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明,这么硬邦邦的东西也能吃?你之前给我吃的丹药,不会也添加了这种东西吧?”九色鹿一脸嫌弃的看着邱明在研磨独角龟的独角。

    邱明居然要把这东西拿来炼丹,它是绝对不吃的,它只吃素!

    “你不吃,可以给道具吃。”

    九色鹿想了想,道具好像就是爱吃骨头的,这个独角,应该算是骨头吧?

    药石,石头也是可以入药的,更不要说这根角了,事实上确有一些丹药需要添加鹿角什么的,邱明因为九色鹿都没炼那些丹药。

    邱明舔了一点独角的粉末进嘴里,仔细感受了一下,跟描述中的金犀角差不多,可以试试炼制金犀百草丹。

    在树林里,他布置了一个阵法,遮挡他们的身影,取出丹炉,开始炼制丹药。

    一株株的灵草取出来,按照顺序丢入丹炉,不但顺序不能错误,就连时间都要十分精确。虽然说有一点错误也可能炼成丹药,但能成丹几枚就不好说了。

    “邱明,禹他们来了。”

    “知道了,别出去,让他们自己干活就行。”邱明头也不抬,继续盯着丹炉。

    禹的治水计划已经做出来了,在这里要做的事情并不太多,加上有邱明弄出来的更好的工具,还有如此多的人,一两个月肯定能完成这段,也就能让舜帝他们知道,疏导治水的方法是行之有效的。

    “禹,我们就在这里扎寨吧?明日就开始动工,尽快做出一些成绩来。”伯益也跟着过来了,他要亲自看着,绝对不能让禹治水失败,至少在他摆脱了这个责任之前。

    “不,现在就开始动工。一半人跟你扎寨,一半人跟我来。”禹是半天都不想耽搁,早一天完成,就早一天能够消除隐患。

    他的妻子怀孕了,若是能尽早完成,他也能尽早回家。

    既然禹坚持,伯益也没拦着,挑出来一些壮实的,跟他一起扎寨,至少他住的地方,一定要舒舒服服的,还要比别人的房子都高。

    一些人靠近了邱明炼丹的地方,但他们却都从两边绕了过去,当然在他们眼中,他们是直着走的,根本没有拐弯。

    九色鹿就趴在那里看着周围的人伐木建屋,一脸无聊的样子。这些人动静就不能小点么,看看小动物都被吓跑了。

    当然,即使是无聊,它也不愿意回到那个神秘空间去。这里多舒服啊,还能闻到鸟语花香,哪怕是泥土的气息都那么的芬芳。

    哈,那些人盖的什么啊,木屋都不会建造吗?跟邱明比起来差远了。

    那些人盖的屋子形状都不一样,有方的,有圆的,还有椭圆的,三角的,房屋高度不同,房屋之间间隔也不一样。

    邱明虽然不是强迫症,但如果是他来指挥建造,肯定尽量让房屋的外形都一样,方的就都是方的,圆的就都是圆的,房屋之间间隔差不多,中间可以过两辆车,土地踩实。

    现在这个,管理都不太方便。不过别人住的地方,他也不会去理会,只是炼丹间隙抽空看一眼而已。

    禹已经带着人开工了,将河道拓宽三十步。一些人开始用一些工具挖土,凿石,干的热火朝天。

    伯益就坐在自己的房子里远远的看着,他是来当监工的,可不是干活的。谁要是不努力干活,别怪他不客气!

    这一刻他比禹更加的严厉,不是他的责任心强,完全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

    哗啦啦~~噗通~~

    “什么情况,为什么总是有石头落入水中?还有这些泥土是哪儿来的,河水本来就够浑浊了,现在更看不清。”一只鲶鱼精问着手下。

    他负责看守这一条河段,可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否则被龙王知道了,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大人,是有一些人类正在开凿河岸,要将河道拓宽,这些都是他们开凿的时候,落入这里的石头和土。”

    什么?居然有人敢动黄河!

    这条河是黄河龙王的地盘,曾经有个神仙想来这里做河神,都被龙王给打跑了,现在这些凡人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河道加宽,跟我们说过没有?得到龙王的允许了没有?

    “来人,带上兵器,跟本统领去教训一下那些人类!”

    禹正带着人一起碎石呢,他的心情十分愉悦,进度比他预想的更快,看来用不了两个月,一个月多点就能干完。也是因为他们曾经在王城附近那里做过一次,工人们也变得更加熟练了。

    涨水的季节就要到来,这次一定不会让水患变得更加严重。甚至可能让好几处曾经频发水患的地方,不再决~堤!

    河水忽然翻滚,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水下冒出来。工人们都停下手里的活,看着河水,该不会是有河神吧?

    一个巨大的鲶鱼头露出水面,一个工人大声喊道:“好大的鲶鱼啊,要是抓上来,今晚大家都有鲶鱼汤喝!”

    鲶鱼统领大怒,这人类太过猖狂,居然想要吃他!那就看看,咱们到底是谁吃了谁!

    一个水柱将鲶鱼统领托起来,他扫了一下岸上的人,哼,没有部落里的勇士,也敢放出如此狂言!

    “你们都住手,谁让你们在这里开凿的?不知道这里是属于黄河龙王的水域,你们这是想要挑衅龙王的威严吗?”

    一些人吓坏了,他们治水,居然招惹了黄河龙王?曾经有些工人也是靠着捕鱼为生的,知道招惹黄河龙王有多么的可怕,哪怕是部落的勇士,也不敢招惹龙王。

    看到所有人都被他震慑住了,鲶鱼统领非常的满意,他正想让把刚才那个放出狂言的人交出来,他杀掉立威呢,就听见有人说:“我们是为了治理水患,免得人们受灾,黄河龙王肯定能够理解。”

    什么人,居然敢反驳我的话,这是找死啊!

    鲶鱼统领看向开口的那个人:“你说什么?这是要跟我们黄河龙宫对着干啊。来人啊,给我把他抓过来!”

    一些其他的小妖马上冲向禹,在统领面前露脸的机会,他们可都不会错过。

    那些小妖冲到了禹的身边,伸手抓向禹,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