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看着面前的酒碗,刚才禹说喝点浊酒,没想到还真特么是浊酒啊,明显少了一道过滤的工序。

    端起来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有点酸甜,应该是果酒,而且里面也有着一些灵力,给普通人喝绝对很补,但邱明来说只能是当饮料解渴。

    那些野味的制作方法也就两种,一种是烤,上面抹了一些草汁、盐巴,肉味儿有点腥,可惜了这一条上好的野猪腿。

    另外一种就是煮,放在一个陶罐里面,还有一些草叶什么的当做调料,煮出来的味道同样不咋地。

    一看都是这水平,邱明选择了吃素,一些生的野果、青菜,起码味道不会太怪。

    看到邱明没怎么吃东西就离开了,禹更加肯定,邱明应该是大部落出来的,认为他家里做的味道不够好。

    回家之后,邱明让小倩弄了点吃的打打牙祭,吃那些不好的食物,让他心情很不开心。

    也是在这时,舜帝正在王宫中跟大臣商量,水患不治不行,但是应该派谁去。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主动请命。

    之前禹的父亲鲧治水的方法,就是他们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可是结果呢,人力物力没少用,水患却年年爆发,最终鲧被流放,客死他乡。

    “大家都想想,谁能治理好水患,就是大功一件,天下苍生都会感谢他的,本王甚至可以允许百姓为他建生祠!”

    建生祠,那么这个人在百姓中的威望会急剧攀升,将来有希望继承舜帝的位置啊。首领这个位置,可是能者居之,当然最需要的就是百姓的拥戴。

    可是舜帝既然给出了如此好的条件,那么谁如果领命之后却没能治好水患,结果或许比鲧还要惨。

    有两个大臣对视一眼,鲧的儿子不是曾经很有名么,还跟着鲧学过治理水患,不如就用他?正好鲧也是因为他们的告状而被流放的,要是这次再能将禹也干掉,他们就能高枕无忧了。

    如果禹恰好治好了水患呢?那他们也能落下一个举荐贤臣的美名,同样能让禹感激他们,左右都不吃亏,更何况他们被派去治理水患的事就没了。

    “王,臣举荐禹来治水,禹是鲧的儿子,自小在水边长大,对于治理水患也有着自己的见解。而且为人谦逊,待人有礼,生活简朴,做事认真,肯定能治好水患。”伯益站出来说道。

    后稷马上也站出来:“臣也认为禹非常合适,禹自幼就聪慧,德行与能力都在鲧之上,更何况他还是黄帝后裔,他绝对会珍惜王给他的这次机会。”

    伯益将那些能夸的词都快用完了,但是后稷又拿出鲧来做了个对比,让舜帝同意派禹去治水。

    其他大臣一看这两位都这么说了,他们马上明白过来,跟着就复议,共同推举禹来担当大任。反正这种活儿别派给他们就行,谁都不想全天下的跑,在家呆着多舒服啊。

    “好,那么就委派禹来治水。只是禹毕竟年少,伯益、后稷二位贤臣,你们去辅佐禹一起治水,帮着调拨人力物力。”

    伯益跟后稷怎么都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是没能逃脱治水这个苦差事,在他们心目中,这个差事绝对是吃力不讨好。

    可是舜帝已经下了命令,其他大臣此时没有一个帮他们说话的,他们还能怎么办?如果换做是别人被点名,他们两个肯定也不会吭声,免得将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来。

    ……

    禹新婚,心情还是不错的,家有贤妻,他有着一把子力气,可以种地,可以打猎,家里的生活不用发愁。

    只是每天他还是会去河边,好像这两天时间,又涨水了,这样下去,今年肯定又会出现水患。

    也不知道是否有人来治理,自从父亲被流放之后,好像这件事就空悬着了。舜帝虽然在农耕的发展上做的非常好,但如果水患不得到治理,庄稼总是被淹,大家的生活不会得到多少改善。

    一个人骑着一匹马飞快的赶来:“禹,你快回家吧,有两位大人过来,说是找你有事。”

    禹跑回家,一路上还在想,两位大人来他家干什么?到了家里一看,这二位他还认识,曾经是辅佐父亲治水的人。

    “禹,王命你来接替你父亲治理天下水患,你不要辜负了王的信任。需要什么,你尽管开口,我们会给你找来,今年一定不能再出现水患!”伯益看着禹,内心也在提防,禹不会突然暴起对他们动手吧,毕竟鲧被流放,跟他们也有关。

    只要今年不再发生水患,他们两个就算是有功,然后就能想办法,找人来替代他们的差事。要是今年还发生如此大的水患,他们可就危险了,禹不太可能如此快的就被流放,他们两个至少有一人要为此负责。

    禹惊呆了,王居然命他来治理水患,这是真的吗?

    父亲被流放之前曾跟他说过,很后悔没能治好水患,让人们继续遭受苦难,希望他将来能继承这件事,将水患治好。

    那时候他以为自己没有这个机会了呢,甚至想着如果什么时候继续治理水患,他就算是当个民夫也要加入其中,完成父亲的遗愿。

    但现在他竟然成了负责这件事的人,这让他欣喜若狂:“我一定不会辜负王的信任,肯定努力治好水患,不让人们受苦。”

    “好,你准备一下,马上跟我们去见王。”

    没想到这么快,禹嘴唇动了动,很想跟伯益说,他三天前才娶妻啊。但是重任在肩,他不能推脱。

    “好,不过走之前,我先要准备一下。”

    伯益以为禹是要跟妻子告别呢,点点头:“快点,不要让王久等。”

    哪知道禹根本没有去跟妻子说什么,而是直接跑出去,跑向了离他家不远的一处土丘。

    “邱明兄弟,邱明兄弟,你在家吗?王命我去治水,我需要你的帮助!”

    听到门外传来的喊声,邱明推开门走出来:“命令下来了吗?你去吧,等你开始治水的时候,我会去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