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首领小心!”有人喊道。

    伯益在远处的房子里更是睚眦欲裂,怎么回事,居然还惹到了黄河龙王,这下子麻烦了,要是禹因此而死,那么他就要负责此处的治水了!

    这时候伯益似乎想明白了,为什么鲧当初只选择用围堵的方式治水,或许不是鲧想不到别的办法,而是做不到吧。

    可惜了,禹在治水方面确实有些本事,今天却要被黄河龙宫的妖怪抓走。该死的,为什么治水的时候不带几个部落的勇士来呢?

    禹看到那些小妖来的时候,没有丝毫惧怕,他感觉自己体内忽然充满了力量,他要治理好水患,保护天下的人,这些小妖阻拦他,他就打败这些小妖!

    啊~~

    禹忽然一声嘶吼,一拳打中了一个想要抓他的小妖胸口。那个小妖的胸口直接塌陷,嘴里喷着血跌落回河里。

    其他几个小妖吓懵了,居然还有人敢反抗!

    “大胆,还不束手就擒,看来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这个刚放完狠话的小妖也被一拳打飞了,也是因为禹的勇猛,其他工人发现这些小妖好像没啥可怕的,长得不就跟半人半鱼似的么,归根结底还是鱼。

    他们这些人谁没吃过鱼啊,有啥可怕的,干!

    那些工人忽然也都动手了,让小妖们大吃一惊,这些人居然都敢反抗,之前只要抬出黄河龙宫的牌子,那些人都是只会跪下磕头的啊。

    小妖门上来就被打蒙了,主要也是他们没想到那些工人手里的凿子什么的如此锋利,当他们开始反击的时候,已经受伤了。

    此时还在水中的鲶鱼统领都惊呆了,他带领的水族,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落败了,人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大了?

    他知道人族有勇士很厉害,否则现在大地也不会是人族在统治。可是这里面分明都是一些普通人啊,勇士怎么会做这种活。

    他带领的水族,居然连一些人族的普通人都打不过?不可能,他要亲自下场,报仇雪恨!鲶鱼统领拎着一把钢叉冲向禹,就是这个人带的头,先把他干掉!

    邱明在树林里看着鲶鱼统领冲过来,这个妖怪有些厉害,差不多相当于炼虚境了,他只靠着给禹施展巨力术可搞不定。

    “九色鹿,你去将他撞回水里,然后别跟任何人说话,直接跑回来。”邱明还要看着丹炉,而且也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实力。

    九色鹿点点头,迈开四蹄冲出阵法。

    禹看到鲶鱼统领冲过来,他还想一拳将鲶鱼统领打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拳头轻易的就被鲶鱼统领挡住了。糟糕,这个妖怪好厉害。

    “人类,我要你死!什么东西?啊~~”

    鲶鱼统领还想杀了禹立威呢,却看到眼前闪过一片彩色的东西,他只来得及扭头看了一眼,就被撞飞了。

    这力量太强,而且他觉得自己的腰好像都要断了,人类中有勇士存在,他怎么没发现呢?

    不是人类,是一头鹿,一头浑身雪白带着彩色花纹的鹿,怎么会有这种鹿,从来没听说过啊。

    难道说,这是某位仙人的坐骑,这个人是仙人的弟子吗?那就不是他能对付的了,赶紧汇报给龙王知道,让龙王来定夺。

    九色鹿又将那些小妖也都撞回河里,等所有的小妖都跑了之后,它才一头跑回树林,在所有人眼前消失了。

    “刚才那是什么,一头彩色的鹿?身上有六种颜色吧?”

    “什么六种颜色,我看是你眼神不行,分明是七种。”

    “不对不对,我看只有五种,你们刚才肯定是眼花了。”

    大家七嘴八舌,开始讨论九色鹿到底有几种颜色。九色鹿的动作太快,他们都没看清。但至少都知道是一头彩色的鹿,肯定是神鹿!

    神鹿竟然来帮助他们,或者说是来帮助禹首领,这难道是神仙派来的吗?

    禹其实也是一脸懵逼,他根本没见过九色鹿,也想不出来为什么会突然冒出来一只彩色的鹿救他,但这头鹿很强大是一定的。

    “妖怪已经赶走了,大家继续!”

    大家看看确实没事儿,于是继续开工,现在他们有神仙护佑,还怕什么呢?龙王很厉害,但肯定打不过神仙。

    听着外面那些人感谢的话语,九色鹿高昂着头颅,分外得意。帮助别人的感觉,依然是那么的好。

    “九色鹿,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就行,你不用插手了。”

    邱明很好奇,是不是因为他的出现,导致治水的难度提升了,怎么还有一个鲶鱼精冒出来,并且是黄河龙宫的妖。

    如果刚才没有他,那么禹是否会被抓走,甚至是被杀掉?

    伯益在营寨里面呆呆的看着禹,不可能,神兽护佑,那是天命之人才能有的,禹一个罪臣之子,凭什么得到神兽护佑?

    难道说神兽只是为了守护治水的人?早知道如此,他就应该去治水的,说不定神兽护佑的就是他。

    那么当舜帝退位的时候,或许就会禅让给他,让他也能成为天下共主!

    但现在既然好事已经落在了禹的头上,他可不敢去争,不过成为禹的得力助手总是没问题的。将来万一禹有机会,他也能更受重用,不算亏。

    不行,刚才禹已经得罪了黄河龙宫,黄河龙王说不定会派更多的人过来,他得想个办法,一定要好好保护禹。

    伯益取出一个雕像,焚香祭拜:“臣伯益求见。”

    “伯益,你不是跟着禹去治水了吗,找吾有什么事情?”

    “刚才黄河龙宫的妖怪……请派来部落勇士和仙人,否则治水必然受阻!”

    “黄河龙宫?吾已知晓。”雕像黯淡下去,伯益再次躬身下拜,才将雕像收起来。

    在王城之中的王宫,舜帝脸色阴沉如水。就说尧帝也是慧眼识人,选择鲧来治水,肯定是有过一番考量的,为何鲧会治水失败,多半就是因为黄河龙宫吧。

    要不是这次禹有神兽庇佑,恐怕已遭遇不测。黄河龙宫,还以为这是一千年前吗?现在的世界,是人族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