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湛忽然站起来,不是因为敖如真与敖珼还未归来,而是他刚才忽然感受到了一股对他有着极大吸引力的气息。

    那气息,他感觉有些熟悉,好像是四海龙王手中的定海珠。可是定海珠在四海龙王手中,莫非是哪位龙王来他这黄河流域了?

    可是他们过来干什么,为什么之前没有打招呼?想了想,或许是来商量那件事的。不管是哪个龙王,来的也算巧,正好请其帮忙,让那些人也知道黄河龙宫的威严不容侵犯!

    “报~~龙王大人,敖珼太子与敖如真大人回来了。”

    “只有他们两个?”敖湛眉头一皱,不应该是某位龙王跟着一起回来吗?

    “啊?还有几个敖如真大人带领的手下。”

    “出去吧,让他们两个来见本王。”那些手下,还用你汇报?!

    “儿臣见过父王。”敖珼他们两个同时躬身施礼。

    嗯?敖珼怎么如此狼狈,气息凌乱,身上伤势虽然不重,但也不轻。更惨的是敖如真,一条胳膊都被人打断了,要是不赶紧治疗,恐怕会落下隐患。

    “你们两个是怎么搞得,遇上了谁,竟然变成这样?是谁救你们回来的?敖广?敖丙?”

    “父王,对方有两人,才让敖珼太子被捉。儿臣去搭救,想要诱使对方一对一,可也不是那人的对手。要不是父王赐下的宝甲,恐怕儿臣这条手臂已经废了。儿臣并没有遇上外人搭救,也没见到其他龙王啊?”

    敖如真并不知道敖珼是被一个人捉住的,敖珼自然也不会说出来,单挑输了和被别人围攻输了,很明显是后者比较有面子。

    “嗯?那你是怎么回来的?”敖湛有些不解,没人搭救,你也败了,对方没把你也捉去,反而将你们两个都放回来了?

    “是对方放了我们,他们说要继续修理黄河的河道,要我们黄河龙宫别插手。”敖珼越说声音越小,感觉十分的丢脸。

    敖湛脸色阴沉:“那你们可知那两人是谁?何人门下?”

    敖珼与敖如真对视一眼,都摇摇头,他们根本没问对方的名字。

    “对了,那个使金鞭的道士骑着一头黑虎,还有一个拿人的绳索类法宝,丢出来就捆住了儿臣,让儿臣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敖如真说道。

    敖珼想了想:“另外一个道士使用的兵器是刀,还有一柄玉如意,变出来一根绳索,将儿臣捆住了。”

    敖珼没说他是被人打服了之后捆住的,而不是像敖如真一样,是被一件绳索状的法宝直接拿下的。

    金鞭,黑虎,拿人的法宝,无法反抗,怎么听着像是海外三仙岛的岛主赵公明?

    可是那个用刀,还有玉如意的,他倒是猜不出是谁。玉如意,莫非是阐教门下?

    一个截教弟子,一个阐教弟子,二教弟子都在,这是欺负到他黄河龙宫头上来了,怎么,以为我龙族无人?

    “好了,你们去丹房拿一些疗伤丹药,好好养伤,等你们伤势好了,父王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光是一个赵公明,就让敖湛觉得分外棘手了,那赵公明在三仙岛,也是让四海龙族都不敢招惹的人物。

    虽然他的修为还在四海龙王之上,可顶多也就跟赵公明在伯仲之间,最可气的是赵公明有专门克制他们水族甚至龙族的法宝,让他们实力一半都发挥不出来!

    刚才感受到的气息,应该不是四海龙王的定海珠,而是那赵公明的。可恶至极,那定海珠,分明就应该掌握在他们龙族手上,应该掌握在他敖湛的手上!

    要是有了赵公明手中的定海珠,他敖湛一定会成为龙族在龙神之后最有威望的一个,甚至有希望成为龙族的新任族长,带领龙族继续腾飞!

    再加上还有一个阐教的门人,他胜算就更低了。当然,若是多带一些人手,还是有机会获胜的,但那样龙宫之人死伤太大,不划算。

    等再过一段时间,就是那件事了,天下龙族都会汇聚他黄河,看那时这两人还怎么嚣张,定然要他们付出严重的代价!

    “通知下去,今天开始,黄河水族不得上岸,全力准备盛典。”

    ……

    “邱道友在炼什么丹药?”赵公明很随意的坐在邱明旁边,邱明布置的阵法,根本无法挡住他。

    事实上三圣弟子中,截教弟子最擅长阵法,而赵公明身为八大弟子之一,阵法之道虽然不如他的三位妹妹,但也比邱明强太多了。

    “赵道友可知道这是什么角?”邱明取出一截独角龟的角递给赵公明。

    “有着淡淡的龙族气息,应该是龙龟的一种,不过这么小,应该是幼年龙龟脱落的独角。这炉丹药,里面添加了这种角?”

    邱明有些惊讶,赵公明只是看了一眼就分辨出来,这份眼力,肯定是经过了长年累月的锻炼才能有的。

    “没错,这是我根据金犀百草丹的丹方修改炼制的丹药,这龙龟的角,就是用来替代金犀角的。”

    “金犀百草丹?这是谁研究的丹方?”赵公明一脸疑惑,他怎么没听说过这种丹药呢?金犀他倒是听过,一种很不错的灵兽。

    没听过?邱明想了想,恍然大悟。他这个丹方得自不知道多少年之后呢,这时候或许根本就没有这种丹药。或者说有类似的,但并不是这个名字。

    “偶然所得,对赵道友或许无用,但对那些人会有不少的用处。”

    赵公明往外看了看:“你炼制丹药给那些普通人?”

    这丹药炼制不易,而且材料就算不是十分珍贵,也绝不普通,邱玄光居然舍得给那些普通人?

    如果是真正的灵犀百草丹,邱明当然舍不得,这个只是邱明自己修改尝试炼制的,加上因为敖珼的出现,又减少了一些步骤,药效肯定大减,原本邱明是打算拿回去给道具吃的。

    不过邱明看赵公明传授了禹一些武艺,那么他也可以拿出来一些丹药,帮助禹提升一些实力,保证禹有更加充足的精力治水,也能让禹多一些自保之力。

    “我也是普通人开始修行的。”

    “邱道友所言甚是。”赵公明点点头,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赵道友,我看你刚才与那龙子交手,武艺甚是了得,不知道我可有幸,能与赵道友切磋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