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吃饭的时候,爸妈都喝了一小盅仙酿,两人感觉到澎湃的灵力,赶紧坐下炼化,用来滋养身体。

    他们现在每天还打坐修炼,都是在打熬身体,身体强大了,那么招式也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至于气,可不能再涨了。

    “爸妈,一会儿我去买几个酒坛子,给你们稀释一些灵酒,你们可以每天都喝一杯,不用省,没了我再去弄。”

    “这样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我也就要变成酒鬼了。”谷伴月笑着说道。

    邱明心说,您这是没见过吕洞宾喝酒,那货能躺在酒壶上,一次喝一天。还有孙悟空喝酒的时候,那就是灌。

    刚吃过午饭不久,老爸就被人喊出去了,说是去打麻将,结果不一会儿,老妈也被人喊走了。好吧,麻将真不愧被称为国粹,他记得爸妈以前都不玩来着。

    “走吧,也带你出去溜达溜达。”邱明出门的时候,看到道具眼巴巴的瞅着他,就把这小家伙也带上了,“记得啊,不准快速跑,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下楼往小区外面走的时候,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大声喊道:“师父,师父,我们真是有缘啊。”

    邱明回头,又是那个开卡宴的人,他有朋友住在这个小区?还是说跟着他到了这里?被人跟踪,他不应该没发现啊。

    “我说过,别跟着我,而且别再喊我师父!”

    “偶遇,真的是偶遇。我爸就住在这个小区,没想到您家也住在这儿。诶呀,这么巧,您也喜欢哈士奇,我也有一条,不过比您这个大一点。”

    周文宇喋喋不休的说着,想尽一切办法套近乎。不过他总觉得哈士奇跟大师的画风不太搭,大师就算是要养狗,也应该是那种高大威猛的吧?

    “停,我跟你不熟,也不是朋友,不想跟你聊天。”嚓,这货也太能说了。

    “大师,大师,我真心拜师学艺,要不您收个记名弟子啥的不行吗?”昨天他跟那个女孩儿滚床单了,结果发挥十分不理想,他迫切想要学习那种秘术。

    看到这人一口一个大师的叫着,引来了不远处几个人的侧目,邱明皱着眉头:“住口,我说过了,我们无缘。”

    “怎么没缘呢,我们这才多久啊,就见了两面。您也住在这儿吧,我们这算是邻……”

    邱明忽然抬手在周文宇身上拍了一掌,然后饶过周文宇离开了。周文宇在原地愣了一下,忽然晃了晃脑袋,刚才这是怎么了,他怎么在外面站着,他想干什么来着?

    哦,对了,他这是刚从老爸那要完生活费,这是打算出去找朋友喝酒呢。那朋友说有一种神药,他打算弄来试试。

    周文宇跑到门口,超过了邱明,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完全没有认识的意思。开车,走人。

    只是开上车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但到底是忘了什么,他又想不起来了。

    不过想不起来就不想了,还是先去找朋友要紧,昨天在那个妞身上丢了面子,一定要找回来才行。

    看到周文宇从身边走过,邱明十分满意。忘字诀,左道之书上记载的法术,可以让人遗忘一些事情,可以是一段时间,也可以是关于一个人的。

    曾经法海就对许仙用过这一招,让许仙彻底忘记了白素贞和小青,但最终还是失败了。不过那是因为许仙本身也不凡,是医仙转世。

    邱明原本并不想用这种法术对付他人,不过实在是被周文宇缠着没办法了。现在这样多好,大家的生活都不会被打扰。

    至于小区里那些见到周文宇喊邱明大师的人,邱明没有担心。那些人没听到多少,也没见过邱明施展什么特殊手段,顶多就是看到邱明跟周文宇说了几句话,拍了周文宇一下。

    要是谁来问邱明为啥被喊成大师,邱明随便找个借口就行,甚至可以完全不理会。

    道具反而是一脸的懵逼,刚才那个巴巴说了半天的人,为啥忽然就走了呢?不过管他呢,今天可以去外面玩了。

    之前道具基本就只能在小区溜达,没办法,邱明爸妈很少出去玩,出去也都是有事儿,怎么会带着它呢?

    还是跟着老爹好,外面的世界多精彩啊,只要不是往天上飞就行。

    邱明如今天书上面的秘术也修行的差不多了,除了因为修为而受到限制的,其他至少都已经入门。左道之书上面记载的法术,更是全部学会了,甚至还有一些都已经做到了精通。

    也不知道现在蛋生过得怎么样,什么时候他才能再次回到《天书奇谭》的世界。

    ……

    邱明买了八个酒瓶子,那种大玻璃瓶,上面有水龙头的。他往一个瓶子里面都倒上了一些灵酒,不超过十分之一。

    一挥手,一些水凭空出现,瓶子灌满,灵酒被稀释了。邱明一张嘴,瓶子里一股酒水飞入口中。

    他摇摇头,这样不对,灵酒虽然稀释的不错,但是酒味儿也变淡了,口感太差,要不再兑上一些其他的高度酒?

    道具看到老爹在吃东西,也闻到了一股香味儿,在邱明身边跳来跳去的。好吃的,为啥不分给我呢?

    “道具,别闹,这是酒,你不能,诶,应该可以尝尝吧?”邱明还想说狗不能喝酒呢,但想想道具那恐怖的消化能力,这酒应该可以喝。

    反正这一瓶勾兑的也出现了问题,不如就给道具喝掉算了。里面灵力不少,比得上一般的丹药了。

    他一挥手,一个印着骨头的碗飞过来,邱明给道具接了一点:“你想喝,那尝尝吧。”

    道具低着头用舌头卷着喝,不一会儿,就将碗里的都喝干了,然后抬头看着邱明,一副没喝够的样子。

    “呀,你还真喜欢喝啊,那再来点吧。”

    晚上的时候,谷伴月先回来了,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道具没有跑出来迎接,而是在狗窝里呼呼大睡。

    “怎么,道具又睡着了吗?”之前道具睡着过好几次,每次都睡很长时间,但是这段时间很少发生了啊。

    “嗯,它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