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原本对于邱明住的地方有些疑惑,那个土丘他也见过,上面光秃秃的,除了一些草,好像别的什么都没有,怎么住人?

    难道是在土丘下面,挖了一个山洞?可是昨天他还路过那个土丘呢,哪儿有什么山洞啊,这人要是自己盖房子,就算不是用石头垒,用木头搭建也要好几天吧?要不明天去帮帮他?

    可是第二天,禹就发现那个土丘上面出现了一座木屋,而且这座木屋极为漂亮,木头的表面被打磨的非常光滑,每一节木头都是一样长短,一样粗细,这人是怎么做到的?

    附近并没有树林,距离最近的树林也要走上两个时辰,光是将这些木头运送回来,就要多久呢,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人绝对称得上是能工巧匠,甚至可以称之为匠神,那么这人说会治水,应该就不是假的,只可惜,这件事跟他没啥关系。

    这种小木屋,邱明建造起来已经熟门熟路,甚至如果他想,建造一座砖房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不过那就太惊世骇俗了。

    小木屋的门口还有一个小的篱笆院,邱明坐在院子里的木椅上,手里端着一杯灵茶,悠闲的晒着太阳。他打听过了,禹明天就要大婚,他要准备一些礼物。

    ……

    邱明看着禹的家,一个泥砖盖的房子,这种泥砖就是弄黄泥和茅草压实、晾晒形成的,算是最古老的人造砖。

    房子并不高,上面铺着茅草,院子虽然不大,但打扫的非常干净。或许也是因为院子里什么都没有,所以才如此干净。

    院子里的摆放了几张桌子,都是用木头捆扎的,但却非常结实。桌上摆着一些个陶罐,陶碗,一些人坐在桌旁。

    现在的天气还很热,院子里好几个人穿着的都是非常“时髦”的兽皮坎肩,这些人是连麻布衣服都穿不起。

    当邱明走进来的时候,禹愣了一下:“邱明,你也来了,快快坐下,一会儿喝点浊酒。”

    大家来的时候,都不是空手,但也就随便拿点东西过来。有的带着一尾鲤鱼,有的带着一只野兽,有的带着一些鸟蛋,还有的拿来一些果子,只有邱明,带来了两个筐,上面还盖着青草,大家都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

    曾经禹也算是官宦之家,只可惜父亲治水失败,又被人举报说消极怠工,因而被革职流放,否则禹娶妻,家里绝对不止这么点宾客,也不会只有这么点东西。

    像是邱明这样带来两筐礼物的,才应该是正常的。可是现在,这两筐礼物,却太突出了。

    禹也很疑惑,他跟邱明不过是萍水相逢,自己结婚,对方过来喝杯酒很正常,但是送这么多礼物,就太奇怪了。

    一些宾客也都议论纷纷,其中有一个人,穿着的也是麻布衣服,算是这里最富有的人。他也不是外人,是禹妻子的兄长。

    当年禹的父亲与他的父亲同殿为臣,两家定下亲事,这很正常,而且禹也确实很让他们家满意。

    可是很快禹的父亲被发配死了,这门亲事他们家原本是想告吹的,但是妹妹认定了这个禹,父亲也只能同意。

    这次妹妹出嫁,也只是他带人送亲过来,父亲压根就没出面。他内心也认为禹扶不起来了,但今天为何会有人送上如此厚礼?这人又是谁?

    宾客们开口问,禹也好奇,直接将筐上面的草拿开,露出里面的东西。一整张羊皮,这算不上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可是当他看到羊皮上面的图案后,眼睛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羊皮上面画着许多河流,还有一些山脉,这分明就是一份详细的天下地形图,这可是舜帝都未必有的好东西!

    要是有了这个,就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如何治理水患。父亲当年要是有了这个,也不会被流放了。

    这绝对是一份厚礼,价值不可估量!

    羊皮的下面,放着一些金属的尖刺,看着不像是铜的,他随手拿出来一个,对着一个石凳用力一刺,竟然直接刺进去了!

    这是谁打造的,竟然如此锋利?要是有这个,开凿巨石可就容易多了,比他们用石头互相砸能快上数百倍!

    这个筐空了,另外一个筐里,也是一些不知道什么金属制作的东西,看起来都是工具,这些都是这位制造出来的吗?

    原本他看到邱明的木屋,就猜测邱明是一位很好的匠人,但是以为邱明只是会制造木头而已,竟然还会制造这些工具。也对,要不是有这些工具,是怎么能如此快速的造出一个木屋的?

    “邱明兄弟,你的礼物太贵重了。”

    如此好的工具,还有那张地图,如果先给舜帝,足以换取一个大臣的职位,甚至还有一片土地。

    他与邱明非亲非故,怎么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而且对方给与了这么贵重的礼物,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些都不是给你一个人的,而是帮助你将来治水的。相信我,我会占卜,你很快会负责治理水患,全天下的水患。”邱明本来想拍拍禹的肩膀,后来想了想,改为拍拍禹的手臂,没办法,手往高抬拍别人肩膀,太怪异了。

    邱明为了帮助禹来治水,特意画了一份天下河流、山川的地图,为此他甚至元神出窍,探查了黄河流域。

    没办法,他可以按照印象中来画,可是未来河流会经过多次改道,那样画出来的,肯定错漏太大。

    而那些工具,也是邱明用铁矿石加上一些特殊的材料炼制的,上面他尝试着刻画了最简单的阵法,只能起到坚固的作用,但也能比得上一些特种钢材,跟现在经常使用的工具比起来就像是削铅笔的小刀与特种匕首的差距差不多。

    他对禹的帮助越大,那么完成任务之后,评价就会越高。而有了这些工具,禹的治水速度会更快,同样对邱明的任务评价有利。

    禹眉头紧皱,为什么邱明会认为他能够负责治理水患呢?虽然他内心对此早有想法,可因为父亲的关系,他没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