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道友可懂阵法?”长尾仙高声问道。

    “略懂,比不得诸位。”邱明的阵法反正比赵公明差的是很远呢,也不知道这几位阵法修为如何,不过他们以为就凭他们几个结阵,就能抵挡的住这么多龙王?

    “可懂控火之术?”

    “会三昧真火。”

    “好,我们摆出五行阵,守护赵道友,让赵道友斩杀他们几条龙,看他们还敢上来否!”虹霞仙一脸厉色。

    五行阵,这倒不是什么太难的阵法,不过越是简单的阵法,变化也就越多,幸好他们只说单纯守护,否则他们之间并未演练过,配合难免出现问题。

    虹霞仙对赵公明非常的有信心,长尾仙他们看到赵公明并未反对,也知道这是有所倚仗,他们迅速跟邱明一起结阵。

    “哈哈哈,区区一个五行阵,还是这等修为结成的阵法,也想拦住我等?”敖湛一脸的不屑,一甩手,他手里的宝剑飞向邱明他们。

    其他龙王也是如此,手中兵器纷纷离手,其中以剑为多,这要是全部扎上,邱明他们都得变成刺猬。

    邱明看着赵公明,要是赵公明抵挡不住,他就随时准备发动纵地金光,争取那一线生机。

    只见赵公明袖口中忽然飞出来一个金光闪闪的小鼎似的东西,迅速变大,鼎口出现无穷的吸力,那些飞射而来的兵器,全部落入鼎中。

    赵公明一招手,鼎回到手中,他看着那些龙王:“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所有龙王都是大吃一惊,包括黄河龙王等实力达到金仙之境的龙王,也没搞清楚为啥他们的兵器就忽然断去了联系,那个小鼎到底是什么?

    邱明眯着眼睛,他终于知道赵公明的倚仗是什么了。就说缚龙索都带在了身上,那么三位妹妹另外两位的法宝,恐怕也借来了。缚龙索虽然是赵公明的,但赵公明后来可是给了三妹琼霄仙子。

    混元金斗,乃是封神之中威力最大的法宝之一,云霄仙子曾仗此法宝,连拿了阐教十二金仙,并消去了其中不止一位的胸中五气,顶上三花,战绩比之赵公明更为辉煌,最后是老子与元始天尊两位出手,才破去了她们三姐妹的阵法。

    三霄娘娘是赵公明的妹妹,也是为了给赵公明报仇,才去摆出阵法,捉拿阐教门人,最终导致身死道消,上了封神榜。

    赵公明借来这件法宝,邱明一点都不意外,有了这件法宝,还怕什么龙王啊。此物号称装尽乾坤并四海,任他宝物尽收藏,阐教十二金仙的法宝也全部逃脱不了此宝的收摄,龙王们的法宝,自然也是如此。

    龙王们发现一个照面,他们的兵器就都被收走了,一个个都是又惊又俱,此宝威力太大了,他们现在谁都不敢第一个冲上去,谁知道这法宝能否收人啊。

    要是谁被赵公明用这件法宝收了,那结果可就太悲剧了一些。其实此时龙王如果一拥而上,赵公明单靠一件混元金斗,没有布下威力很大的阵法,也无法彻底挡住。

    可问题是龙王他们都很清楚,先上去的必然容易被抓,都不想冲在前面,所以也只能暂时围着赵公明他们。

    “赶快将我们的兵器还回来,否则定与你不干休!”敖湛厉声喝道。

    赵公明瞥了敖湛一眼:“你如何与我不干休?这次跃龙门结束,龙门必须离开,不能在黄河,也不能在长江等内陆江河。海外有那么多岛屿,完全可以放龙门。”

    四海龙王听到赵公明这句话,相互对视一眼,这可是好机会啊。可是他们四个的实力,在目前的龙族之中根本排不上号,要不是曾有龙族的几位老祖支持,要不是他们都有一枚定海珠,哪儿能轮得到他们占据四海这么大的地盘啊。

    虽然说四海此时比不上黄河、长江,但地方大啊,只需要小心治理,不去招惹那些妖怪、仙人,他们每年能够收获的资源也不是小数目。

    这时候他们绝对不能露出开心的神色,否则其他龙王会以为他们在与截教勾结,那样他们在龙族之中恐怕就要被孤立了。

    “不行!”没等黄河龙王反对,长江龙王先开口了。

    让龙门搬走,他当然是赞成的,但是应该从黄河搬到长江上嘛。长江比黄河更长,他的实力也不下于敖湛,这龙门也该交给他来保管了。

    四海龙王凭什么,论实力,论威望,哪儿能比得上他?这里面还有一个能跟他竞争的,也就是淮河龙王了,毕竟那位有一个强大的女婿。

    黄河龙王听到长江龙王这个老对手帮他说话,内心还有些感激呢,根本不知道对方不是反对龙门搬走,而是反对龙门搬去四海那边。

    “不行?那么以后龙族就不要想有龙子能够跃龙门了!这黄河水位上涨,贫道就来找你们聊聊!”赵公明淡淡的说道。

    “怎么,黄河龙王你是舍不得吗?这龙门好像不是你黄河龙宫所有吧?”邱明故意说道,“你挑拨众位龙王与我等为敌,目的又是什么?”

    果然,其他龙王也都不吭声了,为什么黄河龙宫最为兴盛,还不是每次黄河龙宫的龙子都能得到最好的位置,跃龙门的成功率更高?

    四海龙王不比他们强大,放到四海那边,他们龙宫能够得到的好处就更多,至少也能比在黄河这边公平的多,每次来带着龙子跃龙门,居然还要给黄河龙宫送上一份礼,这龙门是你黄河龙宫的吗?

    敖湛慌了,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其他龙王为他说话了呢?现在是外人欺负到我们头上了,你们就如此忍气吞声?

    很快他也想明白了,对方只是让龙门搬走,并没有别的要求,伤害的也只是他黄河龙宫的利益,龙族利益没有减少,甚至其他龙宫的利益还有所增加,尤其是四海龙宫。

    既然如此,其他龙王又凭什么反对?更何况他们的兵器,还都被赵公明用一件法宝收走了,明显打不过对方的时候,谁还能那么硬气?

    “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赵公明沉声问道。