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色,你又要走?”戒痴眼神中有些不舍,虽然他能熬得住孤单,可要是有人陪,当然更好了。

    “嗯,还有点事情要做。有空我就回来,或许一两个月,或许几天就回来了。”

    “哦,菩萨会保佑你的。”

    邱明抬头看着天,菩萨真的会保佑我吗?

    离开小庙,邱明去采集了一些不错的药材,到了海边,他却没有进去。这个世界也有四海龙宫,他身上可还有白龙鳞甲呢,不易出现,否则会很麻烦。

    一阵金光闪过,邱明消失了。海里有一个虾兵冒出脑袋,怎么回事,刚才那个人消失了?难道说是飞升了?

    诶呀,能见到修士飞升,绝对的好兆头,说不定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当上一个小统领呢。

    回到家中,邱明看着那本书,往后翻,翻到了葫芦小金刚的那一页。小金刚正跟小蝴蝶手拉着手在玩耍,果然这小子是出去玩忘了时间。

    在一个山洞里,一个黑影正照看着七彩莲花,而七彩莲花并不是只有一朵,那个黑影就是山神吧。

    总有一天,这些秘密,他都能知道。

    继续向后翻,翻到最新一页,一阵金光闪过,邱明消失了,书页上显出四个大字——大禹治水。

    ……

    邱明看着周围的环境,这次不再是树林边,草丛里,而是在一个小土丘上,不远处,能够看到一条奔流的大河。

    这个世界的天地灵力比较浓郁,也就说明这个世界比较危险,不过现在邱明的实力也更强了,西游的世界他都不怕,更何况是这里。

    脚踩祥云飞起来,邱明看到河边好像有个人正在用捕鱼。这么湍急的河流,那人站在河边却丝毫不受影响,身体该有多么的强横。

    邱明看了看那个人的服饰,再看看自己的,差距好像有些大,毕竟此时距离唐宋还有几千年呢,不过邱明稍微挥了一下手,身上的衣服就变成了粗麻布。

    他慢慢的向着那人走过去,那人全神贯注的盯着河水,手里的尖树枝忽然刺出,再拎回来的时候,上面已经叉着一尾半米长的大鲤鱼。

    这么大的鲤鱼,一般人可搞不定,可在这人手中,就像是叉着一条小金鱼似的,手一点都不见抖。当然了,这个人个头也非常高大,足有两米,身上肌肉鼓起,一看就是个大力士。

    叮咚~

    【发现关键人物禹,触发任务。主线任务1:让禹三过家门,至少回家一次。主线任务2:帮助禹开凿龙门山,梳理河道。主线任务3:帮助禹开创大夏朝。支线任务1:打败黄河龙王。】

    后面还有提示任务必须完成的话,邱明没多理会,而是盯着禹在看。这位就是禹,开创了大夏朝的禹,也让中华大地,终于有了华夏这个称谓。

    不过现在看起来,禹虽然比一般人要强得多,可也强的有限,如果对上一个练气期的修士,肯定会落败。

    这个世界的天地灵力还算浓郁,看来禹是没有得到传承。也对,这个时代恐怕还没有练气士,就算有,也肯定是凤毛麟角。大多数的人,都是锻炼身体。

    “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禹好奇的看着邱明,他在这儿生活的时间也不短了,就算有些人不认识,也应该脸熟才对,但他从未见过这个人啊。

    看穿着打扮,也不像是外乡人,只是人长得瘦弱了一些,不知道是属于哪个部落的。

    “我叫邱明,我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路过这里。”

    “你是做什么的?”禹觉得很奇怪,这人路过这里要干什么,喝水也不该来这里,不远处就有小河流,那边的水可清澈的很。

    要说是找吃的,捕鱼,可这人是空着双手,难道是用手抓鱼吗?在黄河这里,他都做不到,这个瘦弱的人怎么可能做到?

    “我只是来看看这条河,每年雨水多的时候,河水总是泛滥成灾,该治理一下了。可惜的是,之前虽然有人在治理,但是方法错误,每次都是治标不治本。”

    邱明说完这句话,看到禹的脸色有些变化,因为之前负责治理河水的不是别人,而是禹的父亲鲧(gun三声)。

    鲧治理河水的方法也是之前所有人采用的方法,那就是哪儿漏了就堵住哪儿。每年带着人不断的堵缺口,可惜河水依然每年继续泛滥,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收效甚微。

    很多时候看着河水堵住了,有人在下面种植了庄稼,但是还没能庄稼收割呢,河水就再次淹没了庄稼,浪费了一年的时间不说,种子都收不回来。

    也正是因为如此,鲧被舜帝给判处了流放之刑,死在了外地,这也是禹心中的痛。

    今天这个人来跟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这人是否认识他,故意这么说的,是在埋怨他的父亲吗?

    禹冲着邱明躬身:“之前负责治理水患的是我的父亲,没能彻底治好,肯定给你的家庭带来了不小的损失,我会尽力弥补的。”

    一般人听到别人说出自己父亲的错漏之处,要么转身就走,要么就辩解一番,甚至动手都正常,像是禹这般直接道歉的,还真是少见。

    难怪禹能够开创大夏王朝,光是这份胸襟,一般人就没有。

    “这不是你的错,无需你的弥补。尧帝归天,舜帝继位,治水肯定还会继续的,我对治水也有一番见解,要是你治水遇上了麻烦,可来那边找我。”

    邱明指了一下那边的土丘,转身离开。

    禹嘴里有些苦涩,我来治水,这种事情怎么会轮到我的头上。虽然我也是黄帝的后裔,父亲也曾是尧帝身边的臣子,可是因为父亲治水失败,家道中落了。

    父亲是舜帝亲自革职流放的,他当然听说舜帝还要找人治水,可找其他人都可能,不会找他这个罪臣之子吧?

    这人看来也是有心治水,但无官无权,可应该去找别人,找他却是错误的。

    算了,还是别想那么多,后天就是他大婚的日子了,要好好准备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