玄光,见过这位龙族的道友。”邱明拱拱手,走到叶公身边,先帮叶公将下巴接上。

    “我叫熬金,是长江龙王的儿子,你身上有龙族的气息?”

    “原来是长江龙王的太子,我身上有一件东海龙王赠送的白龙鳞甲。对了,你旁边这位可是很仰慕和喜欢龙族的,被你吓坏了可不好。”邱明给叶公体内灌输了一点灵力,帮助其稳定心神,否则一会儿恐怕会吓破胆。

    “哼,一直说什么喜欢我们龙族,我就过来看看,想要交个朋友。哪知道居然是这种人,见到我一句话不说就算了,这分明对我就是害怕,哪有一点喜欢?!”

    “敢戏耍和欺骗我龙族,罪不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