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道具好像不会什么修行之法啊,完全是在凭借本能吸收月华之力。”九色鹿站在一边,歪着脑袋看着道具。

    经九色鹿这么提醒,邱明也才想起来,道具好像真没什么修行之法。如果道具能够化形,那么倒是可以修行上清一脉的功法。

    上清一脉当初万仙来朝,其中有八成都是异类成仙。而像是老子、元始天尊他们呢,门下甚少有异类。

    曾经元始天尊门下有个异类仙人,叫做申公豹,据说是一只云豹成仙,但最终被从阐教除名,加入了截教。

    这方面阐教比老子的人教要严苛的多,元始天尊甚至都没有坐骑,而是乘坐九龙沉香辇出行,就是九条五爪金龙拉的车,逼~格看起来更高一些。

    以后要是遇上哮天犬,或许真应该问问,哮天犬是如何修行的。不过哮天犬就算告知了方法,也未必就适合道具,毕竟哮天犬是天地唯一的犬类神兽,还是后天进化的。

    九色鹿也有修行之法,属于血脉中传承而来的本能,根本无法传给道具。

    没有好的修行之法,那么就只能靠着积年累月的修行慢慢积累,效率太低,也无怪乎那些妖兽总是愿意用修行年数来衡量实力。

    要是孙悟空没有修行之法,绝对不会短时间内修为就提升这么快,成为七大圣之一。

    有没有修行之法,不止对修行速度影响,还对战斗力有着很大影响。七大圣哪个没有修行之法?牛魔王也会七十二变呢。跟他们岁数差不多,甚至修行时间比他们更久的都有,但许多都打不过他们。

    要是能遇见一个妖族的修士,倒是可以讨教一番。能有最适合的功法当然好,如果没有,次一些的也能接受。

    三个小时过后,月华之力变得越来越少,道具又不会功法,无法凝聚更多的月华之力,终于是停止了拜月。

    “道具,你得学会收敛自己的气息,就像九色鹿一样,平时根本让人看不出来你厉害才行。”

    道具露出一个萌萌哒的笑脸,这样够了吧?

    邱明摇摇头,好吧,看来道具还是没懂。一般人看到道具这个样子,自然是不会注意到其他,甚至也未必注意的到。

    可是对于修士来说,尤其是那些能够感应气息的修士,最开始都是选择感受对方的气息,从而判断对方的实力,跟对方长什么样根本没关系。

    九色鹿在旁边忽然放出了一丝气势,吓得道具迅速往后退了好几步,一脸惊恐的看着九色鹿,刚才它有一种九色鹿要吃了它的感觉。

    “看到没,你要想办法控制,不要让人看出来你一个高手,哦,不对,是高狗,这样一来……”邱明开始给道具讲扮猪吃虎的道理。

    回到家里,邱明还在让道具努力尝试,当道具能够掌握这一点的时候,就可以称之为妖了。

    ……

    “儿子,道具这是在干什么呢,怎么好像无精打采的?”邱重山有些疑惑,道具这小家伙不一直都是精力无限的样子吗?

    早上该下去遛弯了,以往每天道具都会非常积极,今天怎么有些蔫儿呢?还有他看道具好像是想要做什么,仰着脑袋,对着屋顶的灯。

    “爸,道具已经能够吸收月华之力了,上次你们说道具有一天忽然有些不对劲,那天也是满月吧?”

    “只是有一点不太好,道具是靠着本能在吸收,滋养自己的血肉,让它能够变得更加强大,但是效率太低了,而且气息容易外泄。”

    “我在想着让道具收敛气息,能够更好的控制力量,这样下次吸收月华之力的时候也能更快,成长的也会更快。”

    道具能吸收月华之力了?!邱重山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非常的惊讶。

    他曾经也是见过妖兽的,知道妖兽会吸收月华之力练功,但是一直没跟道具的异常联系起来。

    妖兽都是那些长相非常凶猛的么,道具这个样子,太有迷惑性了。而他现在感受一下,才发现道具果然不一样了。

    “算了吧,我看道具这样就挺好,等它再大一些,自然就会明白了。”

    道具才多大啊,哪个妖兽不是有着上百年的修行才开窍的,道具还不到一岁呢。

    不足一岁就能做到这些,也证明了道具的天赋不凡,是因为儿子给道具吃的那些丹药,还是因为那根奇怪的骨头?

    邱明发现自己对道具的要求确实是太高了,不只是道具还很小,现实世界的灵气稀薄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这种条件下,道具能够进化到如此程度,已是非常不易。

    “好吧,可能是我给它的要求太高了,让它先这样吧。道具,去玩吧,以后慢慢尝试,老爹也给你想想办法。”邱明想了想,九色鹿都多大了呢,在小时候也未必有道具这么厉害。

    邱重山这才带着道具下楼,顺便将垃圾扔掉。

    ……

    在垃圾场,许多野猫野狗等在觅食,翻垃圾是它们最简单的活得食物的方法,因为它们身上都脏兮兮的,就算想要靠着卖萌,也没有几个人愿意靠近它们。

    一只浑身脏兮兮的猫靠近了一个灰色垃圾袋,它在这里面嗅到了一股食物的气味儿,而且这气味还有些怪,格外的吸引着它。

    用爪子撕开垃圾袋,那股味道变得更加强烈,好像还有一股血腥味儿。它低下头,飞快的进食。

    当吃完之后,它忽然开始发出凄厉的哀嚎,身上渗出不少的血迹,吓得许多野猫野狗都不敢靠近了,觉得这块忽然变得很危险。

    叫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弱。原本一只浑身脏兮兮的白猫,此时毛都黏在一起,变得更加脏。

    “小猫,你怎么了?”一个拾荒者来捡垃圾,看到了这只奄奄一息的猫。要不是它的胸口还在起伏,甚至会他都以为它已经死了。

    “是被其他猫欺负了,还是被其他狗欺负了?走吧,我找个地方给你洗一洗,希望你能活下去。”

    拾荒者将猫抱起来,他没注意到的是,这只猫已经睁开了眼睛,呼吸也变得越发有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